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43章

第43章

  这声音一出来,三个人都傻眼了。嫣儿连忙终止程序进程。声音停止。

  嫣儿慌乱的摆弄电脑,“软件只会破译声测反馈的波段图形,声波转换成声音只是个附带的小插件,几乎不用的功能,你怎么知道会是人说话。”

  “我遇到过这种事情,”神偷说,“有人把声音转换成复杂的波段图形,储存在电脑里,然后交给接头人破译。”

  老沙看着神偷,心里有句话非常想问出来,但是话到嘴边,他忍住了。是的,除非是神偷自己愿意说起,自己是不能主动询问对方从前身份的。

  “继续听下去。”神偷对嫣儿说。

  嫣儿又摆弄了电脑一会,然后重重的敲击一下回车键。声音出来了。老沙闭上眼睛,用全身的精力去倾听这个声音。声音有点模糊,磁噪影响很大。

  “老胡,一切正常。”(第一个人的声音)

  “收到,继续拆卸。收到,继续拆卸。” (第二个人的声音)

  “咔咔……咔咔……老胡,上面风很大,你看到了吗?” (第一个人的声音)

  “收到,我看有一定的摆幅。” (第二个人的声音)

  “咔咔……咔咔……摆幅超过三十公分没有?” (第三个人的声音)

  “还没有,可以继续工作。咔咔……” (第二个人的声音)

  “今天的风达到了七级,天气预报不准啊。” (第三个人的声音)

  “老胡,我觉得晃动不止三十公分了。你是不是计算出错了。” (第一个人的声音)

  “老杨,你把安全带系好,我看见你安全带挂错位置了。” (第三个人的声音)

  “让老邹,老朱,老王动作快点,别刚开始都磨磨蹭蹭的。” (第二个人的声音)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钢架的螺丝都拧不动。” (第一个人的声音)

  “液压扳手坏了吗?要不要送一壶黄油上来?” (第二个人的声音)

  “你们是不是上班前喝酒了?违反安全施工的条例?” (第三个人的声音)

  “你当我们不要命啊,拆卸塔吊,我们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吗?” (第一个人的声音)

  ……

  ……

  设备没有说话的声音再发出了,只有咔咔咔咔的磁噪,但是夹杂着砰砰的金属敲击声。

  嫣儿以为是设备的声音停止了,正要去摆弄电脑。

  “不用,”老沙阻止,“声音还在继续,他们只是没说话,在工作。”

  “这是在拆卸塔吊,”神偷说,“我们怎么会从地下接受到这个声音记录。”

  “这是个钢厂,扩建或者是拆卸高大的厂房和设备,是需要塔吊工作的。”老沙回答,“很明显,这个几个工人正在拆卸塔吊。说话的第一个人是拆卸工的领班,第二个人是起重调度,就是负责协调拆卸工作的,还有一个人是安全员,负责安全监督。”

  “你这么知道这么多?”神偷问老沙。

  “我在工地上做过保安,”老沙回答,“这种工作,我看过很多次热闹,拆卸塔吊和吊装大型设备,是最危险的工作。”

  “最危险的工作?”嫣儿突然把嘴捂住。老沙和神偷也明白嫣儿的意思,既然这个声音被地下的磁场给反馈回来,就说明当年的这个工作一定出了很大的问题。

  “拆卸塔吊的过程很危险,”老沙说,“塔吊是由一个个钢架模块用钢铆钉一层层堆砌上去的,工地结束的时候,拆卸塔吊,也是同样的步骤,一层层的把钢架给拆卸下来。专门有个固定设备,围绕着塔吊的模块,将一个钢架模块的上下两个紧邻的钢架模块给铆死,然后拆卸中间的这个钢架。然后再把下一个钢架模块固定,以此类推,从上往下,直到把塔吊的钢架全部拆卸完毕。”

  老沙之所以要给神偷和嫣儿解释这个,就是在告诉他们,声音里传出来的工作情形,很可能是一件事故,被磁场记录下来。

  “咔咔咔……咔咔咔……总算是把第三截给拆了,再拆一个,今天就下班。” (第一个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突然又出现,老沙和神偷嫣儿,心怀忐忑。由于这个声音实在是太真实,让他们亲身身处当时的环境一样,内心紧张异常。

  “咔咔……老胡,老胡,地下发生什么事情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第二个人的声音)这个声音变得非常的惊慌。

  “咔咔咔……咔咔咔……总算是把第三截给拆了,再拆一个,今天就下班。” (第一个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突然又出现,老沙和神偷嫣儿,心怀忐忑。由于这个声音实在是太真实,让他们亲身身处当时的环境一样,内心紧张异常。

  “咔咔……老胡,老胡,地下发生什么事情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第二个人的声音)这个声音变得非常的惊慌。

  有点错误。我修正一下。

  “咔咔……老胡,老胡,地下发生什么事情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调度的声音。)这个声音变得非常的惊慌。

  “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上面摇晃的太厉害,老胡,你妈的说摆幅不到三十公分,现在我这里都偏了快一米了,你没看见吊绳晃的厉害吗!我控制不住了。”

  这句话突然从电脑里传出来,但是是第四个人的声音,这个人把话说完之后,电脑就发出一种尖锐的呼啸声,神偷和老沙都明白,这是风声,巨大的风声。夹杂这咔咔的磁噪,让老沙和神偷听得背心发毛,而且嫣儿已经在忍不住捂住耳朵了。

  “这个人是又是什么人?”神偷询问。

  老沙轻声说:“拆卸塔吊的时候,钢架模块是用塔吊自身的吊臂,卸装到地面的,所以应该还有一个操作工。”

  “停止工作,停止工作,马上停止!” (安全员)

  “所有人停止工作,停留在原地,不要随意乱动!”(调度)

  “地面上怎么啦,老胡,你身边站了好多人,你和安全员看不见吗?”(拆卸工)

  “别紧张,我们身边没人,很正常,你冷静,你产生高空幻觉了。”(安全员)

  “我没看错,那些人就在你们身边,妈的,他们再往塔吊上爬了。”(拆卸工)

  “钢缆晃动的厉害,我要松开滑轮了,你们避开!”(操作工)

  “不能松开滑轮,这是违反操作流程的,太危险,钢缆吊着一个铁家伙,你想弄出人命吗,你匀速放钢缆,一定匀速。” (调度)

  “钢缆已经被吹的飘起来了,在这样下去,塔吊就被拉倒啦,匀速个屁啊!” (操作工)

  “冷静,大家冷静!按照安全操作流程来应对突发事件,听我和调度的指挥。” (安全员)

  “我看到了一个东西,鲜红的,在天上!和我隔得好近。” (操作工)

  “你们不要慌,这都是高空幻觉,我给你培训的时候说过,要稳定心态,过一会这个幻觉就会消失。” (安全员)

  “那些人爬上来了,已经爬到我中间了。妈的,他们不是人,都是骷髅,穿着古代衣服的骷髅。” (拆卸工)

  “你们保持清醒,我们在下面什么都没看到,没有人往上爬,你们不要紧张。” (调度)

  “我已经通知消防队,他们会来解救你们,你们坚持住。” (安全员)

  “你们人在哪里,我们看不到地面了,地面全是风卷起的黄沙,我听到有人在打仗。” (拆卸工)

  “钢缆被风吹的把塔吊绕起来了!” (操作工)

  “老杨被鬼扔下去了,妈的,这个怎么可能是幻觉!” (拆卸工)

  “马上把老杨送到附近的医院!” (安全员)

  “老杨是不是已经死了,是不是?” (拆卸工)

  “你不要管了,他是安全带松了,你们检查自己的安全带。” (安全员)

  ……

  ……

  电脑里的说话声音又停止了,只有呼啸的风声,老沙和神偷相互凝视,两人的嘴角都在不由自主的抽搐。

  “嘎嘎……嘎嘎……嘎嘎……”电脑里又传出来了声音,但是不是刚才几个人用对讲机的对话。而且一个沉闷巨大的声响,如同一个人庞大无比的巨人在荷荷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