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40章

第40章

  钢厂里,大拿把胡队的事情说出来后,一片寂静。

  “想不到我们待的地方这么古怪!”二子吞了口唾沫,大热天,他脸色却吓得惨白,额头上冒出一层细汗,嘴里吭哧吭哧的倒吸凉气。

  大拿垂头丧气的蹲在门口,他是不信邪的,当年他也不怎么相信胡队的话。可现在,事情一齐出现,由不得他不信,关键是,他现在想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不行了,我不在这干了,昨晚上黑小就丢了半条命,我要在这继续干下去,也会跟他一样。虎符镇我是待不下去了,大拿,你赶紧给我发工资,我到外地去!”二小连连后退,似是想到什么,冲冬生说,“叔,你也跟我一起走。”

  “我说了,我离不开蓄水池的水,走了我肯定要死。”冬生连连摆手,“你走吧,走了也好。”

  二小犹豫的望着大拿,“大拿……你说句话,你会放我走吧?”

  “你个怂货,遇到问题就知道跑路,我告诉你,这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不信你跑跑看,跑到天涯海角,该你死的,你还是得死!”大拿没好声气的说,他不停的擦拭着汗水,却发现额头上的汗怎么都擦不干净。

  “你别吓我。你知道什么!”二子被大拿镇住,畏缩缩的问。

  “有些事,我不能跟你们说,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个钢厂出事的原因就在地下,不管是以前的钢水事件,还是现在的蓄水池事件,都是一个原因,这地下有东西要害人!”大拿气不过,猛踩了几脚地面。

  “大拿,你是不是在泵机房下面看到了什么?”二子身体发抖,“你上来后,刘所长就把那个地陷给封住了,是不是有鬼要爬上来害人……你别吓我。”

  这个时候,冬生哆嗦着从水缸里爬出来,冲着二子喊:“这天气太奇怪了,怎么这么冷,赶紧把暖气开上,我快冷死了。”

  二子看冬生那样,急得直抓头发,“我完全搞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冬生滚翻在地上,身上粘液流得地上到处都是,他翻着白眼,胡乱的抓,想要站起来,但地上太滑,他站不起,就那样四肢胡乱的在粘液里摆动。

  “别拦着我,我要去……”他突然撕心裂肺的大叫。他眼前根本没人拦他,他却做出要把人拨开的样子,情景十分诡异。

  大拿立刻发现问题,上前用了一记手刀,敲在冬生的脖颈上,把他打晕过去。

  “你干什么,你把我叔打死了!”二子立刻要上前跟大拿纠缠。

  “冬生叔已经神智不清,你别跟着添乱。”大拿一手架住二子。

  “他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神智不清了!”二子挥着手,要打大拿。

  “我估计冬生叔来钢厂,根本就不是要让你帮他,他躲在这里,是有更大的目标!”大拿把二子推出去。

  “我只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叔叔,你对付他,就是对付我,我跟你没完!”二子吵闹着不肯罢休。

  “都他妈的疯了!”大拿不再跟二子解释,上前就是一巴掌,把二子给甩翻在地上。他打的部位相当精准,目的就是要制服别人,但对对方其实没有任何伤害。

  二子无力气的躺在地上,双眼一张一合,挣扎两下,睡了过去。

  大拿卷起袖子,把保安帽丢到一旁,把冬生拖到暖气管处,找了两条黄牛皮带,把他双手双脚给捆上,让他没办法动弹。

  然后,大拿找了盆水,泼到二子头上,把他喊醒。

  “我怎么晕倒了?”二子迷茫的睁开眼,摸着脸,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大拿一看他样子,就知道是打对了,二子也因为跟冬生的接触,变得古怪起来,应该是说,神智变得不那么清醒。

  “你叔叔出了大事,我们要救他。”大拿指了指角落里的冬生,“现在我需要你帮忙,你肯不肯帮?”

  二子迟疑了一阵,“帮,我帮。”

  大拿从房间里找出一捆绳索让二子拿上,对他说:“我们去蓄水池看看。”

  “什么,蓄水池?刚才不是说了那地方淹死人,不能去吗?”二子吓得把绳索全扔在地上。

  “说你神智不清楚,这些事你倒是记得清楚!”大拿拍了下二子的头,“赶紧,别耽误工夫,老子又不会害你!”

  “不能去,你们不能去……”冬生忽然醒转,冲着大拿喊。

  “冬生叔,我一定要下去见识,没事,我下去过,我只是要查清楚,那下面到底有什么问题。”大拿说,“以前我不知道还有这种事,要知道,我就该查得更加仔细,我一定漏过了什么。”

  “你会死,你要去的话,一定会死!那东西,你是对付不了的!”冬生急了,死劲挣扎,肉皮被皮带划落下来,掉在地上,十分可怖。

  但看不到血,肉皮掉在地上后,很快就成为液体。

  二子越看越心慌,抓起地上绳索,“叔,你就别说话吓我们,我们都是为你好,李队,我们走,赶紧去想办法。”

  大拿知道二子不是一下变得勇敢,而是比起去蓄水池,他更怕现在的冬生。

  冬生的身体太诡异了,要不是大白天,连大拿也会感到害怕。

  大拿没再多说,和二子往蓄水池里走去,两人来到蓄水池边,蓄水池附近一如既往的静寂。

  大拿看着一片落叶从远处飞来,落到水上之后,旋转出一个小漩涡,往池水下部沉去。

  以前他从来没在意过这些,现在知道了池子的诡异,仔细看到这个现象,蓄水池好像故意在映衬他的猜测,任何情形都在印证大拿的想象。

  “李队,你真的要下水?”二子离岸三米远,不敢靠近,生怕掉到池子里去。

  “你知不知道,《西游记》里有一条流沙河,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过来,见识下这个蓄水池,跟那流沙河差不多!”大拿捡起片树叶,朝池子里扔去。

  再一次,树叶打着旋,沉入水里。

  “我真是服了你,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二子哭丧着脸。

  大拿长长的呼吸一口气,把二子身上的绳索拿过来,一头捆在腰上,“本来我是用不着这东西,但以防万一,你就在岸上给我扯住。我下水能憋两分半钟,超过这个时间,你就要把我拉起来。”

  “好。”二子见他很认真,叹口气说,“我们是不是该通知刘所长?”

  “怎么通知,”大拿说,“你也看到了,他根本就不管事,来了之后,肯定是把蓄水池给圈起来,不让任何人靠近。”

  二子一想也是,吐了吐舌头。

  大拿深吸一口气,跳下了蓄水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