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二十五章 死人的村子(2)

第二十五章 死人的村子(2)

  按着刘强给我的地址,坐了半个多小时的车,我终于来了到城郊外的刘家村。所谓的郊外,其实已经离得市区很远了,处于一条省道旁边。

  刘家村并不算大,大概就几百来人口,这儿还没怎么开发,除了省道会有些车辆经过,放眼望去整个村子除去平房瓦屋就尽是农田和大山。很显然,这个村子还是以农业为主。

  徒步进入了村子,一边走一边开始打量起了这个靠近城市的原始村落,村子后面是一座大山,刘家村便是依山而建,在村子的前面是一条省道,再往前则是一片田地,再往前则又是一座大山。村子的左右两边,远远的还有青龙、白虎两座岸山,单从大的风水上来看倒并无什么大凶大煞之处,不构成村中凶祸不断的因素。

  不仅如此,我反而初步认为此地风水还很不错,能藏风聚气,特别是村子对面的那座前朝岸山长的好,朝山在案外几十里外,是一个高大雄伟的三山连在一起,起峰的大山。前案左边生一个小小的金星,如印在前,若是村中哪户人家正巧阳宅朝向对正了那里,兴许还会出大官哩!当然,之所以我说兴许会出大官,没有说绝对,那是因为大富大贵并不是全靠阳宅风水决定的,其中祖上阴宅的风水与祖上的阴德也吸吸相关,所以啊,为人在世若想求得富贵,还是应当多行善事,广积阴德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也只不过是粗略的察看,并不能作为什么绝对的判断,毕竟看整个村子的风水不同于看单个阳宅,不能单从哪一个视角去看,而是要看到村子的全局方能下判断。

  初步认为村子里没有风水上的大凶大煞等防碍,我也就收回了目光,开始继续往前走,很快,我便进了村。

  这个村子显然是平时不常有生人出入,所以当我进到村内时村里的村民都一个个的盯着我,显然是在猜测我这个人是打哪来的,来村里做什么的。

  村里虽有砖瓦房,但同样夹杂着许多的土坯老房,显然村子里并不算太过富裕,那样打量我的村民们也都是穿着农村里的衣着,看上去十分的质朴,倒是有种回到了陈家镇的感觉。

  记得刘强昨天曾说过,进村后只要跟当地村民们说出来意,村民们便会明白。于是我便朝村口里面走了过去,那里有一个小店,店门口倒是凑着五六个村民在聊着天。我对着他们走了过去,对其中一位年纪较老的村民问道:“这位老伯,请问一下此处可是刘家村?”

  几个村民见我朝他们走过来时就已经注意到我了,所以见我问他,老伯便点头说:“是的,这儿就是刘家村,不知道你找谁呢?”

  这时,有一个中年男子在一旁开始跟身边的村民嘀咕道:“昨天刘强去请的一位大师听说今天会来,不会就是这个人吧!”

  听到这话的村民们瞟了我一眼,然后说:“怎么可能撒,你看看这年轻人多年轻,哪会是刘强请来的大师啊,我说东子你这眼神也老差劲了点吧!”

  其它村民们听到此话,吩吩点头咐和。一边不忘贬损一下那个叫东子的人。

  听着他们的议论声,我便对老伯说:“我找你们村的刘强,我就你们口中所说的那个刘强请来的风水先生,不知道刘强现在可在村中呢?”

  一听这话,那几个村民都愣住了,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就连那个老者都愣住了,随后他们这才恍然大悟的叫道:“噢,原来你就是刘强请来的先生啊,你可真年轻啊!”

  说实话,听到这话我还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叹气,因为这行当里太多都认为年纪越老本事越高,而往往像我这么年轻的风水先生,在外人看来都只不过是个刚出道的毛头小子,啥本事没有,只图钱财之徒。

  对于这事我也很无奈,谁叫我们这行分为红道和蓝道呢?虽然行内人分得清怎样的人是有真本事的红道,怎样的人是欺蒙拐骗的蓝道,但是对于外人来说,他们就只知道江湖术士骗子居多。你若想争辩的话,对方一句“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非要当个神棍,你这不是图钱还会是图啥啊?”这么一句话就能把你给堵死。

  我笑了笑说:“是的,在下便是来给村里看风水的先生。听刘强讲,你们村中的男人常发生灾祸,不知此事可是真的?”

  “原来您便是大师啊,怪不得刘强昨天回来说找的大师很年轻,可是听他说得您本事了得,我们却万万也没想到您会这么年轻,恕我们眼拙了。”得知我的确就是来给他们村看风水的“大师”,老者也一改起初的惊讶,变得客气了起来,也不称“你”了,对我直接改口称之为“大师”,显然老者虽看我很年轻,但是应当昨天刘强在他们面前夸过我,所以老者也不敢随便怠慢于我。

  客气完这几句,老者这才点头说:“是的,我们刘家村不知道为什么,村里的男人一直以来都不算太平,要么病死,要么意外死,总之老死的居少,反而英年早逝的居多,唉,真是做孽啊!”

  我点点头,想了想问道:“老伯,咱们村周边可有窑场或者水井之类的?”

  我之所以这样问,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有些窑场里的火称之为真火,此火可谓是味烈火,若是没放对方位,是会对村子带来凶灾的,古语说的好,一把窑火烧断子孙根,不可谓不凶。同样,水井若是打错了地方也是如此,井因为打下地下不见阳光,所以风水中认为井属阴、属鬼,可通黄泉。井若挖的不好,或挖错了地方,亦或是犯了何禁忌,不但无水涌之,而且还有可能会破坏一处地方的风水气脉,严重的可能会对人畜造成很大的伤害。

  老伯说:“窑厂咱们这个刘家村周边倒没有,不过井倒是有一两口。”

  听到这话,我便叫老伯带我去看看。老伯点点头,便与几位村民一起带着我朝村子里的那两口井赶去,同时老伯还告诉我,以前请过的先生里头也有人曾说过是井的原因,不过请了那先生化解,可后来情况依旧没有得到好转。

  其实这事昨天刘强已经跟我提到过了,如今老伯重新拿出来提,显然可能是担心我也会如同之前那位先生一样,最后啥麻烦也没有得到解决。所以,我对老伯说,这是不是井的原因咱还不知晓,所以暂时也还不好判断之前那位先生说的对不对。

  老伯告诉我,村里一共有两口井,一口是在村东,一口在村西,村民们就靠着这两口井维持着生活用水。村东那口井倒是离村口不远,很快便到了。这口井看样子倒有点年载了,周边是用青石垒成,呈八卦形,井水清彻见底,一看就知道这水没有受过任何的污染。

  当下我就拿出罗盘立极定位,井的方位落在村子的白虎方位,方位上不但对村子没有防碍,反而还落得极为正确。

  看到这里,我于是便转头对大家说:“打此井时,定然是请过先生定位吧?”

  那些稍年轻点的村民对我所问一头雾水,倒是那位老伯一愣,随即点头道:“对的,这井是解放前打的,当时的确请先生来定的位。怎么,难道先生这都能算得出来?”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