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41章

第41章

  大拿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他呼吸吐纳的方法有讲究,沉着一口气,人就往下走。

  他很想知道,冬生说到的那个传言是不是真的,这个池子地下有没有孔洞,可以把人吸走。

  大拿的水性说不上好,完全是靠呼吸方法得当,又有特殊的方法稳住身子,也就是前面说到过的,类似于“千斤坠”的招式。

  他是靠走,在池子底下走。

  底下的淤泥很软,因为之前都是黄泥,被水泡了那么多年,变得非常的粘,每一脚踩下去,都会吸住他的脚,但黄泥却不会把水变得浑浊,这一点,抛开诡异成分,其实是非常神奇。

  譬如一般的池塘,如果有人在里面搅拌一下,就会变得浑浊不堪,而且会浑浊很久,直到慢慢沉淀下去,再次澄清。

  但这个蓄水池不一样,就算大拿在里面踩来踩去,用脚故意搅拌,也不会出现泥水污浊的迹象。

  那些黄泥,像是密度很大的水银一般,妥帖的沉在水底。

  走了一段时间,大拿感到腰间的绳索被人在拉扯,他明白,时间到了他说过的限制,二子这是在试探他有没有出事。

  大拿感到奇怪。一般时候,他屏住呼吸,两分半钟是极限。他也看过一些憋气记录,世界上很多人超过他,有些人甚至能憋十多二十分钟。但大拿做不到,憋气不是他的长项。

  可是今天很奇怪,在这水下,过了两分半钟,他还没有一点难受的感觉。

  二子应该是担心他出事,绳索扯得急切起来,要将他从池底扯到岸上去。

  大拿犹豫,要不要先上一下岸,告诉二子自己没事。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前方的水底,有一团墨汁一样的黑色东西,一伸一缩,仿佛是活的。

  二子扯得越加厉害,大拿向后退了几步,而那团黑色的东西,却游动一定距离,远离了一些。

  大拿心里很明白,这团黑色的东西很有古怪,至少在岸上,在他以前下水的时候,从来没见过。眼看它要走远,大拿顾不上危险,立刻解开身上绳索,朝它快步追去。

  那团黑色物体在池底滚动,大拿在后面紧追。渐渐的,大拿发现,这团黑色的物体竟然在变大!

  大拿一愣神,黑暗就把他完全包裹住,黑夜似乎一下降临,大拿什么都看不见,就听到黑暗中,咕嘟嘟的,有什么东西在把水搅动。

  大拿感到有蜘蛛网样的东西粘到他脸上,纵横交错的粘稠丝状物体,但他连抓了好几下,都抓捏不到,那些线条,镶嵌进肉里,冰凉的感觉,一寸寸的透过去。

  然后,他就听到很多人的嘈杂声音响起来,有些很遥远,有些就像贴着他的耳朵在说话。

  “你会死……”“你对付不了它……”最清晰的,是冬生的声音。

  “壁画!”

  “壁画!”

  神偷和嫣儿同时惊讶的轻呼。

  “我就是来跟你说壁画的事情的,”老沙顿了顿,对嫣儿说,“我没读过什么书,没你懂得多,你一定在这个地方下了不少功夫了,现在我把壁画画的东西告诉你们。”

  嫣儿听了老沙的话,慢慢的说:“这个地方叫虎符镇,位于北方游牧民族和中原农耕名族的交汇点,自从有历史记载开始,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这就好解释了,”老沙说,“我看到的壁画都是打仗的场面。”

  “你把看到的壁画说出来吧,”神偷急了,“我们时间很紧。”

  老沙闭上眼睛,仔细回忆他在圆井底部看到的那些壁画,第一幅壁画在他脑海里慢慢闪回出来。

  “你们说的穿着辽朝服饰的人,在一个将军的带领下,在冰天雪地里行走,旁边还有大海。这些人有很多很多,有士兵,也有妇孺……”

  “你说有大海,”嫣儿立即说,“很明显这是一个打了败仗的辽朝部落,正在离开故土,既然有大海,又是冰天雪地的,那就应该是在表示,他们沿着海边行走……”

  老沙继续回忆:“第二幅壁画,还是那个将军,带着兵马,仍旧是冰天雪地,仍旧是沿着海边行走,但是方向和刚才相反。“

  神偷说:“他整顿好部落之后,又回来了。”

  “第三幅壁画,只有两个人。”老沙说,“其中一个还是那个将军,另一个是个蒙古人的穿着,但是头发和他一样。”

  嫣儿问:“下一副画呢?”

  “这个将军带领着军队,但是人数并不多,他的军队被蒙古军队给包围了。围得跟铁桶一般。”

  嫣儿突然大声说:“我明白了,这段历史我知道。”

  “这个壁画表现是当年的历史重现?”神偷问。

  “是的,”嫣儿激动的说,“真实可惜了,其实这些壁画的文物价值非常高,如果能保存下来,让历史学家研究,就能修正很多辽朝和元朝的历史。”

  “你就别卖关子了,”神偷说,“我们不是历史系的学生,我们是来做买卖的。”

  “辽朝被金国灭国后,有两个贵族兄弟活下来了,一个叫耶律留哥,一个叫耶律乞努,耶律留哥投靠了蒙古,在蒙古的庇护下,做了一个藩王。而耶律乞努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他带着契丹几万遗民动迁到了高丽,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的壁画里,有海边的原因。”

  “你的意思是说,”老沙问,“我们脚底下的坟冢,是跟这两个耶律的贵族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