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56章

第56章

  “那种黏真菌,也就是平常人说的太岁,是不是很不常见。”老沙问我。

  我点点头,“的确很稀有,说实话,民间也有吃太岁的说法,那东西味道很鲜美,高蛋白质。”

  老沙听我这么一说,立即对我说:“这么看来,冬生病成那个样子,真的就是自找了。”

  “你这么说又是什么意思?”

  “冬生开餐馆,做菜给人吃,不是吃出过毛病吗?”老沙说,“你忘了?”

  “原来还真不是喝了水那么简单!”我立即明白了老沙的意思。

  老沙就不跟我扯淡了,继续说下去。

  大拿和二子,无奈只好走到冬生的家里。冬生家开的餐馆,院子上面搭了个棚子,算是招待客人吃饭的地方。冬生的媳妇,敲了半天的门,才把门打开。

  “你叔呢?”冬生媳妇问二子。

  二子支支吾吾半天说不上来什么话。但是大拿顿时闻到屋里弥漫着一股香气。大拿心里就寻思,他家男人都生病那么厉害了,还有心思自己做好吃的。

  二子也闻到香味,抽了抽鼻子,“婶,你做什么好吃的。”

  冬生媳妇的脸色立即就变了,“你叔不是这几天身体不好吗,我给他炖了点肉,这不等着他回来吃吗。”

  大拿听到冬生媳妇这么说,也没问了。就打算离开。

  冬生媳妇追着二子问,“你叔说身体不舒服,找你去了,他人呢?”

  二子低下头说:“他身体不舒服,还在厂里休息呢,我来给你带个信,让你别惦记。”

  “哦,”冬生媳妇,答应了一声,然后就准备关门。

  二子连忙说:“婶,我晚上还没吃饭……”

  可是冬生媳妇并没有要让二子吃饭的意思,大拿把二子一拉,“吃什么,先回厂里去吧。”

  二子这才不情愿的跟着大拿离开。

  可是没走几步,大拿又停下来,带着二子绕了个弯,又回到餐馆旁的院子外面。二子犹豫的问大拿,“你要干嘛?”

  “进去看看,你看婶到底在做什么?”

  “你脑袋没问题吧,”二子被大拿的举动弄的摸不着头脑。

  “你不觉得你婶的样子奇怪吗?”大拿说,“我们说你叔在厂里,她就不管了,而且一看她的样子就在惦记什么东西,现在又不是吃饭的点,她却说在家里煮东西,等着你叔回来,这不是在扯淡嘛?”

  “你还真是个做警察的料,”二子不服气,“刘所长不把你弄去当警察,真是可惜了。”

  “你的眼睛长着干嘛的?”大拿急了,“你没看见你婶的脸上在淌汗吗,跟你叔身上一样!”

  大拿把这话一说,二子呆了好大一会,才缓过神来,“那听你的,我们进去瞅瞅。”

  大拿施展手脚,快速爬上围墙,顺带着把二子也拉上去。然后看了看动静,只看到厨房和厨房旁边的屋子有灯光。大拿和二子小心翼翼的跳下围墙。

  慢慢的摸到厨房旁边,从窗口往内看,看见厨房里一片雾气,弥漫着一股肉香味,冬生媳妇,正在用勺子在从锅里舀着汤肉到一个汤盆里。然后端着汤盆往旁边的屋里走过去。

  大拿和二子也跟着摸到旁边的屋外,探头向里面看。这一看,二子吓得连叫都没叫出来。

  屋里放了一个桌子,围坐着四个人,他们和冬生一样,都仿佛得了软骨症,瘫软的趴在椅子上。冬生媳妇,把汤盆放在桌子中央,一个一个地喂他们肉汤喝。

  那股肉香味更加的浓密了。

  大拿听到二子在旁边发出咕噜声,侧头一看,就看到二子虽然吓得双眼瞪大,但口水却肆意的从嘴角流出来,而且喉结还在不停耸动。不一会儿,二子下巴处就挂着透亮的口水,粘连到衣服上。

  “有那么馋吗,满脸都是口水,你是多久没吃过肉了!”大拿拍了下二子的脑袋,轻声说,“这个肉汤一定有古怪。”

  二子被打醒,下意识抹了下嘴巴,指着大拿说,“你还说我,你看看你自己,不也流口水!”

  大拿低头看了下,发现地上竟然正的流了一滩水,正是从他嘴里流出的,他一说话,口水就不停的流出,但开始时,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不行了,我们得赶紧走,再不走,可能会中招!”大拿觉得自己的脚开始不听使唤,要望前走,赶紧扯起二小,飞快的按原路跑回。

  “来,多吃一点,吃饱了好睡觉,长得健健康康……”

  “你呀,不要吃那么急,连勺子都给吞了,你看,锅里还有的是……”

  “哎呀,乖一点,不要淘气,汤都洒了……”

  他们身后,冬生媳妇那招呼四个软骨人的声音,不停的传来,这声音本来是十分的亲切,但是在两人的耳朵里,比最恐怖的声音都毛骨悚然。

  要不是亲眼看到那副场景,外人一定还以为是一个和谐的大家庭正在用餐,只有大拿和二子才真正的知道其中的凶险,两个人跑了没多远,就全都汗流浃背。

  “叔成了那样就够折腾,现在婶也好像出事了,这可怎么办!”二子气喘吁吁的说。

  “对了,你不是还有个弟弟!”大拿忽然想到什么,站住了脚,“现在你叔和婶都出了问题,你弟弟怎么办,我记得他好像才四岁。”

  “再过两个月就五岁。”二子点头说,“刚才我没看见他。”

  “不行,我们得回去!”大拿摸着额头说,“这件事,跑不是办法,我们一定要解决了!妈的,我脑子里乱成浆糊,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队,我们还是报警吧,让刘所长来处理,他当了那么多年所长,肯定知道怎么解决。”二子想了一会儿说,“你不要硬撑,这样对谁都没好处!”

  “我硬撑个屁!刘所长白天才让我老老实实的管住钢厂,我晚上就跑出来,又招了这么多事,你让我去找他,脸往哪里放。”大拿恼火的骂道,“算了,说了你也不懂,要是老沙在,他肯定知道怎么做,早知道就该让你守钢厂!”

  二子本想反驳两句,一看大拿这脾气上来,不敢太招惹,换个话题说:“真不晓得那四个人是哪里来的,看起来跟叔一样,他们的衣服很时髦,估计是外地来的游客……”

  “他们应该跟进医院的那几个游客不是同一批。看他们那样子,应该跟你叔叔犯病是一个时间。”大拿说了两句,顿了下,“我想到了,你婶婶给他们喂的肉汤,的确是有古怪。比蓄水池里的水还要古怪!”

  “那肉汤很香,我从来没闻到过那么香的肉汤!”二子说着,口水又溢出来,他忽然身体挺直,“李队,你说那肉会不会……”

  他不敢再说下去。

  “不会!肯定不会。”大拿拼命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