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54章

第54章

  老沙在跟阴兵做生死之斗的时候,大拿和二子把冬生送回了家。

  冬生的家,离钢厂不是很远,但一开始,冬生走不动路,都是大拿背着走,夜路不好走,路上又到处施工,坑坑洼洼没有落脚的地方,大拿在蓄水池里闹了两场,状态也不太好,就更加走得缓慢。

  入夜之后的虎符镇,看不到任何人影,黑漆漆的连盏灯都看不到。二子拿着手电照着前面,边走边骂:“妈的,前几天晚上还有人在街边卖烧烤,怎么现在晚上连个……都看不到!”

  说到“鬼”字的时候,二子浑身一凛,硬生生的吞回去。

  “钢厂里白天那么大动静,你觉得那些保安能守得住秘密!交代不许说出去,肯定是白交代了!关门关窗,早点休息,也挺好,省得招惹是非。”大拿背着冬生,时不时停下来,把滑溜溜的冬生拉扯上去。

  冬生整个身躯都软了,果冻似的,老往下掉。

  大拿不敢往冬生身上多想。把冬生送回家,实在是无奈之举,现在钢厂里的诡异事一件连着一件,冬生继续待在钢厂,肯定没有好处。

  只是送回家之后,冬生又会要面临怎样的局面,大拿也猜测不到。

  两人就这么走着,二子时不时的找点无聊的话题,跟大拿聊。大拿明白这小子是怕,照应着,随便说几句。

  快到冬生居住的那条街口的时候,一辆装满泥土和废渣的土方车,悄无声息的从他们身边开过去。

  两盏前置灯的灯光很微弱,昏黄无比,几乎照不见前路,发动机的轰鸣声,也十分轻微。

  “李队……”二子眼睁睁的看着这辆土方车开过后一阵,才急忙靠近大拿身边来,哆嗦的扯住大拿的衣服。

  “怎么?”大拿望向那辆土方车,心里想道:这深更半夜还施工,也够辛苦。

  “这辆车有古怪,你看不出来吗?”二子慌慌张张的说。

  “有什么古怪?”大拿不耐烦的往前走几步,他最讨厌二子这种怂样。

  “我看这不是活人开的车!”二子说出这几个字,身体抖得更加厉害。

  “大惊小怪,灯光这么弱,看不到很正常!快走吧,冬生叔太重,我快要背不动。”大拿不顾二子神叨叨的样子,继续朝前走。

  “我刚才用手电照见了驾驶室,里面什么都没有!”二子蹲在地上,“不行,我走不动了,我脚软。”

  “妈的,你跟黑小除了拖后腿还能做什么!”大拿气不打一处来,冬生命都快没了,这不争气的二子还在这里疑神疑鬼。

  “我听人说镇上的老街口,隔三差五就有没人开着的土方车经过!那里面拖的都是新土,有时候,还能看到棺材!没想到是真的!”二子抱着脑袋,连手电也拿不住。

  “你他妈再胡搅蛮缠,就一个人在这里蹲到天亮吧,” 大拿上前把二子的手电抢过来,不再理睬他,“我没心情陪你玩。”

  二子一见大拿动了真火,立刻追上去,两人走了几步,二子又站住了,指着前面说:“你看,刚才那辆车不见了!不是鬼车是什么!”

  大拿怔住,的确,刚才那辆土方车,明明是在路上慢慢的向前行驶着,这一眨眼功夫,竟然就消失不见。

  大拿吐口气,安静的站了一会儿,不说话的往冬生家里走。二子见大拿突然变得阴沉,不敢再多说什么,紧跟上去。

  离冬生家就几步路。冬生忽然来了精神,对大拿说:“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走回去。”

  “没事,就到家了。”大拿怕在这最后几步路出问题,脚步加快。

  冬生挣扎了下,从大拿背上滑落。

  大拿寒毛都竖起来,冬生的身体太柔软了,仿佛没有了骨头。而同时,大拿感到手心上,沾满了各种恶心的粘液,还有一整块皮肤。

  冬生就站在大拿身后,大拿甚至不敢回头去看,他不知道冬生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他只是觉得浑身不自在,猜测冬生一定变了大样。

  “叔,你怎么了?”二子在旁说道,“李队。你快看看我叔……”

  大拿回过头,就看到冬生完全躺在了地上,蜷缩成一团,双手双脚极度萎缩,他不再是一个人的模样,而只能说是一个肉团,用蜗牛蠕动的方式,一寸寸的移动,在地面上留下水渍的痕迹。

  “我自己能走,你们不用管我,都回家去吧,谢谢你们……”冬生的声音从肉团里发出来。

  当大拿的手电光照在冬生身上,二子吓得嘴巴张大,紧接着,又自己把自己的嘴巴捂住,尖叫的声音没来得及传出去。

  大拿这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着手,他只有一个念头:冬生已经不是人!

  但冬生自己意识不到,他用的是平时的语调,很斯文,也很亲切,可这种语气,再加上这种情形,让大拿和二小只想远离。

  “你们回去吧,回去吧,明天我做点好吃的,给你们送去,钢厂的伙食太差了,你们又都在长身体……呵呵。”冬生兀自的说着,蠕动了一米多的距离,离自己家的家门越来越近。

  要是冬生就这么进门,冬生婶和他家小孩子还不得吓死!

  大拿首先想到的是这点,对二子说:“快,快,去找个板车过来,我们要把冬生叔拖回钢厂去!”

  “你跟老沙是神经病啊,一会儿把他送回来,一会儿又要带回去!”二子直跺脚。

  “我怎么知道他会变成这样!”大拿跨前,要去抱起冬生,“赶快去找,让外人看到,我们脱不开干系。”

  就在这时,冬生的动作突然加快,哧溜哧溜的滚进了旁边的一个阴沟里,溅起臭水。

  “完蛋了!”大拿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往阴沟里跳进去。

  这条老街,规划中是餐饮一条街,平时阴沟里都是些餐余泔水之类的秽物。好在生意都不怎么好,关门歇业了不少家门铺,开着的就那么几家。所以阴沟里的水,还不至于特别肮脏。

  水并不深,大拿跳进去之后,只到腰部,但冬生是个肉团,一落到水里,立刻失去了踪影。

  大拿举起手电在阴沟里走了一段距离,没有找到冬生。

  阴沟露天的部分,走完了,要再找,就只能进入预制板盖着的地下。

  大拿望向那个黑森森的孔洞,听到里面传出一声声细微而沉闷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