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59章

第59章

  原来是冬生两口子开餐馆,那几天生意还不错,刚好有一天餐馆停水,冬生看着生意要黄,满院子里的客人都等不及了。他没招,就去了蓄水池打水回来。这事也还罢了,在第二天继续打水的时候,就看到水里飘着一团东西,于是用水桶给捞起来,带回餐馆。冬生和媳妇看着这团肉,研究了好久,也没研究个所以然出来。然后就放在厨房里了。

  刚好生意忙,两口子在厨房里外忙活,也暂时顾不上那个东西。

  这个餐馆是冬生两口子的夫妻店,没有请帮工,忙不过来了,儿子也挺机灵,帮一点小忙,就是给父母传个什么东西之类的。

  冬生忙着切菜,冬生媳妇就炒菜,配合着来。结果冬生切肉的时候,切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切的肉中间,有一部分不是猪肉,于是连忙看堆在案板旁的生猪肉,结果就看到那团从蓄水池弄过来的肉团夹在在生猪肉里面。可是刚才两口子明明把这个肉团给放在了距离猪肉很远的地方,不知道这团东西,是怎么混到生猪肉里面去的。

  开始冬生以为是儿子拿过去的,就问二子,可是儿子却说根本就没碰过那团东西。那边客人催菜催的急,冬生媳妇已经把肉炒到好了,客人见菜还没端上来,就说要走。

  冬生急了,就把炒好的小炒肉给端过去,然后和媳妇两人在厨房里惴惴不安,结果客人吃了之后,拼了命的说菜好吃,味道香的很。

  两口子这才放下心来。但是也不敢继续切那团东西,那团东西已经被切了一小半,做成小炒肉给食客吃了。冬生把那团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到水缸,生怕这东西又混到猪肉里面。

  两口子把水里捡来的肉当做猪肉给客人吃了,心里很过意不去,战战兢兢的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起来做生意之前,去水缸看那团东西的时候,突然发现那团肉东西,长回来了!

  本来切了一小半,体积变小,可是一夜的功夫,这东西恢复了本来的大小。这下把冬生两口子吓得够呛,连忙去镇上找了一个老人过来。

  老人一看,立即就转身,背着不敢看水缸里的玩意,还不停的吐唾沫。

  冬生看见老人遮掩个,心里就更害怕。老人就说:“完了,完了,冬生,你要倒霉了。”

  冬生当时差点没跪下来。

  老人才说:“你犯太岁了,你知道吗,这个是太岁,人就算是看见了,会家破人亡的。”

  冬生颤颤巍巍的问,“如果把这东西吃了,会怎么样?”

  老人当时就眼睛睁大,“你胆子还真不小,还敢吃这个太岁啊!”

  然后老人忙不迭的就走了,冬生两口子吓坏了,生意也不敢做。突然听到厨房里有动静,两口子都不敢去查看,磨蹭了很久,才走到厨房里,看个究竟,发现儿子正在把太岁上面的肉,一丝丝的给撕下来,放在嘴里吃。

  冬生媳妇当时就两眼一抹黑,昏了过去。

  冬生把太岁从儿子手上夺过来,扔回水缸。用手去掏儿子的嘴,可是儿子已经把东西给吃下去了,冬生就吼儿子,让儿子吐出来。可是儿子干呕了好长时间,也只吐了点清水。

  这边冬生媳妇也醒了,恳求冬生去找那个懂点道行的老人,央求他出个主意。冬生也只能这么做,就赶往老人的家里。可是让冬生心惊胆战的是,当他走到老人家附近的时候,看见老人家里到处是人,屋外也是一群围观的人。

  冬生心里知道不妙,问了问情况,旁边的人就说老人从外面回来,在家里坐不住,说是要出门溜达,家人就说让他转转就回来,马上要吃饭了。结果老人刚一出门,就被一辆摩托车和撞倒,当时就断了气。

  冬生听了,连老人的门都不敢进,立即飞奔会家里。冬生媳妇听到老人被车撞死之后,想起老人说过的话,面如土色,身体筛糠一样的发抖。

  冬生明白,这真的是遇到大事了。

  然后就是那个几个食客又回来了,吵着要吃冬生家做的小炒肉,冬生就给他们做了。可是食客说冬生做的菜不是上次的那个味道,拼了命的逼着冬生把手艺拿出来。那几个食客,当时已经开始发病了,和冬生的儿子一样,上吐下泻。他们也急了眼,非得吃冬生上次做的菜。冬生明白,他们觉得好吃,那是因为吃的是自己切的太岁上的肉。现在哪里还敢用太岁的肉做了菜给他们吃。

  刚好食客身体也不舒服,就借机说餐馆有问题,要告冬生,除非冬生能做出上次的小炒肉来。两边就这么僵持,突然食客好像闻到了香味,冲进厨房。冬生夫妇跟着拦也拦不住,在厨房里看见冬生的儿子正在拿着太岁在吃。

  这小孩应该是够不到水缸的,很可能是太岁自己从水缸里给爬出来了,食客从太岁上面闻到了味道,拼了命的去抢着吃,但是吃到一半,就都不吃了,好像心里明白,不能再吃一样。

  然后食客就不走了,硬是赖在餐馆里,呆了一夜。冬生也不敢强行赶他们走,怕惊动工商和卫生部门。然后和食客一起,看着那个太岁,在一夜之间,慢慢的生长,恢复到了原来的大小。食客当然就立即撕了吃,再等着太岁自己生长。

  冬生趁他们不注意,在晚上悄悄的把太岁给揣在怀里,打算送回到蓄水池。到了天黑的时候回来了,对媳妇说,完了,他也吃了太岁的肉了,他在蓄水池边,遇到个长得跟兔子一样的人,把太岁捏在手上,硬塞到他祖籍里,逼着他吃的。现在他要去厂子找那个人,指不定能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

  两口子正在说着,就看到四个食客和自己的儿子,嘴巴开始流血,身体瘫软。这算是大祸临头了,然后冬生就看见水缸里又出现了一个太岁,只是体型很小,估计是掉落在水缸里什么地方,自己没看见,现在也长大了。

  四个食客和儿子的嘴巴上唇裂开,冬生看到后,连忙惊呼,这不是跟在蓄水池边见到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吗。

  然后就是这样了,四个食客和冬生的儿子,就吃着太岁每天长的肉。这边冬生就不停的去钢厂找那个怪人,直到冬生遇到二子,没奈何,说自己病了。

  大拿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他想起来了自己和老沙在泵机房圆井的下面见到过壁画,壁画上画的一些士兵,都是兔子脑袋。

  这么一联系,大拿立即就对二子说,“我要回厂里,跟老沙合计一下,你在这里等着。”

  二子虽然吓得够呛,也只能听从了。

  大拿转身就出门,拼命的向厂里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