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三章 死人沟

第三章 死人沟

  这一回头,只见身后哪还有啥房屋呀,别说房屋了,就连整个村子都不见了。

  之前明明坐落着房屋的村子,此时竟变成了一片荒芜人烟的荒地!唯一没变的是那一人多高的杂草,整片荒地里头杂草丛生,一个个小土包林林立立的坐落在这片荒草地里头。

  看到这我哪里还会不明白呀,这些小土包不是坟头还会是什么!

  只见这些坟头遍布于整片荒地,杂乱无序,东一座西一座的,有的坟头有墓碑,有的只露出矮矮的小土包,不注意或许还看不出那是个坟头呢!

  这些坟头地里鬼火盏盏,分明就是之前挂在房屋门梁上的那些白灯笼!再往不远处咿咿呀呀唱大戏的地方瞧去,那里依旧灯火通明,热闹非常,只不过戏台早已不见了,那几个唱戏的人正站在几口黑乎乎的大棺材上呢!棺材下方是白花花的鬼影,旁边招魂幡在半空中被夜风吹的呼呼作响......

  看到这,我狠狠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顿时起了一身,知道自己这是见到鬼了。

  当下就吓的不轻,哪里还敢停留,撒腿就往前猛跑了起来,连头都不敢回了!

  当时月光很大,不至于摸瞎,可是我跑了好大一会儿连树林的影子都没看见,看看周围,发现自己依旧还身处在荒草地里。

  这时我眼睛一撇,发现之前那只野兔子竟然又出现在了我左手边的一个土包坟头上,立着身子瞧了我一眼,然后“咻”的一声钻进那个坟头里去了。

  此时的我感觉这畜生邪门的很,哪里还敢去逮它啊,只想能尽快离开这儿。可是就当我想赶紧逃跑时,突然从兔子消失的那座土包的墓碑后头冒出来一个老头,手里提着一盏白灯笼,样子不知道有多渗人,直接就差点把给吓死了,我哇的大叫一声调头就跑!

  可是没跑多远,前方就又来了一个人,穿着一身白衣,也是提着一盏灯笼。

  就当我要再次调头时,却听见那人竟然在喊我的名字,二狗,二狗的叫着。

  一听到这声音我顿时也不怕了,因为这声音就是爷爷的声音,他来找我来了。

  当下我应了一声跑了过去,爷爷见到我是又惊又喜,狠狠把我骂了一顿。

  我告诉他,后面有个老头在追我,可是回头一看,死寂的荒地里空荡荡的啥都没有,只有一些蛇虫在不断的吱吱鸣叫.......

  爷爷啥也没说,就是叫我先赶紧回家。回到家,爷爷就开始问我怎么会大半夜跑到死人沟去。

  死人沟,那个地方竟然叫死人沟?一听这名字我就打了个冷颤,感觉到后怕。

  死人沟这个名字我以前就听村里人讲过,据说那儿以前不叫这名,可是因为一次瘟疫全村人都死光了,所以那个村子就被外人称之为死人沟。

  村民们曾讲,死人沟怨气冲天,生人去了那都会出事,久而久之那个地方就再无生人踏足了!虽然从村民们口中听过这个名字,但之前我却不知道他们所说的死人沟是在哪儿。

  得知自己竟然糊里糊涂去了死人沟,我哪里会不害怕的,然后一五一十的把当天晚上的经历讲了一遍。包括逮兔子,杨爷爷,常太奶,这些通通都告诉给了爷爷。

  爷爷听完后,不由吓了一跳,说今晚若不是我遇到了杨爷爷,小命都得交待在死人沟!我吓了一跳,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爷爷便告诉我,那只兔子可能根本就不是兔子,而是什么邪门玩意儿,我是被那邪性东西给迷了魂,把我引到了死人沟。这也幸亏杨爷爷出手相救,如果我真的一旦留下来了,那今晚一过,爷爷就得去那给我收尸了!

  听到爷爷这么一说,我冷汗都冒出来了,问他,那个常太奶是什么东西?爷爷说,常太奶应当是个地仙,蛇精!

  听到这,我更加后怕了。随后,爷爷画了三道符,烧成灰放进水碗里,说不想病个三四天,就把符水喝下去。然后也不理我了,拿上香烛黄纸就出了门,说是去给杨爷爷送钱去.

  爷爷走后,我乖乖的把符水给喝了,饶是如此,我当晚还是发起了高烧,说了一夜胡话,而且半睡半醒间竟然还梦到了杨爷爷。他说如果不是他告诉我爷爷,我在死人沟,我要想走出那片荒草地都难!

  就这样一直高烧到次日中午我才好转过来,爷爷说如果不是喝了符水,我一准得卧床半个来月。

  下午下了床,爷爷又带着我去了一趟死人沟,这次因为是白天,而且爷爷又在身边,所以怕到不怕,再次来到死人沟,只见这里的确是一片荒芜,满处都是长满杂草的乱坟地。当然,也能从杂草丛里看到倒塌了的老屋破墙,但是这些老墙因为常年的日晒雨淋,只剩下了一些不足人高的老墙残骸。很显然,昨晚我见到的那些村落房屋根本就不存在!

  至此以后,我对爷爷所说的那套鬼鬼神神更加深信不疑,阴阳、风水都认真的学了起来。

  阴阳和风水本是两门不同的东西,但爷爷说识风水必懂阴阳,而现实中也的确如此,阴阳和风水这二者常常相互交错。

  打那以后,我也老实了起来,收起了几分野心,安安心心的跟着爷爷学东西,到了后来慢慢的我也时常能露露手。

  我记得有一回,村里在修路,全村的劳力都在开山碎石,大概到近中午的时间吧,突然村支书带着几个村民匆匆忙忙的跑到了我们家,说是来找我爷爷的。

  当时爷爷正好被人请去邻县看风水去了,而只有我一人留在了家里头。于是我告诉他们,爷爷不在家,可能要明日才会回来。

  那几个村民一听,顿时显得很着急,嘴里嘀嘀咕咕的念着:这该怎么办?老陈不在,那咱该去找谁呀?

  平时村民没事难得来我们家,毕竟爷爷可是扣着一顶“破产地主”的大帽子,虽说是“破产”了的地主,但那也还是地主的成分不是。所以,村民们乃至陈家亲戚们,也不太和爷爷往来,生怕牵扯上什么关系。当然,除非谁家里头遇到啥邪门的事儿,那就一准会跑来找爷爷帮忙。

  今日这几个村民突然找上门来,加之见得他们神色显得很焦急的样子,我就猜想他们多半是遇到啥事情了。于是我就问他们,几位叔伯,你们找我爷爷是不是有啥急事啊?

  几个村民起初是摇摇头,不想跟我说。村支书嘴里还说着啥:“既然老陈不在,那咱们只有去李村找李神婆了。”

  李神婆是邻村李村的一个神婆,据说顶了黄大仙的神,能问事解灾。一听到村民们提起要找李神婆,我自然知道村民们一定是遇到麻烦事了,于是我就开口道:“如果你们真遇上事了就跟我说说吧,虽然爷爷不在,但是一些小问题我也还是能够解决的。如果你们去找李神婆,那不得等到晚上才能找她给请过来吗?必竟二十多里山路哩!”

  听我这么一说,支书刚要转身离开的步子又停了下来。这时,旁边的村民就嘀咕道:“二狗跟着老陈也有好些年了,兴许还真能救铁柱。”

  “对对对,现在铁柱都晕倒了,可等不了咱去请李神婆。就让二狗先去试试,万一实在不行,咱再去请李神婆也不迟。”另一个村民也附合着。

  村支书听村民们这样说,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只有先让二狗试试吧!”

  “支书,你们刚才说铁柱晕倒了,铁柱这是出啥事了?”铁柱是我们村里的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当下我就问他们。

  支书说:“今天大家伙都在村口外修路,结果修着修着,突然从土里挖出几尊石头脑袋,挺怪邪门的。正当大伙觉得奇怪围过去看时,铁柱就突然栽倒在地上去喽,口吐白沫,可吓坏了大伙,因为那些石头脑袋就是铁柱挖出来的,所以大伙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所以这就才找你爷爷来了。”

  一听这话,我也吓了一跳,竟然还有这种怪事,土里边还能挖出石头脑袋来?而且铁柱竟然会因为挖了那个东西还晕倒了。

  这时,支书略显焦急的对我叫道:“别愣着了,赶紧随我去村口看看去吧,铁柱还躺地上哩!”

  当下我也知道事情严重,毕竟人命关天,当下我就进屋拿上爷爷一只黄布袋子就随他们出了村,往出事的地方赶去……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