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51章

第51章

  老沙和大拿交谈了这么多,两个人心里都在发毛,而且老沙的恐惧更甚,因为他和神偷之间也交流过,大致知道钢厂的下面,是那个所谓耶律乞努的坟墓,耶律乞努在这里被蒙古的木华黎击败,自杀身亡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他的坟冢一直被某种势力压制。从金末元初,一直延续到今天。

  这还罢了,现在虎符镇挖掘出了那些青花古瓷之后,压制坟冢的布局,竟然是需要不停的接受祭祀,事情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频繁。

  老沙也明白,这些祭祀是不可能在历史上留下线索的,嫣儿的身份已经很明显,她至少有两个和常人不同的本事,一个是对电脑和网络的精通,另一个是有着深厚的历史知识。否则以她年纪轻轻的一个小女孩,不会被专门做大单的盗窃组织给看重。

  连嫣儿都只能知道关于耶律乞努的大致事情,就证明,这段历史的资料十分有限。

  几个人都不说话,能知道的事情就就这么多,也分析不出个真正的水落石出,大拿和老沙在厂里转悠了很久。天黑之后,大拿心里郁闷,在空地上练了套拳法,看见老沙正在旁边冷眼看着,就要和老沙过招,被老沙拒绝。

  到了半夜,冬生的身上又开始发抖了,他挣扎要离开,大拿知道,他是想要回到蓄水池里去。冬生对二子说:“先不管冬生叔会不会吃官司,把他送回家吧,他的命都只剩下半条了。”

  可是二子胆子小,看见冬生的这幅模样,根本就不敢带着他离开值班室。大拿没辙,对着老沙说:“厂里现在没什么人手,我走不了,你陪着二子送冬生叔回家吧。”

  老沙正要答应,二子还是不同意,他不停摇头。大拿这才知道,二子觉得老沙的本事不如自己,仍旧害怕。

  大拿叹口气,对着老沙说:“看来只能你留下,我跟着他们出去。”

  老沙沉稳的点点头。

  看着大拿和二子搀扶着冬生走了,然后自己拿着手电,在工厂里巡视。慢慢的走到了泵机房,看到泵机房的屋顶已经被掀开,原本圆井的位置,盖上了一个巨大的板子,上面还堆满了钢铁杂物。

  老沙围着泵机房转了一圈,一阵风吹来,老沙看到几张纸片飞在空中,有一张飘到老沙的面前,老沙伸手给抓住,才发现,自己手上的是一张圆形的纸钱。

  在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接到死人用的纸钱,老沙背脊忍不住又是一阵冷汗,但他毕竟吃这晚饭多年,还不至于吓得逃走,这时候,他更是有了一份心思,要把这件事查个水落实出。

  于是,老沙抬头观望了下天空,弄清楚纸钱吹来的方向。

  纸钱来的方向是东北方,从一栋厂楼顶上洒落,空中飞舞着的并不多,时不时飞几张,不仔细看,还以为只是落叶而已。

  老沙左右看了看,没看到钢厂里的其他保安,这些保安,因为泵机房白天发生的事情,晚上就都不愿意上夜班。

  借着黑夜的掩饰,老沙也就不再遮掩自己本事,贴在墙上,朝那栋厂楼爬上去,他心里急切,爬得就很快。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老沙到了楼顶,这栋楼有十来层高,是栋废楼,不知道曾经用来做什么,里面没有安装过任何东西的痕迹,全都是一间一间空敞的格子间,类似写字楼。还有就是每间房子,都没有安装门窗。

  巡逻的时候,老沙没有来过这里,这次看到,心里奇怪,但没时间来琢磨,他一口气爬上了顶楼。

  然后,老沙就听到楼顶天台上,有嗷嗷哭泣的男人声音。

  听到声音,老沙赶忙停顿身子,手攀着墙沿,挂在墙外,微微的抬起头,想看清楚那声音的来源。这个声音说不上怪异,很正常的人声。

  老沙猜测是有人在这里撒纸钱祭奠,不过,这一天并不是什么中元节,如果祭奠的话,那只能说明这个男人在祭奠的对象,是死在这个日子,是那死者的忌日。

  纸钱不时飞起,从老沙头顶飞过去,发出簌簌的声响,风变大了一些。

  老沙定睛,仔细看去,就见楼顶有个钢桶,装汽油的那种,直径大约半米,桶顶上没有盖,纸钱呼啦呼啦的从里面飞出。

  这时候,老沙的呼吸忽然凝住了,就好像整个人掉进了冰水里。

  老沙刚才已经把手电关了,他的眼睛,已经熟悉了黑暗,可以接着微弱的光,把楼顶看清。整个楼顶上,除了那么一个飘出纸钱的钢桶之外,再没有任何东西,平坦得一览无余,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那个哭声,在回荡。

  老沙手软,差点从楼顶摔下来。这未免太吓人,那个哭声没源头,让人心惊。

  老沙压制住内心恐惧,眼睛猛睁猛闭几下,想看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会不会是眼花,没把人看清楚。

  事实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看不到人。那个声音,凭空出现在楼顶,完全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

  而老沙,忽然想起了当年塔吊的那件事。一念及此,他就感到风越来越大,那个钢桶里的纸钱,源源不断的被吹出,龙卷似的,盘旋起来,飞到空中去。

  这栋楼,会不会就是当年塔吊施工过的?

  老沙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就听到地下,传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那是有什么从高处摔下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