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三十章 破邪

第三十章 破邪

  杨晴被扶到到卧室中的床上,杨权便出去了,随手将门也给关上了,一时之间房中只剩下两人,杨晴更加害羞了,而我也很是尴尬。

  我咳了一下,开口问她自己能不能动手脱衣服,她害羞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自己慢慢脱了起来。而我也很不好意思的赶紧跑去准备笔墨了。

  拿着笔与墨回到床边,杨晴已经盖上了被子,见我来了便紧闭着双眼,根本不敢睁开半点。我说我要开始了,紧闭着双眼的杨晴点了点头,轻咬着嘴唇,也不知道是害羞成这样的,还是疼成这样子的。

  我忍着心中狂跳的心,慢慢的将盖在杨晴身上的被子给提了起来,接着我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因为此时的她上半身已经脱的只剩下了一件的胸衣,而且还是那种非常性感蕾丝边的胸衣。胸衣有些挤,使得一抹乳白挤出一条深深的沟,直看得我差点就流出了鼻血。

  要知道我可是个处男啊,平时本就跟异性打交道较少,客户也多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居多,因为这类人更加相信风水迷信。所以,我这种平时连女生都很少接触的人,突然之间见到这番景象,你说我能够做到波澜不惊么?

  答案肯定是不可能的,除非我不是男人。强压着心中的燥动,我一遍遍地对自己说,别胡思乱想了,还是赶紧救人吧!

  就这样,直到我闭上了眼睛,沉静了好久方才静下心神掐出法决,把护身咒写在了她的胸口上。画符需要静心无邪念,所画的符咒方才具有神力,符咒我从小就画到了大,画了十几二十年,可以说这次是我用时最长的一次,因为无论我如何努力,心神都静不下来,可以说得上是心乱如麻。因为自进入房间的时候开始,我的脑子就蒙蒙的乱成了一团。

  我都不知道咒语是怎么画完的,只知道当一切都结束时,自己后背全都被汗水打湿了。

  其实这个金刚护身咒非常简单,就是掐指写上“通包化采”四个字。"通"就是把全身的经脉疏通;“包”就是真气在全身,如此便能达到化解纸人邪法带来的伤害。

  当我将咒语画完,我便溜也似的走出了卧室,叫她先在那儿休息一会儿,不久应当就会没事了。

  见到我出来了,杨权便问是不是画好了。我点点头,不过心中却有另一个担心,于是我告诉他,虽然暂时纸人带来的伤害是化解了,但是危险却并没有结束。

  一听这话,杨权吓得不轻,急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他妹妹还有其它麻烦?

  我点点头,于是也不说话,直接走到店中的那个纸人面前,将纸人转了一个身,指着纸人背上的那些字,说:“你来看看这上面写是什么,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

  杨权有些惊疑,看了我一眼,然后便急忙凑了近来,随后他的脸色便变了色,惊恐万状的指着纸人叫道:“这……这当日从我家挖出来的那三口小棺材不就是三冥绝棺吗?难道做扎这个纸人的人就是之前害了我们杨家的那个坏人?”

  “应该就是同一个人没错!”我点点头,同时眉头紧锁的对他说:“如今最可怕的就是,对方明显是知道了杨晴的生辰的,这就非常危险了。虽说如今这个纸人施的邪术被破了,但是对方已经有了她的生辰,他如果想再次加害于杨晴,随时都可以再扎出另一个纸人,甚至是利用生辰施用其它的邪术。”

  我并没有吓他,因为生辰一旦落入了这种邪师手里,只要他想害这个人,是有太多办法来对付这个人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生辰落入这种人手里,就等于将自己的小命交到了他的手里,他要你生便生,要你死,你便死。

  这时,杨权也听懂了我的意思,整个人吓得脸煞白的,问我这该怎么办才好。我指了指纸人身上写的字,说:“如今还能有什么办法,他不是要约我今晚过去么,那我今晚就过去会一会他,看看他到底想怎么样。”

  当然,在我心里也有着自己的计较,若是对方只是担心三绝冥棺捏在我的手里,对他不利,所以才以此来逼我交出三绝冥棺,那也便罢了。若是对方一心还想对杨家不利,或是对我不利,我也定当不会让他好过。

  杨权显得有些担心,他问我:“先生是打算今晚赴约?”

  我点点头,说:“如今不去也得去了,对方都找上门来了,何况对方手中还有着杨晴的生辰捏在手里,你说我能不去么?”

  杨权听到这话,不由激动了起来,握住我的手颤抖道:“谢谢陈先生,您这份大恩我们兄妹俩都不会忘记的。”

  我笑了笑,叫他甭客气。其实我也相信杨权不是装的,要知道我是完全可以袖手旁观的,毕竟说白点我与杨家没有任何的关系,虽然我帮他们化解了三绝冥棺,引来了那邪师,但是只要三绝冥棺捏在我手里,对方就不敢轻易对我不利,毕竟我手里等于捏着对方的半条性命在手呢。先不说我今晚赴约会不会有危险,单说我一旦把三绝冥棺交出去了,那反倒使得我手里没有底牌了,到时对方若还有心想报复我,那就真的可以放开手脚对付我喽。我相信杨权这种聪明的人,一定也是可以想到此点的,所以当他听到我要赴约才会显得如此激动。

  就在这时,我转身一看,不知何时杨晴已经穿好衣服站在了我们身后。

  此时的她面色已经好看了许多,最起码不是之前那样煞白的了。不过她的眼中却有泪花在那儿打转,她走前两步对我说:“二狗哥,你能不去吗?”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突然莫明的感动了起来,因为我知道她之所以这种时候还会说出这样的话,绝非是说胡话,而是应当在担心我的安全,毕竟谁都知道这一趟下来危险定然存在。其实若是有人问我怕不怕,其实我也的确会怕,因为我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有多大的本事,而且对方能施用三绝冥棺阵这等阴险狠毒的绝阵,显然对方不是什么善茬,与这种心肠狠毒之人对付,用屁股想都能想到危险不会小。

  只不过我不可能放任不管的,从我在杨家打算插手他人法术的时候,其实我就已经等于要面临今日的结果,何况我如果不赴约的话那么杨晴就会有性命之忧,我是不可能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她为此丢掉性命的。至于为什么不忍心看到她有事,我也说不清,总之我就是希望她能好好的。

  我笑了笑,说:“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要知道我可是有着真本事,就算对方欲对我不利,也不是轻易就能对付得了我的。何况你这不都叫我二狗哥了么,你说我能让你受到那坏人的威胁吗。”

  听到这话,杨晴眼眶中打转的泪花终于是落了下来,她说:“如果要去的话,那我陪你一块去。”

  你说我能让她陪我一块去么?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当下我便拒绝了她,叫她安心在家中等我的消息便是了。

  而一旁的杨权则转头对妹妹说:“这样吧,你在店铺里等,我陪着陈先生去,给他做个伴。”

  我本欲拒绝,因为我连自己的安全都不敢保证,可没有能力再去多保护一个人。可是话还没说出口,杨权却叫我不要劝他了,他说这事是因杨家而起,他无论如何都要一块去,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跟杨家过不去。

  他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只得点头同意了下来。

  就这样,当下我便开始准备了起来,画了好多符咒,多是一些破邪的功效,主要是担心对方到时又会搞出什么邪术出来,而这符虽然不知道到时能不能顶用,但是最起码能多一分保障不是。

  时间过得很快,到天将黑的时候,我便拿上黄布袋子,带上杨家挖出的那三口小棺材出了门,杨权开车载着我往对方约好的地方,城郊牛形山的十里坟出发了……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