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六章 神棍

第六章 神棍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我最担心也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正如爷爷之前所说,我们将遭遇灾祸,此言一点也不假。

  虽然我不知道爷爷为什么数月前就能算出来,但是这一切却都变成了现实!刚从战争中平静下来没多少年的神州大地,突然被文革风潮打破了宁静,一股破四旧的战争开始打响,一切牛鬼蛇神都被当成了反革命,而在我们当地远近闻名的风水先生陈国栋自然逃脱不掉。

  当破四旧袭卷陈家镇时,爷爷被打成牛鬼蛇神,社会主义的大毒瘤,成了周边数镇的典型人物,当天便被县里来的红卫兵领着村民把爷爷给绑了,当然,其中也包括我。

  当红卫兵冲进家里来时,我着实吓得不轻。我们爷孙俩直接被绑着关到了牛棚里,到了晚上,村里开公审大会,我和爷爷被绑到村里的大礼堂受着人民的批斗!

  公审大会一直到半夜才结束,我们又被关回了又湿又臭的牛棚里,等待着次日的游街批斗。

  一整天我们没有水喝,没有饭吃。到了下半夜的时候,村支书偷偷的来牛棚里看我们,同时送了几个馍。

  爷爷求支书把我给救出去,说我还只不过是个小孩。

  支书显得很为难,的确,当时的情形所有人都生拍跟我们沾上丝毫关系,谁又有胆子保下我们这种大毒瘤啊?这不是自己没事找死么?

  后来,爷爷跪在了支书面前,求了好一会儿,支书最后终于答应了!

  次日,爷爷被绑去镇里游街,而我则被支书用性命给保下来了。老支书是老红军、老革命,身上满身枪伤一亮开,硬是把我给保了下来。

  就这样,爷爷被当成牛鬼蛇神的典型,白天被五花大绑着每个村去游行,被人民指着脊梁骂,拿着拳脚打,晚上拉到礼堂做批斗,半夜才扔回臭熏熏的牛棚里。

  那个时候的我,每天以泪洗面,守着抄了家的空房子,现在想起都觉得可怜。

  我有去求过乡亲们,求他们放过我爷爷,可是平时受过爷爷恩惠的村民却无动于衷。

  半夜我也会偷偷地去给爷爷送吃的喝的,每次见面都抱头痛哭。

  如此折腾了半个多月,爷爷早已没有了往日得意悠哉的神情,全身是伤,瘦了好多,整个人看上去显得非常秃废。

  一天晚上,我照常偷偷地跑去牛棚给他送吃的,爷爷凝重的告诉我,他可能很难熬过这个灾祸,然后从身上取出一本古书交到我手里,要我好生保管,多加研习。

  听到这话就好像是在交待身后事似的,可把我吓的不轻,我哭着说会救他出去,爷爷却叫我啥也别做,若爷孙缘分未尽,自会有再见的机会。

  随后,他又告诉我,他算到村里不久会出大祸,很担心村里再次修路,所以要我尽量阻拦他们修路。

  我说,他们都要把咱们给整死,都到这个情分了,咱们干啥还要去管他们的生死啊?

  我心里的确恨透了村里那些人,往日爷爷帮过他们不少,有些人的性命还是爷爷所救。可是如今爷爷大难来临,他们不但不伸出援手,反而还跟风成了批斗爷爷的主力军。

  可是爷爷却叹道,这都是命,他不怪任何人,而我身为阴阳行当里的人,自然不能见死不救,应该多积阴德。

  爷爷交代了好久,后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家。次日清晨,当我再去牛棚给他老人家送吃的时,牛棚却空空如也,爷爷早已不见。我急忙去问支书,村支书告诉我,爷爷是本县的典型,被押到县城大牢去了。

  随后我去过县大牢,可是根本见不到他。至此,我便与爷爷分开了,不知他是死是活。而我,再次成了无依无靠的孤身一人。

  爷爷被押去县城大牢,我也在县城呆了十多天,最后身无分文的我实在没办法只得回村。

  可是一回到村里就正好赶上村里开大会,我以为村里是不是又要开始批斗谁了,凑近村里大礼堂一听这才发现,原来这次村大会竟然是在讨论修路的事情。

  一听到村里又要修路了,我当时就吓了一跳,要知道那儿可是有着爷爷都不愿招惹的人头标记牌啊,这若是他们真的去重新修路,那一准出事!看来爷爷之前的担心并不多余,这村子还真是要惹大祸了。

  当下我就冲进礼堂,一把拉住老支书就对他说:“支书,你们这是不是要修村口的那条路啊?”

  支书因为之前在红卫兵手里把我救下来了,所以我对他还是抱有感激之情。

  老支书见到是我,一愣,也不答我,反而问我在县城有没有见到爷爷。老支书关心我,我自然感动,无奈摇摇头说没见到他人。老支书听后也叹了口气,颇为同情伤感。

  此时,我也没功夫感伤这些了,急问他村里是否要修路?

  支书点点头,说:“是准备继续修路,这不大家正组织在这儿商讨此事呢!”

  一听这话,我立即急道:“不能修,这路修不得!否则要出大祸的!”

  我因为心中着急,所以声音比较大,一时礼堂里所有的人都听见了,一个个都将眼睛望向了我。

  话音刚落,突然从演讲台上边传来一句冷喝声:“谁他娘在这儿捣蛋来了!村子往外的道路就差村口那么一截了,哪有就这样放弃的道理!”

  我往演讲台上一看,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这个人我认识,是陈家镇跑来的一个红卫兵小队长,前些日子批斗我爷爷就属这龟孙最积极。

  当下我也不与他理论,因为根本跟他无理可讲,于是我就转头对老支书说:“支书,村口那人头标记牌的事您又不是不知道,您是村支书,您说句话,那路真不能修。除非绕道而行!”

  哪知道老支书叹了口气说:“我也没办法了,如今我已不再是支书了,他才是前几日镇里委任下来的村支书,以后村里的事情啊,老头我做不了主喽!”

  听到这话,我顿时就大叫一声坏了,看来修路的事情是阻止不了了,你哪能跟一个红卫兵讲恶阴凶魂的事情啊?

  是的,老支书所说的那样个镇里刚委派下来的新干部,就是演讲台上那个红卫兵小队长!

  他姓曾,本身也是陈家镇里的人。他在陈家镇有些名气,前不久高中毕业,算是当地少有的知识分子。

  那个龟孙见我看向他,很是得意的冷笑了起来,然后指着我说:“又是你这个封建迷信的小毒瘤,上回看在老支书的面子上饶了你一回,难道你还不知道悔改吗?”

  我也不理他,转头对礼堂里的村民们喊道,大家千万别同意修路,上回铁柱昏倒的事当时的大家也都在跟前,如果你们还去碰那些石像的话,就真是自己找死了!

  被我这样一说,大家顿时就害怕了起来,想必铁柱的事让大家还记忆犹新吧!大家开始小声的议论了起来,但是却也没人开口反对修路。

  这时,那个新支书就冲台下的村民叫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来那么多的牛鬼蛇神,今天谁再跟我提什么鬼神迷信,老子明天就保证让他五花大绑去游街!封建迷信要不得,它是社会的大毒瘤,是广大人民的公敌!”

  被这一套大帽子一盖,整个礼堂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谁还敢说半个不字呀,谁说个不字,就是人民群众的敌人,将被广大人民群众讨伐!

  见没人喊反对的声音了,姓曾的就继续说:“什么狗屁鬼神,你们所担心的事情我早有所耳闻。不就是挖出几个破石头么,明天老子就当着你们的面把它们给砸成粉,在社会主义面前,一切牛鬼蛇神都将成为纸老虎,不攻自破!”

  说完,他转头就要村民把我给绑了,老支书跟他吵了起来才算是保住了我。

  我虽然没事,但是这修路的事算是成了定局,明天就开始动工,而且那龟孙还要带领着大家把那些人头标记牌给砸了!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