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二十九章 黑狗血

第二十九章 黑狗血

  不多久,杨权就带着杨晴来到了我的店铺里。只见此时的杨晴手捂着胸口,因为疼痛的原因使得整个小脸都成煞白的了,额头上还冒着冷汗,显然是痛的不轻。

  杨权一进店中便看到了放在店铺正中的那个纸人,当他看到纸人身上写着杨晴的生辰姓名时,不由得满脸惊恐,指着纸人惊道:“这……这就是害我妹妹的东西?”

  我点点头,急忙将杨晴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同时,一旁的杨权也十分的担心,他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妹妹怎么突然间就会病成这个样子。

  我指着纸人对杨权说:“就是这个玩意给害的,纸人身上写有她的生辰姓名,所以被人施了法,你看纸人的胸口上是不是有被人扎了三枚钉子,就是因为扎了这三枚钉子,所以她才会突然间胸口疼痛的。”

  听到这,再看到纸人胸口上的杨晴的生辰与扎着的铁钉,杨权面色煞白,显然是吓得不轻。而坐在椅子上的杨晴也眉头紧锁的问我:“二狗哥,我会不会死啊?”

  我叫她别怕,有我在,我这就会想办法救你,死不了的。

  一旁的杨权也劝她别胡思乱想了,转头问我这种问题该怎么破解,是不是把纸人胸口上的三枚钉子取出来就会没事了。

  其实不只是他,或许大家都会这么认为。其实,若是只要将纸人胸口上的铁钉取出就能破解此术,那我也就没必要叫杨权将他妹妹送来我店中了。需知此术一旦往纸人身上下了手,那么就算你取出纸人身上的铁钉也没用,因为你已经着了道,中了招。

  不过,要想破解此术也不是太难,且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直接往纸人身上泼黑狗血,此邪法便破。还有一种就是在患者的痛处写上身刚护身咒,那也能化解此邪法带来的伤害。

  当下,我便转头对杨权说:“黑狗血便能救杨晴,只要找来黑狗血往纸人身上一泼,此法必破!”

  杨权一听,不由一愣:“啊,这么简单,黑狗血就行了?”

  我点点头,苦笑道:“虽然此法简单,但是须知我所说的黑狗血必须是纯正的黑狗,不可以有一丝杂色,所以,当下这么紧的时间里要想寻得这样的黑狗可并不容易啊!”

  听我这么一说,杨权刚有些惊喜的表情也随之愁眉不展,不过随后他便对我说:“陈先生,不管怎么样我不可能放弃的,这样吧,你在这儿照顾一下我妹妹,我这就去寻黑狗血。”

  我点点头,接着杨权便慌慌张张的出了门,去寻那黑狗血去了。

  其实,这黑狗血能辟邪大家或多或少都有听说过,比如影视中、小说中都有利用黑狗血来辟邪的例子。可是,大家只知道它能辟邪,却很少有人知道它为何能够辟邪。

  其实狗是一种很阳性的动物,根据《礼论》的说法,狗属于:“至阳之畜”,民间阴阳行当中又认为其中黑狗阳气最纯,当然指的是公狗了,所以自古就有道士取黑狗血驱魔辟邪。

  关于黑狗能辟邪其实在民间还有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说是在过去有一户人家,养条黑狗。突然有一天这家人的孩子生病了,黑狗也莫名奇妙地开始上房,在房顶一趴就是一天,这家人以为孩子生病是黑狗上房所致,便将其打死。结果黑狗死后这家人的孩子突然病重,一命呜呼了。后来家里长辈请教一位当地很著名的阴阳先生才知道:这孩子原来是文曲星下凡,若是躲过此劫(据说天上星君位置空缺,其侍从才在指定的日子及时辰下界来寻),日后必定飞黄腾达。黑狗上房是为了压住下界星君灵台,令其侍从寻之不到,过了这段日子就只好作罢。这个故事虽不知真假,但是黑狗血能驱邪破煞却是千真万却的。

  其实在阴阳行当里头,若不是非用此物之时,一般是不会去随便使用这黑狗血的。因为黑狗血本身杀气重,能破百邪,用这玩意来施法的话一旦有啥子不慎的话很可能治鬼驱邪不成反倒是把自个的法给破了,所以这些玩意阴阳行当里一般都不会轻易使用,特别是茅山弟子尤为忌讳此物,虽然他们也一样会使用黑狗血来施法,但是对于使用这玩意他们也是十分小心。

  在阴阳行当中有云“狗血沾身,三日无法;狗肉入肚,三月无法”,其中的意思就是说黑狗血一旦碰到身上,法师那就可能导致三日之内不能动用道法,而一旦练法的人吃了黑狗的肉的话,那就会三个月内不能施法!其中之轻重,不言而喻。

  了解我们这行当里的人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阴阳行当里的人大部分都是不吃狗肉的,原因就是在此。其实不单单是我们这个行当里的人不吃狗肉,就连有些木匠也是如此,因为从他们拜师的那天起,师父就会告诉他们不能吃狗肉,否则万法俱破。

  总之,黑狗血是破万般邪术的克星,只要用此血泼在纸人身上,那么就算这个纸人施下了再厉害的法术,也会立即被破。

  扯的有些远了,咱言归正转!就在我在店中等得团团转之时,外出寻找黑狗血的杨权终于是慌慌张张的跑回来了,我看了看他的手上,空空如也,不由急了,问他:“黑狗血呢?”

  杨权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道:“我发动了所有关系帮我去寻找黑狗,可是却根本就找不到一条纯正的黑狗。”

  听到这话,我不由叹了口气,心说江西无黑狗,看来这话一点没错。当然,这话也只是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老话,说是江西出不了黑狗,一旦出了黑狗就会出天子,此狗会上房,紫光乍出。

  这时的杨晴也听到了自己的哥哥没有找到黑狗血,所以眼神里满是绝望。看到自己妹妹的那种眼神,杨权顿时就急了,急忙问我还有没有其它办法。

  我点了点头,说:“办法倒的确还有一个,只是……只是这个办法有点难……”

  其实我是想说这个办法有点难为情。之前也曾说过,要破解这个纸人有两种办法,一种是黑狗血淋泼纸人,一种是在患者的患处画上护身咒,而杨晴的患处却是在胸口上,这叫我如何动手啊?

  听到我说还有另一个办法,杨权就催问我是何办法。我说:“办法其实比黑狗血更简单,就是在患者的患处画上一道护身咒便可。只是……只是这个办法……”

  哪知一听到这个办法,当下杨权便急了:“既然在我妹妹身上画上咒语就行,那先生快点行法吧!”

  我当下便尴尬了起来,一时间吱吱唔唔了起来。我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杨晴,只见她原本疼的煞白的双脸此时却布满了羞红,显然是明白了我的意思。

  可是,一旁的杨权却还不明白我的难处,还在一旁催着我行法,问我到底还有什么困难?

  见他愣头愣脑的样子,我顿时就急笑了,我不好意思的说:“你妹妹的患处是胸口上,而如果要用护身咒化解的话,就得在她的胸口上画咒,可是……可是你妹妹是女的,而我是男的,这……这不好吧?”

  听到这话,一直催促我行法的杨权总算是反应了过来,顿时愣住了。可是随后他却嘿嘿的傻笑了起来,说:“如今救人要紧,咱们也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就请先生快点施法吧。何况我我妹妹这不没有不肯的意思么?”

  听到这话的杨晴脸更是红上了几分,满脸的羞涩,当她见到我看向她时,急忙将头低了下去。

  见到她果然是没有不肯的意思,再看看一旁满脸着急的杨权,最后我只得点点头,说:“好吧,只要你们不会见怪,如今倒也只好用此法破解了。”

  说完,我和杨权便扶着满脸羞红的杨晴进了店铺内间的卧室,准备施法破解邪术……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