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追踪

返回首页密道追踪 > 第70章

第70章

  老沙和大拿回到钢厂附近分了手,各自去休息。

  老沙要回去休息是真,但也是急于想把这一天经历的事情全告诉给神偷和嫣儿。

  现在的情况,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应付,要说以前是神偷和嫣儿求他帮忙,那如今的形势,已经完全逆转。

  他必须要借用神偷和嫣儿的本事,才能够让自己从困境里脱身,他逐渐相信,这一次到虎符镇来,然后很快遇到风水陵的事件,并不是偶然,而是命中注定。

  老沙回到宾馆,天已经亮了,上楼的时候,他就看到神偷坐在门口,手里拿着酒瓶在喝酒,整个人垂头丧气,看上去心情很郁闷。

  就算老沙走到他身边,神偷也没抬头,还是自顾的喝,老沙见他双眼通红,不知道是喝酒还是通宵没睡的原因所致。

  神偷从来是滴酒不沾,这是个人习惯,也是职业需要。

  一见神偷喝酒,老沙心里就明白,神偷会这样,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而且这个原因很明显。

  嫣儿。

  神偷肯定是跟嫣儿之间产生了问题。

  老沙一把抢过神偷手里的酒瓶,把烂醉如泥的神偷扶起,进到房间里去。

  果不其然,房间里嫣儿不在,连装衣服的箱子,还有日用物品也都收拾走了,只剩下一堆开着的仪器还在。

  老沙不知道神偷和嫣儿之间能发生什么,但他对神偷的表现,相当的失望。

  以神偷的年纪,不再是个儿女情长的年轻人,他的经历那么多,现在却被一个小女生影响得这么严重,老沙觉得他真是毁了。

  “嫣儿,嫣儿……”神偷仰头躺倒床上,嘴里含糊不清的喊着。

  “你清醒点,我们还有大事要做。”老沙望着神偷说,“现在我基本弄清楚那个古墓是怎么回事了。我和大拿要下去,到时候,我找机会,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但我心里很不安,总觉得没那么简单,我需要你策应我……”

  “嫣儿都走了,我还要那东西做什么!”神偷用手拍脑门。

  “她到底去哪里?”老沙问,“你们吵架了吗?”

  “不是吵架。”神偷长长的叹口气,懊恼的坐起来,“我干了件蠢事!把她气走了,我估计她不会再原谅我,就算原谅了,在她心里也会留一根刺。”

  “我不理解这些感情层面的事情。”老沙看不惯神偷这副样子,“你以前不是这样,她到底是什么魅力,把你迷得颠三倒四!”

  “你不会懂的。”神偷说,“现在我什么心思也没有,我只想把她找回来。”

  “那你就去找啊,光在这里喝酒有屁用。”老沙有点火气。

  “没办法找,她要藏起来,谁都找不到。”神偷摇头,“而且我也没脸见她。”

  “你跟我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帮你想想办法。”老沙强忍怒火,为了神偷的事情,他现在浑身都是伤,现在倒好,嫣儿一走,神偷成了烂泥,完全依靠不上。

  到地下去很凶险,老沙比谁都清楚。一个兔子兵,就那么厉害,那地下,谁知道有多少,而且还牵扯到一样更强大的东西,但他必须要去。

  只要进入地下,说不定他师父留下的那句话,就能得到一个解答。可到了地下,他需要神偷的帮助。但现在,不把神偷和嫣儿的问题解决,神偷恐怕是没办法出手。

  神偷向老沙要了支烟点上,就把事情的原委,跟老沙说了出来。

  原来,前一天晚上,老沙回钢厂后,神偷和嫣儿就按照约定,一同出去收回那两个探头,就在收回第二个探头的时候,两人发现了情况。

  他们发现了一辆鬼鬼祟祟的土方车。这辆土方车是空斗,从虎符镇外面开进来。

  之所以说是鬼鬼祟祟,是因为他们发现这辆车跟别的土方车不一样,它的发动机还有灯光都经过改装,在半夜走动起来,不容易被人发现。

  神偷对这种夜晚发生的反常事情很敏感,一下就发现问题,于是和嫣儿偷偷的跟着这辆土方车,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个地方。

  土方车停在一家饭馆门口,大门只打开一扇,当这辆车在大门前停住之后,从饭馆里面陆续走出七八个人,肩膀上都扛着一个鼓鼓的蛇皮袋,有人爬上去,打开车斗,这些人接力的把蛇皮袋丢到车上。

  这些人的动作很熟练,而且纪律非常好,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就连放袋子的时候,都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

  神偷和嫣儿对视一眼,两个人心里都非常清楚了,这伙人的确是有问题:他们是在偷运什么东西。

  正当两人好奇那蛇皮袋里装着什么的时候,有一个搬运的年轻人不小心把肩膀上的东西掉在了地上。蛇皮袋子在地上摔开,一大堆泥土从袋子里洒出来。

  一个大胡子中年人用手拍了一下那个年轻人的脑袋,警告他一句。那个年轻人飞快的把泥土重新装回袋子里,把地面扫得干干净净,才罢休。

  神偷这时候已经明白了,他们一直在寻找的同行,就在这里。这些人偷偷的运输泥土出城,不会是因为饭馆里在搞装修,而是他们在挖地道!

  在虎符镇挖地道,随便一个知道点古墓内情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目的。

  神偷看到这里,其实心里还笑了下,当初老沙想租个门面融入虎符镇,想不到他们的同行,已经付诸行动,并且利用铺面做掩饰,开始用最野蛮,也最直接的方法盗墓。

  为了确定这伙人做到了什么进度,神偷决定更加靠近些看看,于是,就对嫣儿做了个手势,两人溜到饭馆后方。

  但他们没办法看到地道的情形,这伙人是在房间内动作,他们应该是把洞口开在了饭馆的房间里面。

  神偷看到饭馆旁边一条干涸的阴沟,来了主意,两个人下到阴沟里,从阴沟里慢慢的爬进饭馆内部。

  阴沟一直通到后厨位置,两人微微抬头,就能看到房间里面人来人往,影子交错,正忙得不可开交。

  神偷很想从这些人的口中探听到一点消息,可是这些人都紧闭嘴巴,不进行任何交谈,行尸走肉似的行动着。神偷明白偷听是没可能知道他们的进展情况了,必须得采取其他的办法。

  他开始想到的办法是等待,在饭馆潜伏下来,等到白天的时候,进到地道里去亲自勘察。但很快他就否定了,因为这伙人极有可能分为几班轮换,不分昼夜都在地道里挖掘,他同样没有办法偷摸进去,而抓一个人来问就更是不行,会打草惊蛇。

  唯一的可能,就是趁着天暗,乔装打扮成挖地道工人的样子,混进去。虽然有极大的风险,但对神偷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神偷拿定主意之后,跟嫣儿使了使眼色,两人合作多次,十分默契,嫣儿很快就理解到了神偷的意思。

  但就在神偷准备爬出阴沟做准备的时候,嫣儿突然望着神偷背后,发出一声尖叫。

  这一大声喊不要紧,房间里的那伙人立刻冲出来,而且很快就根据嫣儿的声音,发现了他们的所在。

  神偷和嫣儿立刻开跑,身后人猛追。

  嫣儿毕竟是女子,跑动的速度慢了很多,落后了神偷不少,那伙人的焦点,就全放在了嫣儿身上,朝她追赶。

  神偷跑出去很远,也意识到了这个事情,心里就有了一个打算。

  而正是这个打算,让他和嫣儿产生了嫌隙:他没有理会嫣儿的危险,偷偷的绕回饭馆,钻进地道里去查探情况。

  “我是没有想到,那群盗墓贼会那么厉害,不止追上了嫣儿,还差点要了她的命。”神偷跟老沙说到这里,悔恨不迭。

  老沙总算明白神偷为什么会这么长吁短叹了,神偷或许是信任嫣儿有本事逃跑,但嫣儿不会再信神偷,因为她只看到,是神偷在她最危险的时刻,抛弃了她。

  “这只是一个误会,你跟她解释清楚就好了。我相信你去地道,也是为了确保这次行动成功,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嫣儿。”老沙安慰说。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她就收拾东西走了。”神偷说,“我也是一时气糊涂,等我回到家,我就开口骂了她。”

  “是因为她那一声大喊?”老沙问。

  “对,那一声大喊,太不符合常理,她就像是故意那么做的。”神偷说,“她辩解说是看到我后面有个蠕动的圆球,而且嘴唇裂开,放红光……”

  “是冬生!”老沙几乎要跳起来,“原来他跳下阴沟逃走之后,是去了盗墓贼那里。对了,你说的那家饭馆在什么位置,叫什么?”

  “大龙家常菜馆。”神偷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