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二十三章 算命

第二十三章 算命

  见一开张竟然就有生意上门,我自然十分高兴,不由起身问他是否有事?

  只见这位上门的客人是名中年男子,满脸的忧虑,再见其眉间发青,便断定其时运一定不高,且有灾厄之兆。

  男子进到店来打量了一眼我这个店铺,随后便看向我问道:“这儿可会算卦解灾?”

  “会的,这位先生是想算卦还是有灾要解?”我点点头问道。

  “解灾!”男子回了一句,随后打量了我一眼,于是便说:“今天见到这个道堂刚开,不知道是道堂的大师可在?”

  一听这话,我心里就打起了鼓,心想我不就站在你面前吗,难不成我还会是个路人么?心里虽这般想,但因为毕竟是开张的第一个客人,所以我还是急忙微笑的回道:“在下姓陈,正是此店的东家。”

  “啊,你……你就是大师啊?”男子明显一愣,满脸的惊讶神色,好似很难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这也不能怪他,如今外人乍一看到我还真的很难与“高人”、“大师”这等身份相提并论。如今的我二十来岁,穿着打扮也及为的老土,一身粗衣旧布,穿着一双“解放”牌布鞋,在这城市中倒真的显得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当然,这可并不是我不愿去打扮,只是我觉得我们这行扮的是本事,并非是那种靠衣着长相吃饭的职业。

  “是的。”对他的怀疑眼神我也不生气,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与我只不过第一回见面,不了解我的本事也是自然。

  “大师可真年轻的紧呀,你不说可能还真看不出来你有这等本事。”男子虽然嘴上这般说着,但看向我的眼神明显的存在质疑。

  我问他:“先生之前说有灾要解,可不知先生具体是哪里不顺心呢?”

  我这么一问,他倒显得不急了,笑了笑说:“解灾的事等下再说吧,大师还是先帮我算一卦如何?”

  一听这话,我哪还会不知道呀,他这是不信任我能帮他解得了灾,所以故意想让我先测一卦,验证验证我是否真的有那个本事。

  说实话,这若是放在平时,我定然一早就会说一句“本师只算诚心之人”,然后就罢手送客。可是如今毕竟眼前之人是开张以来第一位客人,如果不拿出点真本事来的话,还真的很难以打出名声,这些年在外我也算是明白了,虽然俗话说人不要貌相,但是现实中却真的多以貌取人。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此时来了很多看热闹的人进店,看那样子若是我没有把眼下这个客人搞定,还真的难以将名声闯出去。所以,当下我也就笑了笑,说:“可以,不知道先生生辰,欲算何事?”

  男子说:“我不是给自己算,是给家父所算。他的八字是辛亥、癸巳、戊申、丁巳,大师帮我推算一下这个八字吧,看看近年是否有什么灾关。”

  我点点头,也不多说,立马就掐指算了起来。这一算倒算出问题来了,我直接问他:“不知你家父可还尚在?”

  是的,我之所以这样问他,是因为我算到命主竟然早在去年就已然出现了大灾,断其“命到四月,一匹长纱作古人”的命局。所谓一匹长纱作古人,顾名思义就是指死了的意思。

  当下我就抬头多看了一眼眼前这个人,心道这个人难道试探我还得拿个已亡人的八字给我算么?

  对方见我这样问他,显得有些许惊愣,也不回答我,而是反问我:“大师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为何问家父是否在世?”

  我笑了笑,心道你就继续装糊涂吧,还真的以为老子是那街头骗子不成?于是我说:“命主之八字,去年大运丙申,八字本来火旺,流年和大运再增添两个火,真是火上加油。火为印,财为父,印旺必伤财。地支三巳,冲克年支亥水,虽然有“两申”合“两巳”化水,天干“丙辛”合水,但四月火旺水囚之时,合而不化,反为羁绊。年支亥为父位,三巳一冲,亥水必伤。所以我算到去年四月,命主定当有个灾难难以逃过。”

  对方一听我解说的这么清楚,不由一愣,随后想了想继续问我:“不知道在明年四月,家父出的是何灾关呢?”

  我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对方,心说老子都已算出来了,要测试我本事也该够了,你他娘的还真的没完没了了。

  心里这么想着,我脸上还是微微笑了笑,接着算了一下,问他:“去年之前你家父身体一向可好?”

  他点点头,说:“一向很好,很少生病。”

  我说:“那么去年四月之灾或许就是车祸之灾了,如果是身体不好的话,就得防肾脏之病。”

  我这么说也不是乱猜的,要知道命主八字中三巳属马,马为车,四月为癸巳,地支又多一巳,故断其四月有车祸。当然,这也不会是绝对之事,因为“亥”对应人体的肾,旺火烧干肾水,也是该注意的灾难。

  说到这里,男子整个人都愣住了,嘴巴都张得合不扰了,随后站了起来,一把握住我的手惊道:“大师真是神人,全被你给算中了!”

  一听这话,店内所有那些好事看热闹的人都一愣,个个侧目,显然也是没有料到我这么一个小小年纪的年轻人竟有如此神算本事。

  当下,那男子就告诉我们。他的父亲的确是在去年四月间过世的,在此之前,他父亲一直身体一向很好,很少生病。可是就在四月前,他突然就觉得肾痛,到市医院检查,是两肾都患结石。按规定,在医院用激光打碎肾结石,只能先打一个肾的,另一个肾的结石必须待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打。他父亲碎完第一颗肾结石后,回到乡镇家中休息。当休养了一段时间后,他带着父亲再去碎第二颗之时,在去的路上突然冲出一辆货车,将他父亲撞飞了起来。

  他自己只是轻伤,可是他父亲却当场死亡,与世长辞了。

  说到这里时,男子显得有些悲伤,不过悲伤之情随即消失,然后便是满脸的崇敬与惊喜,对我说:“大师真是高人,无论是肾病还是车祸都算得丝毫不差啊,我今日总算是遇到了真正的高人了!”

  而那些看热闹的人也是个个惊讶连连,议论纷纷了起来,无非就是说看不出我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本事。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如同事后诸葛,说能开得起这种气派的道堂,一早就知道不是啥俗人。

  听到他们这些议论时,我算是松了口气,心知今日我这名声算是要传扬出去了。

  到的此时,我便笑着问男子:“你是只算此卦,还是需要解灾否?若只是算卦的话,卦资三十三,谢谢!”

  男子一听,猛得点头说:“要解灾,要解灾。大师可得救救我啊,我们遇到麻烦了。”

  “你们?”一听这话,倒是成了我疑惑了,心想难不成有麻烦的还不止他一个人?

  “对对对,不仅是我有麻烦,而是我们村的人都遇到了麻烦,我是代表我们村来这边寻高人来着的,不巧老天开眼,真让我遇上高人了。”男子兴奋的说道。

  听到这话,我不由眉头一皱,原来是村里遇到了灾祸。只不过连一个村都有事,显然问题不会太过简单,于是当下我便对他说:“你先别急,到底是何事情你坐下慢慢说,若是我能解决得了的话,我定不推辞!”

  男子点点头,接着这便将他们村里的麻烦对我讲了出来,听得我眉头直皱……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