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65章

第65章

  老沙和大拿两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对地上的那一具尸体非常好奇,一个村民走过来,两个棺材给打开,其中一个棺材里面的尸骸已经缩成了一团,只有勉强的枯骨,因为棺材竖立,尸骨堆积在最下方,另一个棺材里,有一个人形的混泥土模样,因为棺材板突然打开,尸骨倒下来,摔在地面上。然后村民合力把这两样棺材里的东西都收拾到刚才的那个白布旁边,拉扯白布,把那团尸骸,和一个混凝土跟刚才的那个全部盖在一起,大拿和老沙立即看见,刚才的那具尸体,是一个老头子。

  原来那个被撞死的老头子,被他们从新坟里把棺材给弄到这里来了。

  但是这又和兔子怪人有什么关系呢。

  正当老沙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族长又戴上了面具,手里操这一根木棒,木棒上半截缠着花花绿绿的绸布。族长把木棍挥舞几下,嘴里唱了几声听不懂的歌词。三个身材细长的人慢慢从村民身后走过来。

  老沙和大拿一看,都惊呆了。这三个人全部是一样的模样,身上衣衫破烂,浑身泥土,关键是脸,都是兔唇。

  原来一共有三个兔子模样的怪人!

  在族长边唱边跳的舞蹈下,那些村民也开始附和起来,和当时在黑林子里的情景完全一样。老沙和大拿眼睁睁的看着三个兔子脸的怪人,颤巍巍的走进了棺材,然后背靠着棺材,一动不动。村民们立即冲到棺材旁边,把棺材板给阖上。然后把棺材给放倒,疯狂的钉棺材钉,不一会把三个棺材都榫死,又抬到了石屋外面。

  还有几个村民把白布下的尸骨给裹起来,也是跟着抬了出去。

  现在族长把面具摘下,仍旧露出他的面孔,对着老沙和大拿说:“你们会帮我们吗?”

  老沙和大拿完全没弄明白族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收拾不了了,”族长说,“我们的大限快到了,虎符镇的大限也快到了。”

  老沙和大拿仍旧无法理会族长的意思,但是族长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惧,仿佛实体存在一样非常的明显。

  老沙和大拿瞬间发现自己的腿能够感觉到知觉,因为他们两人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这个的的确确是他们自己的身体动作,他们两人对族长的忌惮十分强大。

  可是这么神秘的村民,还有具备如此超能力的族长,现在突然对着已经完全被控制的老沙和大拿说,需要他们的帮助,还表现出对一种事物的恐惧。

  “虎符镇和钢厂里的这些事情,”大拿首先发话,“难道不是你们村子里的人在捣乱吗?”

  族皱着眉毛摇摇,他也没几根眉毛。

  “我都看见了这三个兔子模样的怪人,他们明明听你的指挥,”大拿继续说,“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老沙也急忙插嘴,“在钢厂,我差点没被这种怪人给弄死。”

  “你们贵姓?”没想到族长非常的客气。

  大拿虽然很意外,还是老实回答,“姓李。”

  老沙却犹犹豫豫的不敢说,中国民间有很多秘术,做法的人一旦打听到对方的姓名和身世,就能做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老沙很担忧这点,可是大拿见老沙迟迟不回答,也替老沙说了,“他姓沙。”

  老沙苦笑一下,大拿实在是太冒失了,但是族长已经没有敌意。

  而是拉着他们走到房屋顶头,站在两排长桌钱,看着密密麻麻的牌位。

  老沙看见每一个牌位上都写这个一个名字,数目太多,他也一下子记不住,但是有一点他看清楚了,这些人的名字都姓韩。

  “你也姓韩?”老沙询问族长。

  族长点头,“不仅是我,我们村里所有的人都姓韩。”

  “能告诉我们钢厂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吗?”大拿问。

  “有人在盗墓。”族长说,“在挖地下的坟冢。”

  老沙身体微微抖动一下。

  “你给我说这些干嘛,”老沙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连忙问,“你们真的守陵人。”

  “你知道我们的身份了。”族长说,“是的,我们的确是当年守陵人的后代,世世代代守在虎符镇。”

  “可是既然你们是守陵人,”大拿问,“为什么你们不自己去对付盗墓的,要我们帮什么忙?”

  “我们不能接近钢厂,”族长说,“有人在钢厂布置了东西,姓韩的人进去就出不来。”

  老沙和大拿面面相觑。

  老沙终于忍不住了,“你们和当年的耶律乞努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连这些都知道了,”族长看着老沙,“你不是只是个保安吗?”

  大拿大声说:“我告诉你吧,就是刘所长看见我们有本事,故意来守着钢厂的。”

  “刘所长……哼哼。”族长嘴里哼了两声,还不够,又哼哼两声。老沙和大拿看他这个表现,估计是刘所长和他之前就打过交道,而且并不愉快,相互忌惮。这个很好理解。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姓韩,而且没有村长,都只听这个族长的。刘所长当然看不惯,他们之前当然会有矛盾。

  族长想了一会,对大拿和老沙说,“我们的祖先姓韩,是耶律乞努的贴身卫士,一共二十个人。”

  “二十个人全部姓韩?”老沙惊呼着问。

  “是的,”族长反而好奇的反问,“有什么奇怪的。”

  老沙倒是心里明白,当年辽国上下,两种姓氏是皇族姓氏,一个姓耶律,一个姓萧,看来给耶律乞努做亲兵的也是一个姓氏,就是姓韩。”

  “那个瓷器被挖出来,不是好事,”族长说,“有人在地下挖隧道,把地下的东西惊动了。”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大拿大声喊,“我们竟然不知道。”

  “土方车,”老沙提醒大拿,“一车车的土方在半夜开出虎符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