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三十六章 鬼催催,命催催

第三十六章 鬼催催,命催催

  我没有故意吓杨权的意思,事到如今也就有什么说什么了,明明白白的去死,总比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要好得多。

  如今情况的确正如我所说的那样,只等对方布局的那人发丧,就会有阴司地府中的阴差前来拘我们二人的魂魄。因为发丧,说直白点就是通知地府我们死了,让他们来拘魂。

  这回杨权可谓是吓得脸都成了一片死灰,他问我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问我如果把那盏灯或者写有我们名字的催命符给毁了,会不会有用?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没用的,自从咱们走进祠堂的那一刻起,等于就应了这个阳丧局。此时就算咱们跑到天涯海角,对方只要一发丧,咱们就完蛋!”

  听到这,杨权反而没有那样害怕了,而是叹了口气说:“先生,实在是对不住,把你给连累了。”

  难得在生死关头还能说这样的话,我不由笑了笑,其实我之所以会来,完全是为了杨晴而来的。就算没有杨权这个人,我也会来。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心里在苦想着对策。虽然我明明知道这回是死定了,但是我内心深处也还是想能得到一丝逃生的希望。反而此时的杨权倒是有了必死的想法,他不由对着门外大声喝道:“你到底是谁,我杨家何时可曾得罪过你吗,既然要我死,怎么不敢现身让老子死个明白,如今还要躲躲藏藏又是几个意思!”

  被他这么一嗓子大喝,倒还真的有人回应了他。只听见就在祠堂的大门外头响起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你们杨家人死有余辜,绝不会让你有冤!”

  一声这话,我和杨权哪会不知道,外面那个人肯定就是约我们今晚见面的人啊。当下杨权就忍不住喝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害我杨家?我杨家何时与你有仇?”

  可是此时门外头的那人根本就不纠节这事了,只听见对方带着浓浓的怨恨道:“你杨家与我苗家的仇恨大如天,今日就让你为你爷爷的所作所为赎罪吧!”

  说完,对方就开始念起了咒语:“天灵灵,地灵灵,鬼催催,命催催,阳丧起,阳寿尽,阴司鬼童来索命……到时辰到了,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了……”

  一听这话,我顿时心都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这咒语我哪会听不懂呀,这不就是发阳丧么,而且对方竟然一边发阳丧,还一边喊冤。

  我害怕之余也感到震惊,对,的确是震惊。因为喊冤可不是闹着玩的,喊冤一定得是有无尽的冤情,喊冤之人称作“引路”人,那些冤死之魂本来就含着怨恨徘徊不愿下去投胎,如今有人替他们引路寻仇,他们自然就会上门寻仇来了。

  但是,这只是针对那些真正有冤的人,若是对方是个善人,那么他这样喊冤引魂,便只会引火烧身,把自己的命都给搭进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因为发阳丧本就违背阴阳之道,这一喊冤就好比是击鼓鸣冤,这一喊可就会把阎王都给惊动到,因为阎王专司冤情,如果你的确有冤倒还好说,如果无冤,那么损阴折寿是逃不脱了。

  如今,我听到对方竟然在喊冤,你说我能不震惊吗?难不成他真的有天大的冤情?

  想到这里,我猛地转头看向杨权:“他娘的,你到底有没有跟老子说真话,你是不是真的做过什么大恶之事?”

  这可怪不得我会发怒,要知道我是觉得他们杨家可怜,这才会帮他们忙,化解三绝冥棺阵,否则我是绝对不会违反行内忌讳去破人家的法术的。可是如今看来,十有八九杨家的确做过什么大恶之事,要不然人家干嘛到你杨家整这么阴毒的绝术,而且如今还在喊冤。

  如果杨家是善良之家,我为了行善救人搭上自己的性命倒也没事,死的心甘情愿,可是如果杨权故意在骗我,那我死的真是不值当。

  杨权也被我骂蒙了,大叫道:“先生,你……你干嘛这样说我,我杨权可以发誓,我真的没有骗过你,我这辈子真的不曾做过一件恶事!”

  “真的,我真的没有骗你。”见我不太相信,他再次重复道。

  “我暂且信你一回!”我说完这话,也没时间再去理论这种事了,急忙对他说:“对方在发阳丧了,不想死的话赶紧用血在那纸人身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说完,我也不再理他,当先朝那两个纸人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很快,我就奔到了之前那个被我踹破了的纸人面前,接着就用手指上的血在纸人的身上写下了自己的姓名与生辰。

  是的,我之所以在纸人身上写自己的生辰与姓名,那是为了挡灾,用纸人来做自己的替身。

  而此时的杨权虽然不知道我这是在做什么,但是他也明白我这一定是为了逃生,所以也赶紧学着我的样,在另一个纸人身上写下了自己的生辰信息。

  就在我们刚做完这些的时候,突然之间阴风大作,呼呼作响,鬼祠外头震天震地的全是呜呜的凄厉哭声,显然是外头那人把冤魂给引来了。

  听到那凄凄然的呜呜鬼哭声,我不由心里一沉,显然,杨家的确是做过恶事啊!

  而就在这时,祠堂的窗外口开始呼呼作响,阴风阵阵吹入,祠堂里那屋梁上挂着的那些长布纷纷被阴风卷了起来,搅的是“啪啪”作响。接着,我就看到一阵阵白影或黑影从窗外外头飘了进来……

  此时的杨权虽然看不见那些飘进来的阴魂冤鬼,但是他能听得见响彻于耳边的凄厉鬼哭啊,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阵风,这可把杨权吓惨了,整个脸都吓成了死灰色,浑身颤抖的缩在墙角下边打着颤栗。

  杨权看不见阴魂,但是我能看见。只见那些被引来的冤魂怨鬼不知何几,只见一道道影子闪入祠堂内,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拖家带口,个个进来环视了一圈,接着就朝着那个写有杨权生辰信息的纸人扑了过去!

  那些鬼魂一见到那个纸人顿时就怨恨乍现,数十个阴魂围着纸人便又是打又是踢的,有的掐脖子,有的还扯下绑在屋梁上的布带套在了纸人的脖子上,而绸布带子的另一端则往那木梁上绕了过来,接着整个把纸人给吊了起来……

  而那个写有我生辰信息的纸人,却被他们忽视于一旁,没有一个阴魂去动。

  看到这里,我哪里会不明白呀,这摆明了那些鬼魂就是来找杨权寻仇的。可以想见,若不是用纸人做了替身,如今的杨权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惨状啊?又是被打又是被踢的,最后被绳子吊在梁上的那个就不会是纸人了,而是杨权!

  正所谓吊死鬼永世难投胎,如果真的没做替身的话,如果祠堂里没有这两个纸人存在的话,那么杨权的命运可想而知,要多凄惨就会有多凄惨。

  当然,我可不会相信这些上门寻仇的鬼魂会找错人,很显然,杨权与这些鬼魂之间一定存在着浓浓的仇恨,致使这么多的鬼魂死后都因怨恨而没去投胎。

  我看了一眼不断打颤的杨权,此时的他眼睛瞪的都快掉到地上去了,显然是吓成了这样。是啊,虽然他看不到鬼魂,但是他能看见纸人啊,纸人突然间被布条吊起来,他总是能看得见的。

  这时,阴风再一次发作了起来,吹得整个祠堂里尘埃满天飞,就连紧闭着的大门都被吹得“吱呀吱呀”的响了起来。这时,那些阴魂也有了惊慌了,开始纷纷往窗外逃去。

  而就在所有阴魂都消失不见之时,紧闭着的祠堂大门“吱呀”一声被阴风给吹开了,顿时尘土飞扬,使得我们连眼都睁不开。

  可是,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只见祠堂的大门口此时竟然来了两个足有九尺多高的黑影!这两个黑影手里拖着一条长长的乌黑锁链,慢慢地往祠堂里走了过来……

  看到这时,我整个心都提了起来,因为我知道这突然间出现的两个黑影,一定就是从阴司走来的鬼差了!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