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48章

第48章

  老沙向神偷和嫣儿告辞,本来是想回去休息一下,晚上去工厂,但是坐在房间里,心神不定,他已经和神偷开诚布公的说了自己的经历,他师父神秘失踪和钢厂之间的联系。老沙自幼流浪,是师父收留了他,授给他手艺,不让他饿死街头,在他心里,师父就是父亲。现在突然发现钢厂的背景,怎么能安心坐得住。而且,他又发现房间里的桌子又抖动了一下,桌子上的水杯摇摇欲坠。

  震动感增强了,老沙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匆匆的穿了衣服,向工厂走去。

  到了值班室,也是大拿的宿舍,老沙看见房间里除了大拿和二子,还有一个中年人神情萎靡的蹲在房间里,手脚都有被绑过的痕迹。

  “抓到小偷了?”老沙问。

  “你说什么呢?”二子说,“这是我叔,找我们有事的。”

  老沙对大拿说:“你听我说啊,这个工厂里出过事故,而且出事的过程很诡异。”

  “你又是听谁说起的这些?”大拿说,“你也打听到这钢厂的蓄水池淹死过人,钢水泼出来过?”

  老沙呆了,沉默一会说,“我听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还真他妈的乱了,”大拿说,“都没完没了。”

  “你们听说过,这个钢厂以前出过塔吊事故没有?”老沙急切的问大拿。

  “没听说啊,”大拿挠着头说,“老胡当年也没给我谈起过。”

  “老胡!”老沙几乎要蹦起来。

  老沙的贸然举动,把大拿和二子吓了一跳,二子回头一看,发现冬生已经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身体痉挛,口角冒着白沫。

  “掐人中!”大拿对二子喊,“赶快!”然后跑到自己的床边,在床上飞快的翻东西。

  二子吓傻了,动都不动一下,嘴里只是重复的喊:“冬生叔,冬生叔……”

  老沙连忙蹲到冬生的身边,掐的人中,看见冬生眼睛还是睁开的,但是瞳孔正在放大,喉咙里咕咕响个不停。

  “大拿,赶快把这人送医院,不然来不及了。”老沙大喊。

  “送医院也来不及了,”大拿已经跑了过来,把一个小瓷瓶飞快拔掉塞子,瓶口对着冬生的嘴巴,滴了两滴黑褐色的液体进去。

  隔了好久,冬生的嘴巴张开,“荷——”,长长换出一口气来。

  老沙问二子,“你叔叔怎么会这样?”

  “他以前是这个工厂的工人,”大拿说,“他知道一些蓄水池的事情。”

  “你知不知道你们工厂以前有个负责安全的工人,姓胡?”老沙问冬生。

  “不用问他,”大拿抢着回答,“老胡是我的前任,以前是这个工厂的保卫科长。”

  “塔吊出事的时候,这个人一定在场。”老沙指着冬生说,“他听到我说起塔吊的事故后,就发羊癫疯了,当时也有姓胡的人在场。”

  这句话一说,大拿和二子都沉默起来。

  “那么多姓胡的,”大拿说,“不见得是同一个人。”

  “我们问问他不就结了。”老沙冷冷的说,“你看看他现在吓傻了的样子,他知道的东西比我们多的多。”

  “冬生叔,”大拿看见冬生已经慢慢恢复过神来,“别瞒着我们了,如果你不想出事,就把知道的都告诉我们。”

  “兔子兵,杀人的兔子兵,”冬生喃喃的说,“还有好漂亮的云彩……”

  老沙背心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