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63章

第63章

  “这车我见过……这车我见过!”被老沙一说,大拿猛得记起了什么,“快,跟上去看看,今天晚上的事情弄得我头大,我非得搞明白一件,不然我脑袋要变成浆糊!”

  “追不上了。”老沙从高处摔下的伤牵动了关节,疼得直咬牙,一路走来,他都是硬撑。

  “到底是人还是啥,一定得弄明白!”大拿魔怔了似的,朝土方车去的方向飞跑。

  老沙心里头暗骂,怎么就遇到这么傻,没有驾驶员的车辆,都是送死人魂魄的。

  老沙是知道的,这个守陵人的村子,白天来都很邪门,现在是凌晨三四点钟,正是天亮前最为黑暗的时刻,老话讲,这种时候,连天都闭了眼睛,更容易出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更何况他们之前来,已经触怒村里的人。

  但现在再说这些,根本没用,大拿追着土方车,进了村子。

  老沙这时候,其实还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大拿的在山坡坟地上的一句言辞:看来我们非得去一趟守陵人的村子了!

  这句话,老沙当时听了,没有多大的感觉,现在回味,才意识到问题。

  按理来说,大拿一直都不知道风水陵的存在,到了山坡,才听他说起。那么,这个山村里面居住的是守陵人,大拿是怎么知道的?

  老沙逐渐意识到,大拿知道的事情,也许并不像他认为的那么少。

  老沙一路揣测,进了村子。

  村子内十分安静,是那种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的安静,老沙只听到自己走动时,脚步传出的声音。

  他一开始觉得是有人在附近,但很快就意识到,那是他自己的脚步声。

  这种声音,在他做保安的时候,常常遇到。因为他经常会一个人巡逻一栋楼,这种声音,并不陌生。

  让他感到不安的是,这种脚步声,其实是一种回音,只可能出现回廊,而不可能出现在这么宽阔的空地上。

  老沙突然看到空地里出现两点红光,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猛退一步,因为这两点红光,跟那个兔子人的眼睛太像了。

  “老沙,快过来。”大拿压得很低的声音,从黑暗里传出,方向正好是那两点红光的方向。可是老沙看过去的时候,两点红光却没了。难道真是什么眼睛,现在闭上了。

  老沙拿着手电照过去,才发现,那竟然是一辆土方车,应该就是刚才差点撞到大拿和他的那辆。

  土方车安静的停在空地里,红色的尾灯突然又亮起来,在一闪一闪,乍一眼看去,的确像两只眼。

  老沙吐了口气,暗想自己是快吓破胆,不比以前能沉住气,既然是大拿,也就没什么好怕,老沙自我安慰,朝那辆土方车走去。

  老沙跑得很快,大拿在叫他,显然是有了什么发现。

  那辆土方车离老沙有点远,老沙估算了下,应该是五百米开外,极短的时间内,老沙就跑到了土方车面前。

  “大拿?”老沙压低声音喊,手电光四处照了照。他心里开始发毛,背上浮起浅浅的汗。

  因为大拿不在土方车附近,而周围,又没有任何可藏身的地方,是足球场一般的空地,要是有人,一定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到。

  老沙左右打量了下,发现土方车一侧的玻璃窗摇下来没关,从里面传出轻微的声音。

  是录音机放出的声音没错,但声音的内容,却不是普通的歌曲,而是哀乐!

  老沙听了两句,喉头就开始发酸,不停的吞咽口水,紧接着,他听到土方车的车斗里,传出一声敲击车斗壁的声响。

  老沙猛得扭头,就看到车斗下面的缝隙处,流出褐红的血。

  一滴接一滴的滴落在泥土里。

  老沙可以确定,这辆土方车装满了泥土废渣,但在敲击车斗的,应该是个活物。这么多的泥土废渣压在身上,等同于活埋,谁还能动?

  土葬?

  老沙突然冒出这个念头,心想这难道又是祭祀者的所为?

  正这么想着,车斗里敲击得越来越响,然后就是悉悉索索泥土被扒动的声音,两种声音此起彼伏。

  老沙一步步的朝后退去,他已经猜测到了,在这个车斗里,有什么东西正要爬出来。

  车斗上面的翻盖哐当一响,一截直径将近一米,高度超过两米的水泥柱子,落在了老沙面前,它的外部剖面刀削似的平整,不少砂砾都被切破,就像是有人将这水泥柱子,从什么地方给切下,然后弄到了这里。

  老沙双眼瞬间瞪大,连退后的力气也没有,他再明白不过,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水泥柱子的出现后,车斗里却没有停止出声,一个黑漆漆的棺材,也从车斗里的泥土废渣里钻出来,好似有人抬着,落在老沙的面前。

  棺材站立着,大头在上,小头在下。

  老沙忍不住想象,里面要是有尸体的话,这时候,就正跟他面对面的站着,也许,正和他四目相望!

  老沙放弃想跑的念头,他很清楚,土葬死的人,不可能只有两位,应该还有第三位!

  他站立的地方,地下传出骚动,两只手伸出,抓住了他的脚踝,拼命的将他往下拖动。

  老沙的心里顿时彻骨心寒,棺材是闭合的,但是有双手正在从地下伸出来拉自己,老沙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的时候,在地面上抓住自己的那双手突然松开,然后一个人猛地窜到了高处,在自己面前头顶的地方不停挣扎。

  “又是你这个王八蛋吓唬我们!”原来是大拿一把将那个侏儒给举了起来,然后又狠狠的摔倒地上。大拿又一步向前,用脚把那个侏儒的大腿给死死踩住。侏儒在地上不停的呼叫。

  老沙对着侏儒问:“是你在开车吗?你弄这个柱子和棺材来干什么!”

  侏儒还是不停的呼叫,根本不理会老沙的提问。

  在车尾灯一明一暗的闪烁中,老沙看到黑暗中慢慢围过来了一群人影,脚步非常的轻,但是速度并不慢。其中一个人个子高高的,带着一个面具,他走到大拿和老沙面前,把面具摘下——这个守陵人村落的族长,他们已经打过一次交道了,但是这次,族长脸色更加不好看,其他的村民也是脸色僵硬。

  现在不可能指望刘所长从天而降来给他们解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