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二章 鬼唱戏

第二章 鬼唱戏

  我是个可怜娃,出生死了娘,三岁亡了父,打那以后就乞讨为生,五岁时又冻又饿晕倒在野地里,被好心的陈国栋捡回了家。至此,我改了姓,认他作了爷爷。

  爷爷老家叫作陈家镇,整个镇子几百户人大半都姓陈,不过因为之前爷爷是个败家子,后来又被人民扣了一顶“破产地主”的大帽子,所以陈家人早就赶紧和爷爷划清了界限,断绝了关系。而且因为是披着“地主”的名头,所以爷爷也没有分到土地,这种田为生的营生是做不了了。

  此时的爷爷因为有我这个拖油瓶了,所以也无法再去走江湖,为了养活我这个拖油瓶,他便在村里干起了他的老本行,给村里人看起了风水,瞧病驱邪,算命看相,样样都干。

  还别说,爷爷还真有点本事,也看好了不少人,名声也在十里八乡传开了。那时的爷爷陈国栋还没有拐脚,虽然家里没有种地,但是日子却过得轻闲自在,每天无事在村里闲逛,时时还哼着小曲儿,日子过得跟神仙似的。

  正所谓龙生龙,凤生风,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我跟着爷爷时间一久,我也就和他的德性差不了多少了,他从不让我去干农活,让我陪在他身边整天给我讲一些阴阳八卦、天干地支、阴阳风水之类的。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大老爷们种啥地呀,学点本事长点见识,走南闯北这才是男儿该干的事儿。

  起初我是不相信爷爷所讲的这些东西的,神神鬼鬼的也没有谁真正见过不是?不过,后来我的一次亲身经历,使得我转变了以往的想法。

  那还是在我十岁左右的事情,因为平时我不要干活,所以没事喜欢去逮些野鸡野兔之类的,算是打个牙祭开个荤腥。

  话说有一次,大概好像是晚上的十点多钟吧,我经过村里的小树林时,突然见到了一只野兔子,“咻”的一下就从我脚下窜了过去。那只野兔子不是一般的大,看样子足有六七斤重,灰溜溜,一下就窜进了林子里。

  我见到这么大一只野兔子,当时就兴奋了起来,急忙跟着窜进了树林,想去把他给逮了。逮回家,起码能有两三大碗肉,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的高兴。

  冲进树林时,我还很担心野兔会因为惊吓而跑掉,可是没曾想,我一进树林往前一看,那灰溜溜的大野兔子竟然两脚撑地,撑起身子就在我前头十几步开外呢,一双滴溜溜的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一见这只兔子竟然这么木滞,我更加兴奋了,凭我逮野物这么些年的经验,这只兔子今晚难逃我手了。我当下轻手轻脚在地上捡起一根柴火棍,然后慢慢靠近,当我来到它两米开外时,我突然抡起柴火棍就扑了过去,一下对着那野兔砸了过去。

  我心想,看你往哪里逃,这回让我给逮到你了吧!凭我的经验,这么近的距离它是逃不了了,可是当我往棍子打去的地方打眼一看,连个兔子影儿都没有,他娘的,兔子竟然在我眼底下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当时我就觉得不可思议,之前看那兔子很是木滞,人走到它面前它都不知道逃,可是一棍子都砸下去了,它怎么还能跑得掉呀?

  心中奇怪,不过我还是急忙四处张望,接着竟然看见他出现在我前方十几步开外,还是后爪撑地,将身子立了起来,两只小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我!

  见它这个样子,我心里就来火了,心想你这是故意跟爷叫板来着哩,当下就又提着柴火棍扑了过去。每次都感觉手中的柴火棍能将它打中,可是每次都会让它顺利逃脱,逃脱之后,它也不跑远,总是出现在我前方的不远处。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慢慢地我感觉到有些害怕了。因为此时的我,不知不觉竟然跑进了林子深处。

  农村大家一般都是知道的,晚上赶夜路不能随便乱走,会被鬼缠,搞不好会“鬼打墙”,转一晚上都走不出去。而眼下这片林子就是村里少有人来的地方,林子里树木茂密,枝叶摭天,白天阳光照不进来,晚上更是黑黢黢一片。打小就听过村里人讲这儿常闹鬼,也有村民在这儿撞到过鬼打墙,回来后就变得痴痴傻傻的,再也没有正常过。

  就当我心中有了怕意时,那兔子竟然往我跟前走了两步,看到这,我晃了晃脑袋,心想这世上根本就不可能有鬼,这都是大人们故意想出来吓小孩的,然后就继续抡起柴火棍追了上去。

  这一追,不知不觉我就穿过了这片林子,来到了一片大平地上。只见平地里房屋栋栋,土坯房,黑色的瓦,房屋跟前杂草丛生,看那杂草竟有一人多高。打眼望去,这个地方显然是一处荒废已久的村庄。

  可是当我顺着月光仔细一瞧时,却发现村子里头的杂草丛中竟然白影闪闪,时不时的传来人们谈话的声音。

  看到这般场景,我不由愣住了,怎么还有人啊?

  因为我在陈家镇住了五六年了,可从没有听说过林子这头还会有这么一个村子啊?要知道周围有些什么村子,我都是能报出名字来的,不仅如此,而且周边的村子我都去过,因为爷爷时常会带着我一起去周边十里八乡的看风水。

  心中正奇怪着,脚前方的那只野兔子却突然直接往那村子窜了进去。看到这般,我也就硬着头皮追了上去……

  穿过杂草丛生的乱草地,进入了这个古怪的小村子,走得近了才发现,这里的房屋也很古怪,因为这些房屋都是一副残破不堪的样子,不仅破破烂烂的,而且屋舍门窗上到处都是蜘蛛网,乍一看去像极了早已无人居住的荒废老屋。

  更有甚者,有的房屋都已倒塌,经长年风吹雨打,残破的土墙上满是雨水冲刷出来的沟渠。

  饶是如此,这些残破荒废的房屋门前竟然都挂着白灯笼,几盏气死风灯灯火灰暗,但却也代表着这些房屋都有人住着,并非是无主的荒废房子。

  当时的我或许是年纪太小,也还不知道怕,竟然愣头愣脑的继续往村里走了进去,因为那野兔往里跑了......

  穿过几栋破屋,前方突然传来了咚咚咚敲锣打鼓的声音,细细一听,竟然还有二胡和唢呐的乐曲声!

  心中好奇,顺着敲锣打鼓的声音寻了过去,接着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坪地,没有了杂草,诺大一处坪地上搭了一个戏台子,戏台之上几个人穿着戏服正咿咿呀呀的唱着大戏哩!

  戏台上满是乐曲声,戏台下方则人头涌涌,在这半夜三更的大晚上,此处竟然好个热闹!

  那个年代别说电视,连电都还没有,有场大戏看,十里八乡的人都会兴奋的涌去凑热闹。

  当时的我一见竟有戏看,还不兴奋的凑前过去。

  台下看戏的人已经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穿着打扮也千奇百怪,有古代的,也有当时的,左看右看没一个人我是认识的.

  就在我看的兴致勃勃的时候,突然跑出一个人来把我给拉住了,说,这不是老陈家那捡来的孙子吗?

  我回头一看,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子,正满脸奇怪的打量着我。

  我也立即认出那人来了,这人不是我们村的杨爷爷么?

  一认出他,我就吓得不轻,因为杨爷爷早在年前就病死了,立他的坟头还是爷爷帮忙点的穴。这都死了一年多的人了,咋还会活过来啊?

  当下我就问他,我说杨爷爷你不是死了吗,咋还会来看大戏呀?

  杨爷爷没回答我,而是一脚踢在我的屁股上,一个劲的叫我赶紧走!

  我问他,为什么要我走,我想看完大戏再回去.杨爷爷看了看四周,然后凑耳对我说,今晚常太奶做大寿,请来的大戏是唱给他们这种人看的,我不能看。总之一句话,就是要我立马回家去。

  就在这会儿,突然走过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骨瘦如柴,满脸皱纹,将脸凑到我面前吓了我一跳。

  老太太笑着说,哟,来了一个生客呀,真是稀罕啊,今晚留下来看戏吧,也别回去了!

  这时杨爷爷就求她,要她放我回去,还说我是他的孙子。

  老太太听后叹了口气,于是就摸了摸我头,说喜欢我这小孩,以后有事可以喊她名字,她自称自己是常太奶。

  我糊里糊涂啥也不知道,常太奶走后,杨爷爷就把我给拉出去了,发起火来叫我走,叫我别回头,一直往前走就能回到家。

  走的时候,他还要我跟爷爷说,说他日子过得不太好,没钱花,要我爷爷送点钱给他。

  就这样,我被骂着往回走,不过听到身后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我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去看,可是这不看还好,一看可把我吓得魂都飞了……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