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68章

第68章

  守陵人发现了地下有三个当年陪葬的亲兵从地下已经爬出来,原因很简单,就是那一拨盗墓贼从另外一个方向挖到了地下,而且已经接近了耶律乞努的坟冢,他们能做的就是把这种还没有完全复活的亲兵重新送回去。并且他们非常在意地下有一个东西已经被惊动,需要老沙和大拿去用铜钉把那个东西的头部给钉上。这个事情守陵人无法完成,现在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老沙和大拿的身上。

  守陵人跟老沙大拿有过交锋,知道他们两人的身手不错。

  老沙好奇的询问族长:“你刚才说了这些典故,我也的确相信你说的钢厂下的耶律乞努的坟冢,只是有一点我没弄明白。”

  “那一点?”族长问。

  “为什么从坟冢周围的地下爬出来当年殉葬的士兵,”老沙尽量把话说的明白一点,“我现在知道他们和耶律乞努一样,等待着那个虎符的到来而复活。可是为什么他们长的是一副兔子脸。”

  “耶律乞努死前,召集了剩下的两千亲兵,把手上的半边虎符祭起,当年祭师就是我的祖先,行的是密宗的法术,为了永远把半边虎符的事情记下来,所有人包括大丞相自己,都用佩刀将自己的上唇人中都给切开,成为兔子的脸型。”

  “虎符为什么弄个兔子脸?”大拿在一旁好奇的询问,而这个答案,老沙是知道的。老沙主动对大拿说:“隋唐之后,军队的虎符就已经演变为兔符,就是一个兔子模样的印章,但是说法上仍旧是虎符。”

  族长向老沙点头,示意老沙所说非虚。

  “还有一个问题,”老沙突然又想起来,“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地下的那个东西是什么?”

  “我们的记忆是一代代流传下来的,”族长茫然的摇头,“但是从来没有任何关于那个东西的记忆,只知道在大丞相埋葬之后,他的赌咒得到了冥界的承诺,于是来了一个巨大的神兽在他的坟冢旁守护,安睡在大丞相的身边,唯一能压制神兽的方法,就是用这个铜钉,插在神兽的眉心。至于神兽到底是什么模样,有多大,完全没有任何记录。”

  “那我们该怎么到地下去做这个事情?”大拿问,“我们不可能跑到盗墓贼挖掘的隧道里去。”

  “盗墓贼,我们来对付。”族长说,“那个钢厂,是簋心风水陵的一部分,这个布局,一定会向坟冢的内部安插一个定心针,而且你们应该是见过那个东西了。”

  老沙听到这里,瞬间明白,钢厂卐字型的钢管走向,在泵机房上方钢管直直的插入到地下,甚至到了地下两百米,还在延伸。

  老沙把这个事情说出来,而且告诉族长,自己和大拿在泵机房下的遭遇。族长兴奋起来,脸色抑制不住的激动。

  老沙问族长:“其实你是知道泵机房就是当年布置风水的地方?”

  “村子里总是有人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个事情的。”族长说,“也不是所有人接近钢厂就会死掉。”

  “只是会生病或者发疯,对不对,”老沙对着族长说,“比如当年风水祭祀的时候,都会有你们的人在场。”

  族长眼睛盯着老沙,脸色好像写着几个字,你怎么会知道。

  “你弄来的棺材是那个老头子的,还有那个镇了桥的混凝土柱子,都是兔子兵找到的吧,”老沙说,“冬生就是你们村子的人,还有跟着大拿做保安的黑小……”

  “你在说什么!”大拿对着老沙大喊。

  “黑小姓韩,他的叔叔当然也姓韩,二子也姓韩。”老沙对着大拿说,“你叫他们外号习惯了,不会真的忘记了他们的姓名。”

  “你怎么会知道他们的真名,你才来了几天?”

  “员工表就贴在你的值班室里,”老沙轻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