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二十七章 死人的村子(4)

第二十七章 死人的村子(4)

  我点点头,指着村子对面那有刘家老宗祠的地方,回道:“是的,我找到村子总出灾祸的原因了,就是那建有宗祠的那块突起的石包!”

  是的,那的确是个石很大很大的石头包,那块石头突出于整个山势外,而那老宗祠就正好建在了那块石基上。

  听我这么说,大家都愣住了,个个都好似一头雾水的样子,就连那老者也是满脸的疑惑,他说:“先生,那石山很常见啊,怎么会害得村子如此之惨呢?”

  我说:“那石山的确常见,但是你们看那石山分为两层,形如一头张开口的老虎潜伏于在那,岂会善哉?正所谓老虎张口,血光现!此乃大凶啊!”

  听到我这么一说,这时他们可都害怕了起来,开始议论纷纷,最后大家不约而同的问我,对面山上有这么一个老虎张口的石山,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后果及破解之法。

  我再次仔细瞧了瞧对面那块老虎张口形的石山,那里离村子约有一千多米,在村子与石山的中间是一条省道及一块平坦的田地。看着看着,我眉头不由就越皱越紧了,因为我发现不旦村子对好对着那座潜伏着的老虎嘴巴,而且村子里有一条通往省道的道路三岔口,也正好处于老虎张口的方向。

  看到这里,我不由大惊,于是我指着山脚下的刘家村就对身后的村民们说:“石山犹如猛虎伏在地上,开口不仅朝着你们的村子,而且还朝着贵村通往省道公路的三岔口,莫怪我故意吓你们,这样一来你们村子里的那那一带房屋都成了凶宅,根本住不得人喽,而且老虎口所对的公路三岔口也是个大凶之地,将会常发生车祸意外,从那经过当要小心又小心当可。”

  听到我这么一说,大家伙可吓得不轻,个个都惊得乍舌,看到他们那惊愣住的样子,于是我就说:“怎么,难道有错么?那老虎是为凶煞,于东南方开口,而那公路三岔口其实在风水中也称之为凶煞,其于西北方开口冲向老虎口,这两个凶煞都张口相对恃着,你说它能不凶险么?我敢肯定,那三岔路口处定然车祸意外不少!”

  这时,大家纷纷点头称是,表示我说的没有错,那个三岔路口的确时常出现车祸意外之事。村里就有好几个人出村时在那儿出了事,结果送了命。

  说到这时,刘强便也跟我讲,三岔路口那儿的确邪门儿,不仅刘家村的人出门时有人在那儿出过事,就算平时三岔路口村子这头没有车出去,那些个直行的车辆好端端的到了那儿都会莫明其妙的出事。比如以往就时常有直行的车辆直行经过三岔路口那个位置时,便会突然方向盘猛打,就好像在躲避三岔路冲出来的车辆似的,结果与相反车道的汽车相撞。可是让人奇怪的是,三岔路口当时根本就没有车辆与行人出入。

  有些幸存下来的司机曾说到过,他们说出事前,当他们经过那儿时见到三岔路口突然冲出了车辆,结果导致司机急打方向躲避,生生与反向车道车辆相撞。可是当时却并没有人会相信他们的话,因为目击者们都说当时三岔路边是没有行人与车辆的。总之,三岔路口那出现过许多的灾祸,死的人少说也有十多个了。

  听到刘强所讲之事,我更加坚信自己所说无错了,很显然,村子里的灾祸就是源于对面那座形似老虎张口的石山了!

  此时此刻,所有的村民都一扫当初对我的怀疑了,一个个都如惊弓之鸟一般。这时那位村中老者也按奈不住了,他对我说:“先生,三岔路口的确如你所料出过许多的车祸之事,不过你所说的村中民宅是为凶宅,这是何意啊?”

  “对对对,我们的房子既然都是凶宅了,那还能住么?”顿时,所有的村民都纷纷问了起来。

  我说:“凶宅自然住不得了。”

  “啊?”这下村民们都慌乱了起来,虽然惊慌,但是眼中还是有着几分的怀疑。毕竟他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此处,自然是不会太过相信自己所住的宅子会真的是凶宅。

  见他们不太相信,于是我就说:“我说的凶宅并非是闹鬼的凶宅,而是指居之多现凶灾之凶宅。正如你们之前所讲,你们村的男人常生灾祸,有的死于车祸之意外,有的死于溺水,有的死于疾病,有的死于自杀上吊,甚至有的白天好好的,到了晚上便一命呜乎者,总之,住在此种凶宅之人不会太平,灾祸血光频现是少不了的。”

  大家听后顿时沉默了起来,显然事到如今他们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了。不过此时倒还有一些持心疑态度的,这不,就有人问我了:“先生,既然是凶宅,我就搞不懂了,这为何村中出事的总是男的,而女人出事倒少之又少,难道这出事还分性别不成?”

  我看了看大家,只见大家都满是好奇的看向我,显然大家都有此疑问。于是我便对他们解释了起来,我说:“这倒不难理解,村中之凶煞乃是前方之虎,此虎又称白虎,所以伤男不伤女。”

  说完此话,于是我也不再解释了,如今该说的我已然说的够清了,若是他们再有怀疑,那只能怪他们自己了。所以,当下我便说:“虽然俗话讲老虎张口,血光现,乃之为大凶煞,你们村之所以常出事便源于此凶煞。虽然此煞凶残,但是若要想破解此煞倒也不难,只需埋下炸药将对面那方石山给炸了便是。”

  大家一听顿时就现出了一副苦色,特别是那名老者,更是猛得摇头说不可,问我可还有其它破解之法。

  见到大家都面露难色,我不由就奇怪了,只是炸了对面老虎头就行了,又不是让他们炸整座山,他们这难道还有什么难办不成?于是我摇头说:“除了此法可破解之外,并无它法。只是我说的这个方法却很简单,难道大家有什么难处吗?”

  老者叹了口气说:“办法虽说简单,可是先生也已经知道我们刘家的老宗祠就建在那老虎石山头上,若是将那老虎石炸了,岂不我们刘家的老宗祠也连着一块炸了么?”

  听到这话,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面露难色。不过,我还是尽力的劝道:“你们刘家不是在村中建了新的宗祠么,这老宗祠炸了便炸了吧,毕竟它可比不过村中所有人的性命啊。”

  我说的也是实话,别说那只是一座老宗祠,就是新宗祠为了保住村民性命,那也得炸啊。

  老者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让他们好好考虑一下再做决定,因为此事他一人无法下决定。

  这个我也知道,毕竟是一个村子的事情,何况对面那宗祠也是刘氏一族的宗祠,所以要他们哪一个人当下做出决定还真是不可能的事。不过,为了不让他们耽搁时间,我还是对他们说:“你们可要早做决定呐,因为我算了一下,今年或许三岔路口就会出现大灾祸,介时死伤不知几何,所以人命关天,大家可不要为了某些身外之物,而让族中之人有性命之忧。”

  村民们听到这话,都惊诧的看了我一眼,不过都没有说话,只有刘强问我,我所说的今年之大灾具体会是在什么时候。

  我苦笑着摇头说:“这叫我如何精测到哪天呢,我只能算到是今年,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后天,又或许是数月之后哩,总之你们早做决定吧!”让我没想到的是,这话到后来还真的应验了,这让我后悔莫及,当然,这是后话了,后面会慢慢道来。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