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52章

第52章

  这种高空坠物的声音,老沙并不陌生,做保安那么多年,还真见过人跳楼的场面。生命是脆弱的,不说几十米的高空,有的人,从二楼跳下,也有可能直接毙命。

  现在老沙听到的这个声音,就是人的躯体,摔在水泥地面上的声音!

  这个声音在空荡荡的工厂里,让老沙十分的不安。

  更要命的是,夜晚的钢厂十分安静,而那个男人的声音,也在这一声闷响发生的同时,完全的消失,似乎要让人把这一声响,听得更加清晰。

  伴随这个声音,老沙的心脏仿佛被人紧紧的捏了一把。

  老沙没勇气回头望地面,不忍看到那一幕,尽管在夜幕的遮掩下,并不能看到什么,但老沙还是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有人跳楼了!有人跳楼了!

  这个念头,占据老沙所有的思绪,像有人扯着他耳朵大声呼喊。

  老沙进退两难,下地去,必然是要看到那个跳楼的人,而上到楼顶,会遭遇什么,他没有底。

  “为什么偏偏就要选择在我巡逻的时候跳楼呢?”老沙咬牙切齿的暗骂了声。要早知道这样,还不如送冬生回家。

  送冬生回家,实际上也不是什么好差事,大拿本来不想去,老沙明白他不去的缘由:大拿接受了老沙的说法,明白自己没办法救冬生,但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大拿承受不了,更不想面对,所以撇开个干净。

  二子终究是把大拿又扯进去。这一去冬生家,以大拿的脾性,还不知道能不能顺利脱身。

  老沙不想了,顺着墙壁又爬下来,刚爬到一半,就听到又一声响。

  噗……

  不只有声音,老沙还感到了背后有风掠过。

  “我操!”老沙浑身一抖,贴在墙上不能动了,嘴里却是骂出来。

  竟然又跳下去一个!

  老沙虽然面对着墙壁,但眼角余光还有背后的风劲告诉他,这个人跳楼的位置,就在他头顶,而坠落的位置,当然也就在他下楼方向的地面。

  老沙手心冒汗了,几乎要贴不住墙壁。他已经明白,这不是人跳楼那么简单,楼顶根本没有人,所以跳下去的,也不可能是人!他很确信了,这栋楼,就是当年塔吊出事的地方。出了事,使得连整栋楼都被废弃。

  但老沙又无法解释,钢厂里有阴兵过道,重现当年的场景并不稀奇,可是这声音,为什么只有摔人的声音,探测仪里听过的其他声音都没出现?

  老沙在等,要验证心中的猜测,还要等第三个摔人的声音响起。

  等了一阵,老沙没有等到摔人的声音。他已经坚持不住,贴在墙上,是件体力活,身体四肢还有脊椎都得发力,他在墙上贴了太久。

  突然间,老沙察觉到头顶上方有什么光亮在一闪一闪,他慢慢抬起头望去,就看到一张脸。

  一张眼里闪着明暗亮光的怪脸,这个人的脸非常诡异,在黑夜中就能看到通红的眼睛,最让老沙心惊肉跳的,就是他的嘴巴上唇,是裂开的,老沙能看的清清楚楚。

  他咧开嘴,看上去在笑,但老沙听到了哭声,就是那个在楼顶哭泣的男人的声音!

  这一次不一样,怪脸哭了之后,老沙手上发软,劲道绷不住,整个人向后仰下去。

  老沙总算明白,那第三个摔人的声音,为什么没有出现,因为,他就是第三个人!

  老沙在惶急中,下意识的用脚猛蹬了一脚墙面。身体改变了下坠的方向,斜着飞出,老沙的习惯就是在做事的地方,会无意之中尽量记住环境里所有的细节,他记得厂房大楼不远处有一排大树,枝叶繁茂,这一推之下,老沙整个身子就摔向大树冠,被树杈连续阻挡,缓解了下落的速度。他的手还没什么力气去抓住树杈,翻滚之后,还是摔落到地上。

  这种本事不止一次救过老沙自己的性命了,他一个混偏门的盗贼,能十几年来,不被抓住,也没有受过什么伤,不是仅凭运气的。

  老沙直愣愣的趴在地上,半边身子摔麻过去,一口气差点上不来。他剧烈咳嗽了两声,这才缓过一口气,他迫不及待的爬起来,抬头去找那个裂嘴怪人。

  老沙明白自己刚才是着了道,就在那怪人笑的刹那,有什么难以解释的东西,影响到了他的身体,使得他的力气突然消失。

  不然的话,他可以慢慢的爬到地面,而不是直接摔下来。

  天台上,那个裂嘴怪人不见了。

  这一摔,把老沙摔出了真火,他已经不那么害怕,脑袋里想着的,就是要跟这个怪人抓住,给自己一个交代,巴不得那人立刻追来,要跟他玩命。

  但再沿着墙壁往上爬去跟那怪人纠缠,他没了那个力气,身上的没跟骨头都剧烈的疼痛,如果是其他的普通人,这时候,早就没了意识,不过老沙慢慢去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处,庆幸的发现,并没有致命伤,而且也没有影响自己的活动。

  他看得出,这个裂嘴怪人,并不是要玩弄他,而是实打实的要置他于死地!

  “我被选中成供品?”老沙心里暗想道,从旁边的地上,捡回摔出口袋的手电开启,一瘸一拐的朝旁边的空地找去。

  夜风里,血腥味很浓,纸钱不时在老沙的手电光里闪过。老沙顾不上这些旁枝末节的东西,去找之前摔下来的人。

  但找了一圈,老沙什么都没找到,他疑惑了,他明明是记得跳楼者的方位,就是在他找的位置,可是地面上干干净净,只有杂草和落叶,根本没有其他物什。

  “是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老沙顿时感到愚弄,忍不住大声喊道。

  这句话刚落,老沙忽然发现,地面上自己在月光照射下的影子旁边,突然出现了两外一个影子,和自己相距不远,两个影子都淡淡的,若有若无。

  老沙张口结舌的看着这一幕,身体战栗,不知道是留在之类对峙,还拔脚跑掉。

  老沙鼻孔里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不仅是这样,血腥气之中掩盖着的腥臭味,并且逐渐浓郁。老沙盯着地上的那个影子,慢慢的转过身去。

  一个人影也不躲避,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和老沙对望,就是刚才在楼顶探出头的那个怪人。这个人身上衣衫破烂,沾满了泥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