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三十五章 催命灯

第三十五章 催命灯

  如果说之前是害怕,那现在完全可以说是恐慌了,因为这种突然发生的情况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意料,使得我们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无力感。

  我们试图着去搬开那扇门,可是两个人无论使出多大的力气,眼前那扇厚重的大门根本就闻丝不动。

  杨权早就吓得脸色如灰,带着哭音问我这是怎么回事,这门怎么就会无缘无故自己给合上啊?难道……难道这里祠堂里真的有鬼?

  此时的我内心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慌了神,心乱如麻,哪里又能回答得了他呢?

  见我不说话,杨权急了,问我现在该怎么办,可有什么办法?

  我叫他先别说话,让我好好想想。说实话,从踏入十里坟这个地方开始,我就总感觉这里的一切都很诡异。从来到这个鬼祠门口开始,到进入鬼祠被困在里面,这一切我都感觉是有人故意要引我们进来似的。

  先是莫名燃着的烛火,然后是纸人,这一切都不像是阴魂所为,更像是有人在故意搞鬼,目的很显然就是为了把我们引进来,然后将我们困在里面。而这个人不用想,多半就是那个约我们来此地的邪师。

  我把我心里所想的告诉给了杨权,他也觉得我分析的很有道理,不过随后他便问我:“可是他为什么要把我们困在这呢?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听到这话,我也反应了过来,是啊,如果真是有人在故意把我们引进来,他是为了什么呢?总不可能是想将我们活活饿死在这里头吧?

  想着想着,我突然就好似想到了什么,接着猛然一惊,大叫一声不妙,心道果然是中了别人的奸计了!

  杨权听到我突然这么一声惊叫,吓得不轻,知道我一定是看出什么来了,急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不好了,咱们之所以闯进来,一定是被那盏烛火给引进来的,那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烛火,而应当是阴烛!”

  “阴烛是啥?”杨权吓了一跳。

  阴烛,也叫迷魂阴司灯,又叫催命灯,相传是一种用专门用来招魂或迷魂的东西。阴烛,当然不是普通的油烛,而是得用死尸棺底滴落下来的尸油所炼而成,灯蕊得是上吊女人所用的绳子为材料,如此方才能制作成阴烛。

  阴烛有点类似于招魂引路灯,在民间每年的七月十五,大家都会放河边或者孔明灯,其实这个河灯及孔明灯就是招魂引路灯,目的是给阴间的鬼魂照亮回家的归路,使得已逝亲人能看着灯火寻回家过节。招魂引路灯引的是阴魂,也就是已死之人的魂,而阴烛引的却是阳魂,也叫生魂,意思就是活人的魂。

  阴烛因为是尸油所炼化而成的,尸油因为是人体中所得之物,所以半阴半阳,这与活人的魂是一样的,处于在阴阳之间。而阴烛的灯蕊是从上吊的绳索中所取,带有勾魂索命之效,所以只要点燃阴烛,便能引魂迷魄。总之,阴烛这种东西很邪性,平常是没有人会去做这种邪物的。

  很显然,之所以祠堂里会莫名其妙的燃着这么一盏烛火,目的就是为了把我们引入进来的。要知道我早就看出来这个祠堂是个鬼祠了,也知道轻易是不能进去的,可是最后就只是眨眼间看到的一个纸人,就忍不住好奇的冲动闯进来,这其中自然是有阴烛的作用在里面。

  这时,一旁的杨权问我:“那人为什么要引咱们进来呢?”

  我眉头一皱:“因为对方在这儿摆了一个阳丧局,只要咱们来了就触动了这个局。”

  想到这些,我整个人都后悔了起来,后悔自己太过大意了。所以我当下就转头对杨权说:“这下咱们可真的玩大了,能不能回去都成问题了!”

  阳丧局,是一种非常歹毒的害人之术,也叫催命局,或办阳丧。何为催命?何为阳丧?顾名思义,催命就是让人减寿,使其阳寿减短信。而阳丧局,自然就是在人还没死的时候,就给他们置灵堂办丧事,此为阳丧!

  其实,在人还没死时就给你办身后事,做出一种已死的假象,这本就是很不吉利的事,其实目的就是为了催命。当然,要想催别人的命可少不了催命符。

  杨权听到我这样说,吓得不轻,问我怎么知道一定是阳丧局,会不会搞错了?

  我苦笑道:“不信的话,你到那盏烛灯那儿看看,肯定供着咱们的催命符。”

  是的,我之所以这么肯定我们是中了别人设的阳丧局,原因就是那盏烛火。因为那一定是盏阴烛,而阴烛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用到的,只有在阳丧局中才会用到,作用就是把人引过去,这有个叫法,叫作引魂发丧。意思很显然,就是置办好办阳丧的局,这只是在催命,只有把那人给引到局中来,人到了,这才能叫作发丧。发丧发丧,自然就是入土为安的意思了,等于是把你送到阴间地府去,也就是让你真正的魂归命断!

  此时的杨权哪里会知道这些,听我说祠堂上方供桌上那盏烛灯那儿能看到催命魂,立即就转身往那儿跑了过去,当然,我也跟着奔了过去,因为我也希望这一切都是我猜错了。

  可是,当我们来到供桌前的烛灯下时,还是见到烛灯前面的供桌上供着两张黄纸钱,黄纸钱上分别写着两个人的名字,一张写着杨权,一张写着陈二狗。

  看到这两张黄纸钱上写着的名字,这不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么?看到这,我心直接就沉到了海底,心说这下还真的是死定了!

  杨权也傻眼了,他拿出起那张写有他名字的黄纸钱,手都颤抖了起来,打着颤音问我:“这个就是……?”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说:“没错,这就是催命符!”

  是的,这的的确确就是催命符,我们两个人的催命符都供在了这儿。把活人的名字写在死人用的黄纸钱上本就不吉利,何况还用催命灯供着,岂会催不了命。

  这时,我抬头看了一眼供桌上方,接着眼睛都瞪大了。杨权见到我这个样子,问我是不是又发现什么了,我对他示意前方,接着他往前方供桌上的灵位牌看过去,也吓了一跳,指着那的灵位牌吓得惊叫了起来:“这……这上面怎……怎么会有我们的名……名字?”

  是的,我们前面的供桌上供满了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苗氏家族的灵位牌。可是,就在这些苗氏家族的灵位牌的最后面那排,竟然还供着两块其它人的,因为那两块灵位牌上面写着的名字竟然是我和杨权的名字!

  这也怪不得杨权会吓成这样,要知道我们都还活着,怎么就会有灵位牌呢。我想,任何一个人突然之间看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灵位牌上,都不可能淡定得了。

  “这就是阳丧局中的办阳丧,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吧?”我苦笑了一下。是的,我没有骗他,阳丧局之前也说过了,就是在人还没死之前,就给他做出一种死了的假象,凡事都按已死来办。要知道我们可不是苗家人,就算死了也不可能供于苗氏祠堂里,很显然,对方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取一个“已死”的寓意。

  杨权这下是不再怀疑了,如此眼前的这一切已经证明我所有的判断,我们的的确确是中了人家的阳丧局。他有些害怕的问我:“先生,那现在怎么办?难道我们就真的难逃一死了吗?”

  我苦笑了一下:“还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只等着布此局的人发丧了,对方一发丧,介时就会有地府阴司鬼差前来拘咱们的魂,到时咱们就只能上那黄泉路喽!”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