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十八章 村里的消息

第十八章 村里的消息

  镇物取出,三绝冥棺阵对杨家的伤害算是化解了。这时也许有人就要问了,这三口棺材还留着没有真正的破它法术,那岂不还是大煞之物,若是把它们带回家的话岂不把我也给伤害到了?

  其实,三绝冥棺阵虽然很厉害,但是这种镇物只有埋在土里才能对人构成伤害,一旦将其从土里取出,那么棺未入土,就不是冥棺了。正所谓入土为安,人死入黄土,三绝冥棺之所以要埋入土中,取的就是一个“死”字,如此才能构成死伤之煞。

  同理,如今三口棺材都已从土中取出,三绝冥棺无土便生不出死之煞,那么就算它是个阴毒狠辣的邪物,那也终是翻不了什么大浪。我之所以决定先将三绝冥棺阵带回家,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它离土便无害,而如果没有破法的情况下若是不小心重新扔回土里,那么势必又将害到他人,所以还是我带回去保管最为稳妥。

  就在我将三口小棺材刚放进布袋里,杨家的小保姆就慌慌张张的从屋里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很兴奋似的冲杨权喊道:“醒了……醒了,宝宝醒了!”

  “真的?”一听到保姆这话,杨权明显一愣,随着便惊喜的叫了起来,生怕自己听错了。

  这时,小保姆也跑到了我们跟前,急忙点头说:“是的,宝宝就在刚刚突然就醒了,还喊着爸爸呢,于是我就跑来叫你了,您还是快点进屋去看看吧!”

  杨权顿时便激动了起来,喜出望外,刚往前跑出两步,然后便停了下来又跑了回来,“咚”的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

  这可把我吓了一跳,儿子都醒了,还不快点去看儿子,咋还突然跪下了啊?我急忙将他扶起,说你这是干啥啊。

  杨权激动的说:“先生真是高人,我知道我儿子如今之所以能醒,一定是先生化解了那邪物的原因。总之谢谢先生,您今日的救命之恩我杨权一定会记下的,这辈子定当厚报。”

  听到这话,我微微笑了笑,我不惜违反行规忌讳强自插手他人所下的镇物,能有这样的结果也的确觉得欣慰。所以我对他说:“这些客气的话就别说了,只要人没事就好,还是快点进屋去看看你儿子吧!”

  杨权感激的点点头,然后叫我一起去。

  进了他儿子的房间,果然他的儿子已经醒了,而且自己整个爬了起来坐立在床上,一双古灵精怪的眼睛对着我滴溜溜直转,显然是见到了我这个陌生人感到好奇呢。不过见到这般,我倒是大感欣慰,很明显这小孩真的好转了许多,最起码两眼有神,不再是之前那副病态模样了。

  杨权见到自己的儿子突然间好转了这么多,当时就喜不自禁的跑了过去,抱着儿子就是又吻又亲的,高兴的不得了。

  杨权高兴了好一会儿后,便转头对我说:“先生,我儿子好像没什么事了,您实在是太厉害了。”

  我笑道:“你儿子本就没有得真病,之所以病成之前那个样子,十有八九都是三绝冥棺阵害的。如今三绝冥棺阵已经取出,你儿子的病自然就能好上几分了,待来日好好调养,定当活蹦乱跳,放心吧!”

  杨权欣喜的点点头,然后又是一阵感激。我罢了罢手对他说,你也别再客气了,小孩能大难不死,都是他自己的造化。同时,我也告诉他,如今虽然三绝冥棺阵化解了,但是别墅却还有一个麻烦暂时还没化解,这个麻烦就是别墅有阴魂徘徊不去。阳宅有阴魂徘徊不去,之前用罗盘看出此阴虽然不是恶阴,但若长久以往,也还是会对生人产生极大的不利,破财落病是跑不了的。

  杨权说,这还得再麻烦先生帮下忙了。

  我自然点点头应了下来,正所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如今最厉害的三绝冥棺阵都帮他化解了,剩下的阴魂入宅自然不会不管的。

  我告诉他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再来,接着便向他告辞离去。

  离开之时,杨权再次将一沓毛爷爷递给了我。这次我没有拒绝,直接收下了,毕竟我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人,我只不过是一个俗人,要吃要喝,而且同样有自己所向往的美好生活,这钱对我同样重要。

  重新回到自己租下的小小地下室,与白天在杨家的豪华别墅可谓是天壤之别,小小的地下室里阴暗潮湿。拿出口袋里杨权给我的那沓钞票一数,整整两万元,之前原本谈好的是一万,没想到对方却多付了一倍,心中还是挺感动的。

  捧着手中的两万块,想着自己一夜之间就成了万元户,心中百感交集。我突然想起了多年未见的爷爷,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还关在牢中?他那得病的老腿是否好了呢?

  是的,如今我很想将这笔钱给爷爷,他养育了我这么多年,受了太多的苦,我还未真正报答过他。虽然我不是他的亲孙子,但是没有他我早就饿死在野地里了,我之所以拼命赚钱,其实有一半原因是想让他能过个幸福的晚年。

  想起爷爷,心里不免涌起太多的伤感。我将钱重新放回了口袋中,走出地下室,来到外面的小卖部里拨通了村里的电话……

  自从离开陈家镇后已有多年,虽没回过家,便却常与村中的老支书电话联系,时常打听一些家乡的事情,其实更多的情况是想打听爷爷的事情,想知道他老人家有没有放出来,而这次也同样如此。

  电话很快便拨通了,接电话的依旧是老支书。时隔数年,老支书的声音比当初在村中时苍老了许多,是啊人老了。

  随便问候了几句对方的近况,还没等我问起爷爷的事,老支书便提前开口了,他说二狗啊,你打电话过来是想问你爷爷的事情吧?

  我说是的,如今的社会形势早已经改革开放了,也不知道爷爷是否放出来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叹了口气说,是啊,都改革开放了,邻村那个李神婆前几个月也都被放出来了!

  一听这话,我顿时急了,激动的赶紧问老支书:“老支书,你刚才说啥,李婆婆回家了?”

  邻村的李神婆我认识,她是一个顶仙的神婆,当初和我爷爷一样在破四旧之时被打成牛鬼蛇神的大毒瘤,也当成了当时县里的典型,先是拉去各乡镇做批斗游街,最后同样被关进了县里的大牢里。

  如今突然听到老支书说李神婆放回了家,你说我能不激动吗?如果李神婆都放出来了,那岂不代表我爷爷也将放回家了?

  老支书说,是啊,李神婆被放回来了,只不过如今的李神婆已经做不了什么了,耳聋眼花的,唉。

  听到这,我哪还忍得了啊,急忙问老支书,那我爷爷呢?他是不是也被放出来了?他人呢?是不是已经在村子里了?他怎么样了?他的腿有没有好啊?

  一下问了一连串的问题,问完之后我才感觉到自己实在是太着急了,对方哪能一次回答这么多的问题啊。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起来,久久不语,我喂了好几声后,电话那头才传来老支书的声音,说他还在。

  我说,老支书你快给我说说啊,我爷爷现在怎么样了,他到底有没有回来啊?

  老支书再次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这才开口说,你爷爷还没有回村里,至今没有消息。

  突然听到这个结果,我整个人都一下愣住了,电话都差点掉在了地上。心中很是不明白,如今李神婆都回家了,为什么爷爷还没有放出来啊?

  我问老支书为什么,老支书也不知道原因,只是叫我有空的话自己回去一趟,说我离开村里都有快十年了。

  是啊,十年,自从离开村子后我就从未回去过,虽然那里有我的家,但是家里却无一个亲人,所以我从没有想着回去,哪怕过年也是如此。

  老支书在电话里不停的说着话,说我们家的房子因为常年没人住,长满了杂草,瓦烂了掉落了不少,以至于土墙被雨水冲得不成样子了,如果我再不回去修葺一下的话,要不了几年就连房子都得倒了。

  听着老支书说着这些话,我心里很是伤感,是啊,时间过得实在太快了,转眼间出来城市都快十年了,家里的那房子十年无人居住,是该不成样子了。是该回去了,不为别的,就为了回去打听一次爷爷的情况,李神婆都放回来了,不可能只留着爷爷不让放的道理。

  电话的那头,老支书还在继续说着:“二狗,回来吧,哪怕你在外头混得是好是差,都回家看看吧……”

  听着老支书这些话,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如果有人问我,是在村里好还是在城里好,我一定会说是村里好,因为那儿有我的家。如今人虽然一直在外漂摇,但说实话过得却并不怎么好,这么些年做过许多事情,都只够那一日三餐,终日居无定所,外面的日子哪比得了家啊?

  我想回家,无数次的有回村里的打算,但最终都放弃了,因为家里我没有亲人,爷爷不在,我就算回去了又有什么用呢?

  我应了一声匆匆挂断了电话,付了电话费便重新朝地下室跑了回去,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眼眶中打转的泪水……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