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二十六章 死人的村子(3)

第二十六章 死人的村子(3)

  “看出来的!”我笑了笑,也没有故作玄虚,接着指着水井说:“井的邪气很大,在我们风水行当里看来,井的吉凶风水仅次于阴宅的吉凶。我看你们村这口水井形呈八卦之形,取的是金水相生之意,方位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白虎之位,并不任何防碍,显然是有先生看过才打的这口水井。”

  大家听后恍然大悟,虽然村民们或许听不太懂,但是看他们的样子,或许是觉得我说的头头是道吧,所以他们看向我的眼神倒是好像变得敬佩了起来。

  “那先生的意思是说,这口井没事?”老伯问道。

  “没事,这井大家放心用之。”我点点头,微笑道。

  老伯说没事就好,如果井有事,以后村里人用水就困难的多喽。同时,他也在嘴里嘀咕了一句:“看来之前那个请来的先生是骗了我们啊,明明一口好井非说是凶井,唉!”

  对于这话,我倒不好说什么,毕竟各有各自看事的门道,我也只是用我的眼光认为这井没事,而至于这水井是吉是凶,可没有什么绝对的。

  随后,我们又去看了另一口井,另一口井也是一样八卦形,方位落在了生旺方,井边种着竹子、柿等树,反而比之前村口那口井更加的吉之。

  当下我就糊涂了,这刘家村的大致风水我已然看过,大的风水上藏风聚水,可谓是不凶反吉,而村中并无什么大凶之物如窑口之类的,就连唯一村里的两口水井,那也是毫无防碍。整个村子里根本看不出有半点什么大凶大煞,这倒是把我给为难住了,心说难道村子的问题不在风水上么?

  见我察看不出什么问题来,村民们可就议论纷纷了起来。如今的我们从村东头走到了村西头,大家一听我是来给村子看风水的,还不全纷纷跟过来看。当然,刘强也来了,一直陪着我。所以,如今我身后可谓是大半个村子的人全到了,虽然他们议论的声音很细,但是我哪会不知道他们议论着啥啊,为非就是议论着我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别又请了个骗子回来,等等之类的话语。

  谁说不是呢,做我们这行,如果对方有灾,可是请你去看了一圈,你啥都没有看出来,那么人家可就要起疑了,认为你没啥本事,连个灾祸都查不出来。而反之那些坑蒙拐骗的蓝道,故弄玄虚的进村一阵指划,倒是时常会被当成真正的高人,或许这就是现实吧,人嘛,不管是先生,还是东家,每个人心里都会有着一些小九九。只不过,我既然今日前来就是为的解决村中的麻烦,就算他们或许会因为我暂时没找出原因而起疑,但是我也不可能行那蓝道之事。

  所以,当下我也不想多说什么,抬头打量了一眼村子四周,接着指着村子的一座后山转头对刘强说:“你带我去那座山顶上看看吧!”

  刘强此时也是满脸的尴尬,顶着很大的压力,毕竟我是他请来的,如果我啥都没察出来,被大家认为是骗子,刘强肯定也会少不了被村民们一通指点。

  所以,当我叫他带我去村子的后山上看看时,他立马就点头应是,急忙就将我往村后走去。与此同时,有一部分村民虽然起了疑心,但是见我要去后山,他们也还是跟了上来,显然心中也还是有着几分好奇。而老伯虽然一直都对我客客气气,但是我也想得出他或许也是心里会起疑吧,只不过没有表露出来而已罢了,而他虽然年纪虽大,却也依旧一路跟着我。

  当然,我之所以要去村子的后山上看,并不是看后山的风水,而是为了看清整个村子的全局之风水。毕竟我一直是在低处看,看的是村子的大致风水与细处,而整个全局之风水却还没有看。

  风水行当中,风水并不止仅是看阳宅与阴宅,风水还可以看大局,如一个村,一个镇,一个城。只不过,所看风水越大,要察看的全局就越大。比如看某一家阳宅或阴宅时,便只需要站在阴阳宅的前后看看来龙是否有力,朝岸是否能藏风聚气。而若是看一个镇,一座城之风水时,那就得看全局了,如来龙祖山于何处,到得何地形成何山,又分为几龙,青龙山、白虎山又于何处起,等等都要寻出来,也就是风水里所谓的寻龙。

  总之,风水可看大城,可观小宅,只是所看的局面不同。而如今我要看的是刘家村的风水,所以便只要登上村中后山便能总览整个村子的风水全局了,是吉是凶,到时自然分明。

  后山是一座大山,远远望去青纱叠帐,近看树木郁郁葱葱,青山绿水。山很高,一行人登了足有半天功夫方才登上山顶,站在山顶之上,我先是看了一眼脚下所站之山,此山是为村子的来龙之山,只见此山是从远处另一座大山脉转过来的支脉,是为分龙。不过我们所在的地方正好为分龙的起点,这在风水里叫作龙脉之头---龙头。

  看得这里,我心里便感叹着村子这来龙当真得力。接着,我又将目光往山下的村子看去,如我在山下所看不差毫分,此村的朝山在案外几十里外,是一个高大雄伟的三山连在一起,起峰的大山。前案左边生一个小小的金星,如印在前,一点也没错。

  看到这里,我心里一边感叹着这里的风水之好,一边又无奈于寻不出村中灾祸之原由。一时心中可谓是百感交集,也不知道是该笑该哭。

  回头见到刘强和村民们都满脸期望的看着我,我不由苦笑了一下,对他们说:“你们村的风水当真很好,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样的风水之地定能出一两个大官大将之人。”

  老伯听到这话,便猛得点头说:“先生又看对了,我们刘家村还真的出过大官大将之才,也正因如此,此处才叫作刘家村,不过那都是早年的事儿了。”

  我点点头,看来所料没错了,这里的确是个风水宝地。想到这里,我就开始头疼了,这么好的风水之所,怎么可能会总出现灾祸之事呢?

  这时,身后的村民们到是得意了起来,这时就有村民说,我们这个村以前不叫刘家村,那时这儿住着好几姓人,后来因为刘家出了大官,这才使得刘家人广势重了起来,随后这儿也就更名为刘家村,但凡周边数镇无不知我们刘家村。

  说起他们祖上的这段光辉历史,村民们脸上都洋溢着得意,是啊,任何一个家族出了大人物都会是一件另后人感到骄傲的事。

  说到兴起,那村民还指着村子对面的一座大山下的一座突出的小山坡,说:“你看那边,那儿就是我们刘家的老宗祠,虽然如今建了新的宗祠,但是那老宗祠虽然年代有些久了,但却依旧能看出早年的风光。”

  听他这么说,我便顺着他所指的地方望去,果然在一座小山峰的地方立着一座黑乎乎的建筑,只是因为树木茂密,加之离得又实在太远,不注意去看还真是发现不了。

  不过,不看还好,这一看还真就被我看出问题来了!当然,我所说的问题并非是那座破落了的老宗祠,而是建宗祠的那块突出山势之外的山石有问题!

  当下我便大惊:“老虎张口,血光现!”

  被我这么一声惊叹,倒是把大家吓了一大跳,议论之声顿止,纷纷将眼神望向了我。而那名年长的老者则急忙问我:“先生,您是不是看出什么问题来了?”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