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八章 鬼上身

第八章 鬼上身

  见大家都对这事很好奇,于是我不由苦笑了一下,便对他们说,那些石像是传说中的人头标记牌这已是不争的事实,那东西不是一般的邪门,有此物之处定当有恶阴怨气徘徊不去,生人闯入难免会冲撞到恶阴怨灵。

  说到这,大家纷纷点头,满脸的后怕。接着我话峰一转,我说,之所以小曾起初又是挖土又是砸石像都会没事,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应当是他时运极高,正巧他是新上任的村支书。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阳火极旺,这种人本来走到哪里阴魂见到都得绕道而行的,可是奈何小曾把他的火使到了石像那里。虽然起初那里的恶阴一时奈何不了他,但是时间一长,火气慢慢的总会压弱,还是难逃着了对方的道。

  说到这时,我又看向一旁的铁柱,我说:“铁柱之所以第一个着对方的道,完全是因为他时运最差,加上前不久就着过一次道,阴气冲体阳火不来就会比常人弱上不少,再次去到那种地方还不是分分钟着道。幸亏命中还有些造化,要不然定然小命不保!”

  我没有吓他们,这些都是的的确确的事实,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罢了。

  听我如此这般一说,顿时大家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显然是没有想到其中还有这些讲究。特别是小曾和铁柱,听完之后那脸都变了色,显然是听着后怕,如今方知今日之举动是多么的危险和愚蠢!

  不过如今大家也都长记性了,而且还好没有出啥人命,所以大家除了后怕,村子很快又恢复了宁静。大家都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只要不再去招惹那些石像就能相安无事,就连我都是这样子认为的。只是这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因为这事远没有结束,今日之事只不过过才是个开始!当天晚上,村里就再次有人出事了!

  这次不再是冲煞晕倒,而是鬼上身,出事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新支书小曾!

  话说白天的事情有惊无险的解决了,大家也终于将心放了下来,各自回家打定主意再也不去招惹那些恐怖石头了。可是哪知就在当天的傍晚时分,村里突然就炸开了窝,在屋里我就听见村头叫声喊声震天,好像发生了啥大事似的。

  心中好奇,正当我出门准备去村口看看时,就见到有几个村民从村口向我跑了过来。一到近前,喘息未定的指着村头方向就叫道:“不……不好了,新来的曾支书出……出事了!二狗你快去看看吧!”

  一听这话,我顿时一惊,心说上午冲撞凶煞不是治好了么,怎么又会出事了?于是我急忙叫村民先别慌,曾支书到底发生啥事了慢慢说。

  村民喘了几口气,然后说:“就在刚刚,突然有人说曾支书发疯了,于是大家就跑了过去,结果看见他逢人就打,现在村里已经闹得鸡飞狗跳了,很多个村民都被他打了。”

  听到这,我整个人都惊呆了。要知道曾支书可是有文化的人啊,高中毕业的知识分子,怎么可能会无原无故随便见人就打呀?莫非曾支书他撞邪了不成?

  想到这里,我急忙进屋拿了黄布袋子就冲出了门,与前来报信的村民往村头跑去。一路上都看到很多村中妇女从村口往这边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叫着曾支书疯了。看到那些妇人惊恐万状的样子,显然曾支书闹腾的很厉害。

  不久,我们就来到了村头,接着就看见有十几个村里的汉子围着曾支书,十几个汉子手里都拿着绳子,围成了一个圈,显然是想要将曾支书给绑了。

  只不过,他们刚一围上,曾支书就发了怒,对着其中一名汉子就这样迎面硬生生的撞了过去。看这样子,这一旦撞上,他们两个人一定会落了个两败俱伤不可。可是让我大跌眼镜的是,曾支书迎面撞上那名村民后,只见那村民直接被撞的倒飞出去两三米,而曾支书本人却啥事也没有。

  一人被撞飞,那十几个围斗曾支书的村民就炸了锅,纷纷举起手中的绳子就往曾支书扑了上去。可是曾支书却反手一甩,就把一人打倒在地,扒在地上疼得呜呜直叫。接着曾支书又一脚踹出,把另一个村民踢飞了出去。

  这可看得我直愣眼,这读书的人咋打起架了这么厉害啊?

  这时,剩下的村民一涌而上,终于是把绳子给绕到了曾支书的身上。就在大伙准备拉紧绳子把他给绑了时,只见曾支书一声大吼,使劲一甩,愣是把扑到他身上的十几个村民都给甩在了地上。

  那可是十几个汉子呀,而且还用绳子缠住了他,可是就算如此,最终还是被曾支书给轻松解决掉了,这还是人吗?

  是的,他不是人,他应该是被鬼上了身,要不然他是不可能突然间像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子变得这么大的力气。

  鬼上身,阴阳行当里又叫“阳溺”,意思是被鬼魂附了体。鬼上身自古有之,民间也时常能听到类似的话,比如谁谁谁被鬼上身了啊,胡言乱语,神神颠颠的。被鬼上身一般有两种,一种是阴魂看你阳火弱,所以附体想讹你一些香烛钱财花花。这种鬼上身,只要烧些纸钱香烛,把它给请走就行。对方拿到了想要的,自然就不会再折腾你了。而另一种则是纯粹的找你麻烦,这种就比较麻烦了,因为这其中一定有些什么恩怨未解,所以前来找你报复来了,很难轻易把它请走。

  想到这里,我也不敢耽搁,如果真任他这样闹腾下去,还真的可能会闹出啥人命出来。于是我急忙冲了上去,大喝一声:“大胆妖孽,阴阳殊途,怎敢徘徊在阳间为非作歹!”

  被我这么一喝斥,对方还真被我给喊住了,身子明显一惊,接着转头饶有兴趣的打量了我一眼,很快就露出了一副不屑的神情,冷笑道:“哪里来的小毛童,竟然对本将大呼小叫!”

  与邪灵鬼怪碰面时,就是要有个气势,势头一弱,对方觉得你怕他,认为你也是个软柿子,那你可就只有被捏的份了,更别想着把对方给请走,因为你连谈判的资格都没有哩。

  一听这话,我更加相信曾支书就是被鬼附了体。要知道曾支书只不过是个高中毕业的学生,只是借助着红卫兵的势头所以才当上这个支书的,他哪里会是啥将军呀?他口中自称“本将”,这意思不就是指他是个将军么?加上此时的曾支书声音也变了,完全不是原本他之前的声音,而是变成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的声音。无论从声音,还是神态上来看,眼前这个曾支书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曾支书了。

  当下我就猜想,眼前这个附在曾支书身上的鬼魂,很有可能就是个将军来着。想到这种人生前杀人无数,我心里就有些害怕了起来,不是有句老话这样说的吗,一将功成万骨枯,凡是能当上将军的,无不是用他人性命换来的。这种生前杀心重的人,死后变成阴魂自然也不会是善茬。

  心里虽然很是有几分惧意,必竟我心里也没有底,第一次遇到鬼上身这种事,而且还是个将军的来头,说实话我心里也慌了神。不过,心里的惧意是不可能显露出来的,我也不废话,直接喝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上他的身?”

  我这是在问清原由,若对方只是想讹些香烛纸品,那事情就会很简单了,要多少,咱们尽量满足便是了。

  “本将刘禹全,字武丰,乃明朝嘉庆年间征西将军。”说着这话的同时,曾支书脸上满是得意。

  话一落下,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要知道曾支书可是土生土长的陈家镇人,咋啥时候还改名换姓了?而且还自称是明朝的将军,这都哪跟哪呀。当然,同时一些年纪大的老人们便晓得了一些眉目,叫道曾支书一定是撞到邪了。

  大家一听老人们这样说,顿时纷纷往后退后数步,开始害怕了起来。之前大家只是以为曾支书发心疯,现在听说他是撞了邪,哪里还敢近前去呀?万一他身上那东西盯上自个了,那可就惨了。当然,那十几个之前被曾支书甩到地上的村民,听后也不敢再去绑他了,只敢远远的站在一旁,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全望向了我,显然是看我接下来怎么应付。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