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九章 讲道理

第九章 讲道理

  我对曾支书道:“刘将军,不管你生前是何等了得,但是毕竟人鬼殊途,你不好好去投胎,为何前来折腾阳间之人啊?难不成你不怕那地狱刑罚么!”

  我这是在跟他讲道理,自古阴阳两隔,人鬼殊途,人走阳关大道,鬼走黄泉冥路,无故跑到上面来害人索命,是会受到地狱刑罚的。不管是阴间还是阳间,都是有着自己的律法规矩。

  哪知这道理刚一说出,对方就面色一冷,怒道:“好个毛头小童,竟敢在本将面前耍威风,难不成你觉得本将还会被你这些话给吓倒么?”

  一见他发火了,我也有些担心,万一他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那我可真不知道能不能对付得了他。所以,我急忙转嘴:“将军误会了,弟子只不过是出于好心提醒,毕竟阴间律法在那儿摆着。咱们平日井水不犯河水,犯不上去触犯那些律法。只是不知道将军找上他,是否有所求呀?”

  我所说的“他”,自然就是指曾支书了,只要对方说出找上曾支书的原因,那么才有解决此次麻烦的办法。

  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怒意更加盛了,音量一下提高许多,怒道:“好个井水不犯河水。本将军百年来在此处住的好好的,从不找尔等麻烦,尔等却来挖吾房顶,砸吾房前人头标记牌,造下此等恶行,难不成还不该惩治吗!”

  挖他房顶,砸他房前人头标记牌,我一想,不就是修路时才砸过这种东西么?想到这里,我顿时一惊,这他娘的原来村口修路的那里果真是有阴宅啊,这所谓的挖他房顶,应当就是指村民们挖那儿的土,可能挖土的地方就正好是在阴宅的坟头上,而砸他门前的人头标记牌就更好理解了,村民们今日在曾支书的带领下,可是把那里的人头标记牌全给砸碎了。

  眼前这个上曾支书身的将军,显然就是那阴宅的主人。想到这里,我不由叹了口气,看来今天白天修路可真是捅下了大娄子,这正主都找上门来喽!

  之前就有说过,鬼上身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看你阳火弱所以上你身,为的是讹你些香烛钱财;而另一种则是纯粹找上你是为了报仇,这种最为麻烦,有些恩怨深的,非得把你弄死,否则绝不会善罢甘休。而眼下曾支书被鬼附身,就是后者,原因就是他带领着村民去挖了人家的坟头,还砸坏了人家代表着军功荣誉的人头标记牌。你说,若是别人跑你家里边,挖你家房顶,砸你家东西,你会发火么?

  当然,在场的村民也是把这些话听得真真切切,个个吓得脸色发青,特别是那些去挖了土砸了石像的村民,更是吓得一步步往后退去,生怕对方找上自个儿。

  如今,他们才知道后怕,已经晚了。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为今之计就是看看怎么化解这场纠纷了。

  正所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这话用在人与人之间或许还不一定行得通,但用在鬼魂身上,那就一定行的通,他们比生人更加讲理。说到这,或许就有人会问了,鬼也是人变的,为什么鬼就一定会跟你讲道理呢?是的,鬼的确是人变的,但是“道理”代表着天地正气,所谓邪不压正,说的就是此理。比如常听到铜钱避邪,大家通常只知道铜钱因为是钱经万人手,它阳气足,所以能避邪,其实它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铜钱外圆内方,代表着天与地,铜钱上又刻有皇帝名号,而这些均代表着天地正气,所以铜钱才能压邪避邪。

  言归正转!如今显然我们这方失理,要想再用所谓的道理来劝对方离开,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我只得抱拳作揖对他说:“将军所说之事,弟子早已知晓,都怪大家孟浪,弟子也曾痛斥过大家,如今他们也知道错了,还望将军能大人有大量饶过村民们,您的宅第我们会帮你重新修葺,可好?”

  对方一听,冷笑一声:“真是可笑,犯下此种过错,哪能这般便宜了这个小子,本将军全都知道,就是这小子扇动大家,带头挖我宅子的。今日,我非得能他点教训尝尝不可,让他明白什么叫作敬畏!”

  话落,他突然就“啪”的一声跪在了地上,然后就猛得用脑袋往地上使命砸去,一下下砸的是“咚咚咚”的直响,很快曾支书的额头上就全是血了。

  曾支书一边用脑袋往地上使劲的磕着头,嘴里还一边骂着,本将军叫你狂……叫你挖我房顶,本将军今日就取尔性命给本将当奴……

  看到情况急转直下,我吓了一跳,这要是任由他撞下去,要不了多久曾支书非得撞死不可。当下我便冲着他大喝一声:“大胆阴魂,竟敢伤人索命!”

  说完,我就冲他扑了过去。我一冲上前去,就一把将曾支书给拦腰死死抱住,可是此时的曾支书力气极大,完全不是我一个人能控制的住的,所以尽管我拼力抱着他,但还是无法阻止他用头撞地。

  一下下的“咚咚”直响,人的脑袋哪能经得住这样硬撞啊?见这样阻止不了对方,于是我急忙冲周围的村民大叫起来,还傻站着干啥,快来帮忙啊,把他给绑起来!

  此时,村民们虽然害怕,但是见我扑上去了,经过短暂的惊慌之后,还是心惊胆颤的涌了上来,一把将曾支书给死死的推倒在了地上,然后十几个人死死压着他,最后费了好大的功夫这才把他给控制住,将他绑在了村头路边的一棵树下。

  被五花大绑着的曾支书脸上阴晴不定,一会儿怒不可遏,骂骂咧咧,一会儿满脸狰狞,对着大家阴冷怪笑,看得大家浑身不自在。

  见他暂时被控制住了,于是我就走到他面前,对他说:“大胆妖孽,还不快快离开,否则休怪本师打得你魂飞魄散!”

  对方对着我冷冷一笑,嘴角一咧,阴阳怪气的说:“你个小毛童子,难道以为这样就拿把本将如何吗?此人挖我房顶,本将军若不拉他下来陪本将,本将誓不罢休!桀桀……”

  见他非得索人性命,讲理请他离开是不可能了。于是我也不废话,从布袋里拿出笔墨纸,画了一道驱邪符就往他额头上“啪”的一声贴了过去。

  驱邪符刚一贴上,曾支书原本那阴阳怪气冷笑的表情立即就变了,浑身抽搐了起来,双目圆睁,嘴里还不断的吐着白沫,样子极为骇人!

  就在大家以为这符级克制住对方时,对方却突然“呜”地一声大吼,贴在额头上的那道驱邪符突然冒出一阵白烟,然后“嘭”的一声燃了起来,转眼便烧了个精光。

  驱邪符一烧,曾支书就怒形于色,猛力的挣扎了起来,使得绑着他的那棵树都整个摇晃了起来。接着就在大家的眼底下,绑着他的那棵碗口般粗的杨树,竟然硬生生被他给折断了!

  要知道那可是碗口粗的树啊,就是绑头牛也不可能把树给扯断啊,何况眼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当下不仅村民们震惊的嘴都合不拢,就连我也是被吓得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相信。

  更要命的是,我当时就正好站在他面前,离得他最近。就在树断之时,我准备转头退开时,曾支书突然“嗷”的一声,一下就扑到了我的面前,一双冰冷的大手一下掐住了我的脖子,顿时我就感到双脚整个离了地,一下就呼吸不了了。我不断的挣扎,可是对方力气太大,任我如何挣扎都始终无法挣开……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