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十九章 寻上门的陌生人

第十九章 寻上门的陌生人

  当晚,久久无法入睡,脑海中思绪万千。想起了爷爷在时,我儿时在村里的快乐时光,想起了独自一人飘摇在城市中的辛酸,心中百感交集。我时时在心里问着自己,难道这一切都是命吗?命中注定了我是一个孤苦伶仃之人?

  或许真是这样吧?出生死了娘,三岁亡了父,打那以后我就注定了是个孤苦伶仃的命,无亲无故。虽然五岁时爷爷把我捡回了家,可是刚有了家的感觉,上天却生生的将爷爷与我分开了,我再次回到了孤零零一个人的日子。一晃就是十年,而回想着自己的这一生,除去与爷爷在一起的那七八年,我竟然发现剩下的时光都是一个人活着,身边没有任何的亲人,哪怕活了二十多年了,值得我去挂念的人也独有爷爷一个。

  当晚,我做了一个决定,等杨家的麻烦解决了我就要回家,回到陈家镇里的那个山村里去,我要回去寻找爷爷,我不想再过这种孤零零的生活了。

  次日一早,我收拾了一下包袱,就准备出门去杨家。刚刚走出地下室,却无意中听见身旁竟然有人再打听着我的名字。

  我租住的是一个小区的地下室,地下室的入口处是小区的入口处,一个入口是进小区的大门,一个是地下室的阴间通道。小区的出口有保安看守,而阴暗的地下室则谁都能进出,当然,地下室那种地方是没有人无原无故会下去的。而那个在打听我名字的人就在小区的入口处向看门的保安打听着呢。

  怎么会有人打听我呢?要知道我在这个城市可是默默无闻,就连一个朋友都没有的。可是我刚才却听得很清楚,有个人在问陈二狗是不是住在这儿。

  陈二狗,这不就是我的名字么?难道这城里人也有取我这么土得掉渣的名儿?心中好奇,于是我就停住了步子,回头朝小区门口声音的来源处看了过去。

  只见那打听着“陈二狗”的人是一个年轻女子,看上去略比我小些,不过二十五六岁模样,人长的很漂亮,明眸皓齿,皮肤白晳,穿着一身时尚漂亮的长裙,高挑的身材再配着一双高跟鞋,看上去气质不凡,一看就是个富人家的女子。

  看到这,我当下就认为这个女孩肯定不是找我的,心想没想到这里还真的有跟我同名同姓之人啊。要知道我在这个城市可没有什么朋友,就更别提认识像这种这么有气质的女生了。就连打交道都很少有之,所以我自叹了一下,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此时那女生眉头微蹙,对保安说,你们这小区里怎么会没有陈二狗这个人呀,他明明就是住在你们小区里的。

  保安说:“小姐,真的没有这个人,这个小区里的住户我都认识。”说着这话的同时,那保宝一双贼眉鼠目的眼睛还时不时的往那女孩身上偷偷瞟着。

  那女生有些无助,道了声谢,然后开始将眼光瞟向四周,这时她看见了我。于是急忙走了过来问我是不是这小区里的住户,认不认识一个叫作陈二狗的人。

  我一时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难道跟她讲你要找的人就是我吗?这显然是不行的,因为她要找的人不可能是我。所以,我反问他道:“你要找的那个陈二狗是做什么的呀?”

  女孩说:“他是个风水先生,怎么难道你真的认识这个人么?”

  听到这话,我一时整的一头雾水了,如果说她找的人叫陈二狗,这或许还是因为有人跟我同名同姓,与我只不是个巧合而已。可是,就算再巧,不会巧的连职业也相同吧?要知道我们做风水的这行可是不太普通啊,并不是一抓一大把的那种。

  当下我就疑惑道:“你……你要找的那个人不会就是我吧?我就叫陈二狗,也是个看风水的。”

  女生也很惊讶,她说:“啊,你就是呀。”

  听到这话,我也就释然了,闹了半天原来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要找的陈二狗是谁啊。不过,事到如今我也可以肯定了,她要找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我了。

  突然跑出这么一个陌生女生来找我,我倒真的显得很好奇了起来,我问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女生得知我就是她要找的人后,反而显得有些害羞了起来,略显尴尬的说:“嗯,我是杨权的妹妹,哥哥说你今天会去帮他看宅子,考虑到您没有车子,所以特意叫我来接您。”

  一听对方说是杨权的妹妹,我顿时也就释然了,原来竟然是这样子啊。搞清楚这些后,我倒对杨权的这番诚意有些心热,当下便对女子说了声谢谢。

  女生伸出右手与我握了握手,让我发现她的小手竟然是那样的嫩滑,接触之时好似有些触电的感觉,握住都有些不想松开的冲动。当然,我也觉得自己太猥琐了,或许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握过女生的手吧,何况对方又是这么漂亮的女生。

  对方指了指小区说:“您是住在这儿吧?”

  我摇头指了一下身后的地下室通道说:“不,我住这下面呢。”

  “啊?你住地下室?”女孩望了一眼阴暗的地下室通道,脸上表情有些惊讶,不过随后便说了一句:“原来先生过得这么辛苦啊!”

  我笑了笑,然后她便将我引向路边,上了她的车。

  上车后,得知她叫杨晴,父母早亡,从小就是跟着哥哥长大的,所以他哥哥家的事就是她的事。她得知昨天我帮助了她哥哥,所以上车后她也频频的感激着我,倒是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了。

  不久,我们来到了杨家,杨权已经站在大门外等着我了。下了车,杨权便迎了过来,很是热情的将我迎进了屋。

  今天杨权的儿子比昨天好了很多,一夜未见,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孩竟然都可以下地玩耍了。小孩一见到杨晴,便一把扑了过去,要她抱着去玩。

  因为一直压在杨家头上的忧愁被解决了,所以今日的杨权也一脸的春风,没有了昨日见到之时的愁容与萎靡。

  在领着我往屋里走去的时候,他突然指着正抱着他儿子玩耍的杨晴,对我莫明其妙的来了一句:“先生,你觉得我这个妹妹怎么样?”

  “啊?”突然没有来由的一句话,顿时把我给问蒙了,心想啥怎么样啊?

  见到我愣愣的样子,杨权突然笑了起来,他说:“先生有所不知,我这个妹妹在之前可是曾经发过话,谁要是能救了我杨家,她就会嫁给谁。”

  说到这,杨权饶有兴趣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哈哈笑了笑,便朝屋内走了进去,倒把我给整愣在了原地,心想他这故意在逗我呢,还是在逗我呢?

  我朝身后不远处的杨晴看了一眼,漂亮,真的很漂亮,只是这种漂亮是让我不敢靠近去欣赏的那种,因为我与她之间的差距真的太过悬殊了。

  我甩了甩脑袋,心说自己都想哪儿去了,她是富家姑娘,美若天仙。而我却是一个穷的连一日三餐都困难的小神棍,住的还是地下室,像我这种人注定了一辈子打光棍的命。

  想明白这些,我急忙跟进了屋,然后开始忙活了起来,心里想着快点把杨家的麻烦解决了,我就能快点回家去寻爷爷了。

  从布袋中取出罗盘,我就在屋里查看了起来,整栋房子阴气都比较重,罗盘时时出现沉针,说明房子里停留徘徊的冤死之魂还当真不少,这倒让我眉头紧皱,感觉问题不会太过简单。

  从屋里找到屋外,却一直没有任何的眉目,这倒让我很疑惑,要知道房间里这么重的阴,不可能是没有原由的。直到我来到了别墅的屋后,我这才终于看出了一些不对劲……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