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53章

第53章

  老沙看到裂嘴怪人外面穿着破烂的衣物其实一种古老的铠甲,材质是一种皮革,但里面穿着的,裂嘴怪人赤着脚,所经过之地,都有血印子。

  老沙当即就想到了,阴兵过道那天晚上,有个神秘人从泵机房的水井里出来,随后消失,想不到,竟然一直躲在钢厂里!而且趁着钢厂没其他人的时候,出来找麻烦。

  裂嘴怪人上嘴唇翕动,又开始哭。

  哭声一起,老沙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知道大拿有本事跟这些懂秘术的人对着干,但他自己是没有这个能力,大拿不在,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跑。

  老沙毫不迟疑的扭头就跑,就算知道跑不过,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他跑了一段路,摔伤的部位开始痛得受不了,他实在跑不动,暂时停下,回头却没见到裂嘴怪人追来。

  老沙不敢放松,随时保持警惕,用手电在黑暗里寻找。

  裂嘴怪人的行迹完全消失,黑暗中什么都没有。

  老沙十分奇怪,怪人只是露了个面,然后就又消失不见,很没有道理,如果真是要拿自己做供品的话,没理由这么早放弃。

  老沙一点勇气,被裂嘴怪人的真容给吓走,任谁都能明白,这绝对不是个正常人!

  老沙不想成为供品,他千里迢迢而来,绝对不是为了成为供品而来。这时候,他顾不上看管钢厂,尽管大拿在离开的时候,千叮呤万嘱咐,要把钢厂看管好!

  老沙决定先离开钢厂再说,但是,他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水中,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跑进了蓄水池。

  自己怎么会惊慌失措的跑到蓄水池里来,老沙暗自心惊,他想起了大拿说过蓄水池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水面已经盖过了老沙的膝盖,而幽深无边的水里,传出有什么游动的声音!老沙环绕看着四周,已经看不到那个怪人的身影。

  老沙茫然的站在水中,汗如雨下,嘴巴飞快的念叨,声音连他自己都觉得很陌生。

  他是真的急了,因为他意识到,这个神秘人,是从泵机房的水井里出来,也就是说,他在水下的能力,比在陆地要厉害!

  然而,就算不在水里,老沙也没有多少机会逃脱,要是落入水中,那就更是只有任其宰割的份。

  老沙发现蓄水池的水面在飞快的上升,老沙镇定心神,一步步缓慢的向蓄水池岸边行走。边走他心里已经很清楚一件事情,那个兔子脸的怪人,和壁画里的画的一模一样。和神偷分析的时候,还以为是为了暗示士兵的某些身份,或者是一种图腾。现在知道了,那些士兵,就是一副兔子脸!

  老沙想清楚这件事,心里就开始打鼓,头绪太多了,虽然想得明白,但要一时间就完全接受,根本接受不了。

  首先,是阴兵成了活的!

  这一点毋庸置疑,阴兵留下的线索,黑小也见过,不可能是幻觉。

  在两三个小时前,老沙跟大拿说起过要相信一切皆有可能!但现在,老沙自己都没办法接受了。

  事情发生太快!阴兵过道的事情,用磁场可以解释,但阴兵出现真人,这用任何科学理论都解释不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是真的复活了!这个簋心风水陵,根本就是不是个一个普通的风水陵墓。

  老沙强制逼迫自己相信,阴兵是活了。很快,他跳过这个疑难,想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活人献祭的事情。

  活人献祭的目的,是为了压制地底下的邪物,老沙一直不清楚地底下是什么,会不停的发出动静,但现在他明白了,地下的邪物,很有可能跟这个怪人有关。

  老沙边往岸上走边思考:天葬的时候,塔吊上死的那几个人,就是被阴兵弄死,只是那时候的阴兵,还只是幻象。

  老沙恍然大悟,活人献祭的确存在,并且越来越频繁,现在不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都不可能了,地下有东西已经压制不住,就算是有某种疯狂的力量在不停献祭,也力不从心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暗中操纵这些事情呢。

  老沙想到这一层,全身颤抖起来,加快了脚步,朝蓄水池外狂奔。

  就在这时,一个铁钳样的东西,家住他的腿,将他一下扯住。

  老沙当即扑在水里,他知道是怪人出手了,在水里,怪人比鱼还灵活。老沙用手支撑身体,用没被抓住的右腿疯狂踹击身后的阴兵,怪人被踹开,老沙逃脱,连滚带爬的跑向岸边。

  那怪人发出哭声,震得老沙身体发软,随后朝前一扑,又把老沙扯回水里。

  老沙连呛好几口水,越加没有力气。这一次,再挣脱不开,那怪人蛮力很大,老沙体重超过八十公斤,但怪人只是随手一甩,就把他丢了出去,老沙整个人撞击在水面,然后又沉到水下,脑袋埋进蓄水池下的黄泥里。

  这个怪人的动作,和人差不多,但除了比人的力气大,速度也更快,特别是在水里,身形游动起来,比鱼还灵活。

  老沙肠肚里翻江倒海,满口腔里发咸。就算是前一次在古墓里遇到那个老僵尸,他也没这么狼狈!

  几个回合纠缠下来,老沙察觉到了怪人的弱点,怪人的反应速度,并没有自己开始想象的那么快,也许是怪人在地下沉睡的时间太久了,身体个骨骼和肌肉都比较僵硬的缘故。

  怪人又再次游近,老沙一番摸索,从池底摸到一颗碗口大小的石头,用尽全身力气攀爬到怪人的身体上,朝它的脑袋猛砸!

  污血横飞,老沙顾不上怪人身上臭气熏天令人想呕,不停的砸,直到把所有力气完全用光,他嘴里还在声嘶力竭的怒吼。

  怪人倒进水里,老沙几乎要失去意识,被冷水一灌,清醒了点,慢吞吞的朝蓄水池上游回。

  老沙等着怪人的尸体漂浮上来,可是等了很久,身上冷得瑟瑟发抖,也没看见阴兵的尸首。看来是沉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