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60章

第60章

  出了冬生家的门,大拿脑袋就一直都在想兔子的事情,冬生说在蓄水池被长得像兔子的人喂了太岁,这个所谓的兔子人,应该就是上唇裂开,眼睛红色的那种样子。

  不过,冬生又说过,在十多年前,也有兔子兵害死了三个人,只是不知道,这个兔子兵,是不是跟吃了太岁的食客和堂弟长得差不多。

  不管是不是一样,总之这种兔子模样的怪人,都跟钢厂地下的壁画有关联,这一点毋庸置疑。

  大拿现在想的是要怎么去找到兔子人,也就是逼迫着冬生吃了太岁的那位。说不定,一切的谜底都在这人身上能得到解开。大拿知道,这件事一定非常危险,必须要跟老沙一起,彼此有个照应,才稳妥。

  这时候,大拿又多出几分担忧。

  现在老沙是一个人在钢厂里,以冬生媳妇的说法,冬生是要去钢厂里找那个兔子人求饶救命,这就意味着,那个兔子人多半是在藏在钢厂里,如果晚上出来找麻烦,老沙能不能招架得住,还是个问题。

  一想到这里,大拿步子走得更快,脚下几乎掠起风来。

  冬生家里钢厂不是很远,但中间隔断比较多,走近道很快,大拿也顾不上显露本事,往小街小巷里穿,然后又爬墙跨过别人家院子,心急火燎的往钢厂里赶回。

  当大拿翻过一堵墙,来到一个小巷里,忽然看到前方的巷口,有个黑影一闪而过。

  那黑影晃过巷口,不到几秒钟,又缩了回来,朝大拿所在的方位跑进来,看他慌张的样子,应该是要个地方躲避。

  大拿屏住呼吸蹲在黑暗里,为了在爬墙的时候不被人发现,他一直没用手电,也因为这样,那个躲进来的黑影,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存在,缩到一个砖头堆后面,藏了起来。

  他听那黑影的声音,有些气喘,应该是跑了很远的距离,已经很疲惫。

  大拿心想这人大半夜这么跑,要么就是做贼被主人发现,要么,就是逃犯,在躲避追捕!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人。

  正想着,巷口外面有四五个人影,快步的跑过去。

  这些人手里都拿着手电,但没人喧闹,有个人在巷口拿着手电晃动照亮了下,又继续往前找去。

  大拿不禁摇头,这个人跟二子一个德行,巡逻的时候,从来不会往黑不隆冬的地方去,这种人出来追贼,那不是耽误事吗?随便缩在哪里就躲过了。

  见追的人都走了,那黑影坐住休息一会儿,估计是心情放松下来,呼吸慢慢平稳。

  大拿知道这是个好机会,黑影自认为没有危险,完全放松了警惕,他脚下一动,就朝黑影扑了过去。

  那黑影哪里想得到不远的地方还藏有人,被大拿碰到身体,立刻吓得尖叫。

  大拿听到叫声,心想坏了,这声音竟然是个女人,可是也收不住动作,只能硬着头皮把那女人给抱住。两个人撞翻砖头堆,滚在地上。

  “在这边,在这边!”听到尖叫声,之前那五个追黑影的人,快速的跑回来。

  大拿和那个女人还没来得及站起,五道手电光就照在了他们脸上。

  女人把脸用黑头套挡住,一双眼睛里吓出泪水,通红,在大拿怀里拼命挣扎,大拿已经愣住,被那蒙面女人狠狠的推开,才回过神。

  “看你们往哪里跑!两个小兔崽子,终于被我们给逮住!”站在人群最前面的一个大胡子男人示意了下,其他四个人立刻围住了大拿和蒙面女人,把他们团团包围,生怕他们跑掉。

  大拿看到这五个人的面孔都很陌生,各个身上穿着的衣服上,沾满了泥灰,看上去应该是从外地来做工的建筑工人。

  依大拿的猜测,这个蒙面女人估计是在工地偷些钢筋什么的来卖,结果被人发现。这种事经常发生,不稀奇。

  “我不是贼,我跟他不是一伙儿的!”大拿站起来跟其他人解释,还不忘指着蒙面女子说,“你也是,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偷东西,做这种事的人我最讨厌!”

  “你蹲好,把手放脑袋上!我没叫你动,你最好别动。”大胡子说道。

  “说你呢,听到没!”另外的人也朝大拿喊。

  大拿莫名其妙,一会儿才想明白,“不是,你们弄错了,我跟她不是一伙儿!你们抓她就行,跟我有什么关系!”

  “熊哥,我看到他们是两个人,不会有错,他肯定是在撒谎!”其中一个年轻人堆大胡子说道。

  “你别血口喷人,我是钢厂的保安,不信你去问。”大拿一看要被人栽赃,立刻来了火气。

  “我看你有问题。”被叫做熊哥的大胡子用手电光扫了扫大拿,“你这身上这么脏是怎么回事,肯定是你躲在阴沟里偷窥!就是你,不会错的!”

  大拿先追冬生的时候,身上被弄脏,一直没来得及换掉,这下,算是被坐实了。他心里一阵郁闷:做保安的结果被当成小偷,这要是被扭送到刘所长那里,脸皮没法要了。

  “你跟他们说,我跟你是不是一伙的!”情急之下,大拿一把扯起蒙面女子,要她赶紧说个清楚。

  “我承认,我们是一伙儿的!真的。”蒙面女子点头说。

  “你们都听到了吧,她说……”大拿开始还挺得意,一会儿才感到不对劲,直愣愣的瞪着蒙面女子,“……你,你乱说什么。”

  “你本来就跟我一伙,我只是实话实说。”蒙面女子说,“你叫大拿,是不是?”

  “我……”大拿立马哽住,“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这还用问吗,你们就是一伙儿的,还装!”熊哥哼了声,“先抓回去,一个都别放走。”

  “等等。”蒙面女子喊道,“能不能先告诉我,你们在那里打洞做什么?”

  “废话,你管得着吗?”熊哥不耐烦的说,示意身边人赶快动手,别磨蹭。

  “你们想挖地下的宝贝,我们看见了,所以你就要抓我们,说不定,是要杀我们灭口!”蒙面女子说。

  “地下的宝贝?”大拿听到这个词,立刻想到了什么,指着熊哥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看你们不像是建筑工人,这三更半夜,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他们当然不是什么建筑工人……”蒙面女子说。

  “你管我们是什么!”熊哥身边一个年轻人随手抄起一块砖头,朝大拿后脑勺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