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49章

第49章

  冬生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下来,看来大拿药瓶的里的液体的确有点讲究。冬生终于能够平稳的说话了,回到了一个中年人的沉稳,然后从他进入工厂后开始说起来,钢厂在建厂之后,非常红火,是整个虎符镇的经济命脉,工人们的待遇,也比其他人好很多,镇上的人都以进入钢厂为荣。

  冬生挤破脑袋,动用各种关系,花了不少力气才进了厂。结果没过多久,钢厂里就出了事。

  钢厂扩大规模,在旁边的空地,建立了新厂房,建筑队建完之后,没来得及进行收尾工作,就赶赴外地进行一项抢险任务。钢厂领导就派了自己人,来拆卸塔吊。而塔吊的操作工,就是冬生。

  冬生说到这里,老沙对着冬生说:“你到底在上面看到了什么?拆卸塔吊的人是不是都掉下来了,为什么只有你没事。”

  “你怎么会知道塔吊的事情!”冬生惊惧的说,“应该没人会知道了,没有人会知道了。”

  “是不是因为出事后,其他的当事人都死了,就你一个人活了下来。”老沙步步紧逼。

  “老胡,还有老胡没死,”冬生身体又在开始发抖,“还有一个装卸工也没死,可是他……”

  “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老沙问,“是不是被鬼魂从塔吊上,一个一个扔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冬生指着老沙,“你是个什么人。”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冬生在塔吊顶上,在那些诡异的士兵爬到操作台之前,他也跳了。幸运的是,他在慌乱中,从里面打不开操台的门,幸运的是,那些恐怖的鬼魂,也没有进来,但是他亲眼看到身下的四个人,一个个被扔下去,唯一的例外是老邹,那是安全带救了他,把他挂在了塔吊上。

  接下来就是天边的那团红云,把塔吊的顶部全部给包围起来。躲在操作室里,除了红光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只听见外面一阵阵的咚咚声音,那是那些鬼魂在疯狂的敲击操作室。他闭上眼睛,感觉塔吊在剧烈的摇晃,随身都会倒塌,直红云散去,一切都安静下来。然后看见挂在塔吊上的老邹在荷荷荷荷的傻笑。

  老邹疯了。

  在塔吊地上看到的那副场景,冬生没有告诉任何人,一直隐瞒着当初看到的事情,他不敢说因为这件事故,导致了老邹的精神失常,他不敢把看到的事情说出来,以免被人当做和老邹一样的疯子,他很需要这个工作,不过在那之后,他再也不敢做塔吊的操作工,任何高空作业,他都不敢了,只能在车间做了一个行车的操作员。

  “你看到的是兔子兵?”老沙听完冬生的叙述,疑惑的问,这跟他从探测仪里听到的,不太一样。

  “我记得当时的云彩很漂亮,它们不是在头顶,而是在我们脚下,让人想要跳上去,仿佛可以升仙!”冬生咧着嘴痴痴的笑,似乎又回到了当天,然后脸上陡然变得很惊恐,声音高了几度,“我看的很清楚,把他们三个人扔下去的,就是密密麻麻爬上来的兔子兵,让人看着发毛……”

  “不能再让他回忆,刚刚才清醒!”大拿赶忙拍了下冬生的头,“今天就这样,我们要理顺下思路。老沙,你跟我来。二子,你看着冬生叔,刚才我给他吃了药,暂时不会有事。”

  “你有药,怎么不早点拿出来!”二子瞪了大拿一眼,要去抢大拿手里拿着的小瓷瓶,“把药留下,等下还要用!”

  “你知道个屁,这是救命的东西,又不是随便就能在药店买到的,不到关键时候,怎么能用!”大拿把小瓷瓶藏起。

  “小气鬼!”二子哼哼的翻个白眼,他也知道大拿不给,只能说明那东西实在珍贵。

  老沙跟着大拿来到另外一个房间,大拿让老沙坐下,自己则走来走去,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把事情说出来。

  “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老沙问他,“不要紧,想到什么说什么。”

  “当初我把你招进来,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大拿愧疚的说,“如果你要走,随时都可以结钱离开……不过,你有本事,如果留下来,肯定可以帮到我,二子跟黑小成不了事情,其他的保安,都不上心。”

  “你这是欲擒故纵是吧。”老沙苦笑,“这不是你的性格,刚来的时候,你很意气风发,我看得都很羡慕。”

  “我是真担心出事。”大拿没有故作姿态,双手揪着头发坐下,双眼呆呆的望着地面,“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功夫可以应付任何事情,但今天,我在那个蓄水池里,就中了招,幸亏我下水前用了绳子,不然,一定出事。”

  “蓄水池?就是你以前跟我说到的那个蓄水池?”老沙皱起眉头,“你快点跟我说说,具体是个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