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50章

第50章

  大拿就把有关冬生和蓄水池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到冬生的时候,大拿又提到钢水泼洒死人,还有洪兵在桥祭过程中,成为供品的事。

  “我错了……我竟然看错了。”老沙听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他没料到,那么个平凡不起眼的蓄水池,实际上,夺走了好几条人命。

  “你错了?”大拿感到奇怪,“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钢厂里五行镇邪布局,原来是这么回事!”老沙额头上不停的冒冷汗。

  “你是要急死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大拿更加心急。

  “你想想看,最近密集发生的这几件事,并不是偶然,而是有着很强的联系,但要追溯很久以前,那就更加的清晰。”老沙抑制住心头恐惧,对大拿说,“我们所知道的最先死人的事情,是发生在十几年前,也就是塔吊的事情。”

  “你继续说。”大拿狐疑的打量老沙一眼,不置可否的说。

  “再有就是钢炉倒塌,死了人,然后,蓄水池里失踪三个人,你进钢厂的时候,蓄水池又失踪一个,然后,修桥死一个,黑林子失踪两个,还有冬生,他也快要出事,不是你的话,说不定早就投了蓄水池淹死……”老沙拿了块小石头,在地面画了一个出事地点的简易地图,在上面标注出人数。

  “这又能说明什么?只是偶发事件而已,尽管,蓄水池的确是有古怪,但不能说明,其它出事的地方,也有古怪。冬生叔是吓傻了,他的话说不定有水分。”大拿摇摇头说。

  “你这是不敢设想,说白了,就是不想把事情扩大化来理解!”老沙毫不客气的说,“你应该要相信我的判断!当初我理解出了偏差,但现在,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些事故,都是有道理可讲的,换句话说,这些人的死,不是偶然的因素!”

  “你凭什么这么确定?你到底是什么来路?”大拿用一种看陌生人的眼神望向老沙。

  “我对这些比较感兴趣,平时没事就看看书。”老沙从身上拿出一本小册子,这是他从神偷房间里拿到手上的,开始只是想看看神偷到底在捣鼓什么,没想到在这时候派上用场,“我其实用不着跟你说这些,拍拍屁股走人就好,你要是想让我帮忙,那你就得相信我,并且愿意听我讲道理!”

  大拿把那本风水有关的小册子了一阵,终于不再追问,“这书还人用手写的啊,真是不简单。这是一个风水有关的书?”

  “是的,”老沙把小册子翻到一页上,指着上面图案,“在风水上,东方青龙七宿是角、鬲亢、觯氐、匜房、簋心、琮尾、璜箕。钢厂的风水在我这个册子上来看,就是簋心风水陵,这种风水有个特点,就是能够让埋葬的人借尸还魂。所以要压制这种风水,就必须要有布局和祭祀。”

  “你说到他们的死,都是人为造成,你详细说说。”大拿点点头,问道。

  “之前我以为这个钢厂,是某个高人设置的五行镇邪局,但是现在看来,其实是我看错了,这地下的问题,在他们看来,已经不是靠一般的手段镇压得住。所以,他们用了活人献祭的手段!”

  “活人献祭!”大拿惊诧的叫出声,因为老沙说到的这一点,跟他料想的一模一样。

  老沙看大拿表情,知道他对活人献祭并非一无所知,只是大拿不愿意相信,这个世上真有人做得出这种事情。

  “活人献祭这种事,从古至今,几乎就从没真正的断绝过,这在原始宗教和密教之中尤为盛行,而且,它本身不是一件邪恶的事情,甚至,被当做祭品奉献给上苍,有人会感到光荣,有些地方,供品,也不是一般人能做,要么具有一定地位,要么就拥有特殊血统……”老沙说道。

  “反正我是接受不了,在当今这种时代,竟然还真的有这种事情!”大拿捏着拳头咔咔生响。

  “你不愿意信,也没办法,它就是这么发生了。”老沙点了支烟说,“你可以理解为,这种手段,它具有你没办法理解的神秘性,说白了,其实是一种交易,牺牲少部分人,来拯救大部分人。”

  “这个道理,我理解。”大拿无可奈何的说,这一点上,他跟老沙想法一致。

  “你理解就好,因为下面我要说的事情,跟这个活人献祭接下来的步骤有关。”老沙说。

  老沙到这个时候,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在钢厂里发现的五行镇邪局,根本是他想偏了。

  镇邪是没错,但镇邪的手段,没那么简单,而是用的活人献祭的方法。

  看到其中三种死法之后,老沙不免想到它们跟藏族地区的五种葬法:塔葬、天葬、水葬、火葬和土葬,十分类似。

  一般人对藏族葬礼的理解,就只局限于天葬,其实藏族人的葬礼,也有塔葬、水葬、火葬和土葬,只是根据不同的死者地位和信仰的宗教各自不同而已,藏传佛教也分黄教,红教,白教,甚至还有黑教……

  泵机房下面的转经轮,显示了这个钢厂的建造,跟藏传佛教有极大的关系。那么活人献祭的手段,跟藏葬相关也就无可厚非。

  老沙也想到, 利用活人献祭的手段来镇邪,用的是非常之法,跟藏葬又有本质区别,这个镇邪的人,究竟是什么路数,老沙还想不明白。

  但有一件事很清晰了,那就是这个献祭仪式还在进行。下一个首当其冲的,就是冬生。

  塔吊上跳下来的人是三个,这是天葬,然后是钢炉事故,也死了人,属于火葬。一般仪式之中,很多线索都是有规律可循的,也就是说,如果依据老沙的猜测,那么蓄水池应该也是死三个。

  老沙始料未及,蓄水池里,死了四个。大拿告诉他,在大拿没来之前的一天,有三个人发疯了,跳进了水里失踪,等大拿进了钢厂,又失踪了一个。

  而冬生,也一个劲的往水里钻,按照仪式来说,应该是要死在水里。然后是洪兵,他是被浇灌在桥墩里,究竟是属于水葬还是土葬?

  难道说,到了水葬环节,人数增加了?如果是这样,事情就越来越不妙,这说明这个献祭仪式,在增加筹码!换句话说,当初镇邪的那个人,还在操控全局,但是,他低估了地下的东西,现在不得不弥补!

  老沙把这些心里想的事情,都跟大拿详细的说一遍。

  “你的意思,是还要死不少人?”大拿听完,立刻激动起来。

  “我有这样强烈的感觉。”老沙点头,“而且,这件事,我们还阻止不了,我们如果幸运点,有可能追查到真相,但是我们阻止不了他杀人。”

  大拿轻叹一声,“这种手法,的确是超出了我的理解!根本就是这世上不可能发生的事!”

  “你的这身本事,在外人看起来,也是无法理解的东西。”老沙敲着脑门说,“现在我们必须要放开思想,尽量的去理解和相信这种领域里发生的事情,而不是一味的拒绝和排斥,那样的话,我们是没办法追踪到我们这个对手的。”

  “你说的这个人,他真的存在吗,从第一件事故开始,距今十多年了,真的有人会这么有恒心,来操控一件事?”大拿还是不信。

  “十多年?”老沙不由自主的笑了声,“你太小看这个人了。”

  他心底还有半句,没有说出来:那些守陵人,为了这个古墓,延续了一千多年,外人看来很要恒心才能做到的事,对某些人来说,就跟日常生活一样普通。

  使命。

  这个世上,有些人,的确是肩负着使命而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