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三十八章 风水先生杨半仙

第三十八章 风水先生杨半仙

  对方见到我们,也是一愣,虽然在月光下看不出来他此时的表情,但是却能感觉得到他很吃惊。是啊,在他想来我们二人肯定难逃一死,此时哪会想到我们会有命走出祠堂呢?

  对方当先便开口了,他带着恨之入骨的怨气道:“你们竟然还没死!”

  其实,在得知我们中了阳丧局时,就连我自己都认为这次死定了,也许这就是命吧,就要对方发阳丧之时我想起了那两个纸人,结果就是那两个纸人救了我们一命。

  “多亏了你扎的那两个纸人,要不然今日还真在你这阴沟里翻了船。”我盯着他冷笑道。

  “哈哈……”对方听我这么说,突然大声笑了几声,然后突然脸色一冷,说:“看来我真是小看了你,想不到你这个小阴阳竟然还有真有点货。”

  “这叫天意!邪岂能压正?”我冷笑一声,然后问他:“我与你无冤无仇,想不到你却欲取我性命,还当真歹毒!”

  对方笑了起来,说:“这要怪就怪你自己要来淌这淌浑水,我要取的是杨家人的性命,是你这个小阴阳活得不耐烦了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

  听到这话,一旁的杨权可怒了,指着对方就喝斥了起来:“你TMD到底是什么人,老子见都未曾见过你,与你哪来的仇怨,非得至我杨家于死地?”

  对方也怒了,指着杨权对骂了起来:“好个无怨无仇,你杨家害我苗家全族百余口人命,这会是无怨无仇吗?这等深仇大恨我不找你报,又找何人来报!”

  一听这话,我整个人都震惊的差点下巴都掉地上去了。之前冤魂怨鬼前来索命之时,我就已经知道杨权一定欠有冤债,只是却万万也没有想到会是苗家全族百余口性命的深仇大恨啊。

  惊愣之余,我愣愣地转头望向一旁的杨权,只见得他也是一脸惊讶茫然的样子,显然是一头雾水的样子。看到这,我不由很疑惑,这么严重的事情怎么杨权还好像啥都不知道的样子啊?

  果然,杨权惊讶过后便发怒了,他叫道:“放你娘的狗屁,你们苗家早在几十年前就死绝了,老子还没出世呢,你哪门子说是老子干的!”

  对方冷冷的回道:“我可没说是你干的,但却是你杨家人干的,那个人就是你的爷爷!”

  这下杨权整个人都愣住了,指着对方惊道:“我爷爷?不……不可能,我爷爷怎么可能干下这种恶事?”

  杨权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是看得出来,此时的他已经慌了神,显然也是不管肯定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

  对方说:“对,就是你爷爷杨半仙干的!”

  这时,杨权更加慌了,他吱吱唔唔的说:“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我爷爷的名字?”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你杨家人曾经做过什么,今日你死只不过是为了还欠下苗家人的债!”对方冷冷的说着。

  “我爷爷到底对你们做过什么?”杨权有些急了,或许他真的不知道往上两辈到底发生过什么吧。

  这时,对方指着我们身后的苗家宗祠,带着浓浓的恨意,咬牙切齿的说:“做过什么?那我现在就告诉你,这苗家的祠堂就是听了你爷爷杨半仙人话才盖的!”

  一听这话,我当时就给惊愣住了,直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虽然从之前冤魂怨鬼上门找杨权报仇时,我就已经知道杨家与那些鬼魂有着什么仇恨,但是却万万也没有想到杨权的爷爷竟然就会是苗家祠堂的风水师!

  苗家祠堂的风水之前已经说过了,不仅煞风迎面吹,而且还犯了三煞,实乃一处大凶的鬼祠!如此祠堂我之前一看就看出来了,当时还奇怪谁会这么不懂事把祠堂选在这种风水地上,而且连犯三煞的忌讳也不懂,这种祠堂能不把族人给弄死绝么?

  当时我就心里认为,要么就是苗家人无知,要么就是被风水师给害了。可是如今突然间听到眼前这栋害死苗家全族人的苗家宗祠,竟然是杨权爷爷替苗家选的址,我仍是被这话给震惊住了,心中不由涌起一种无力感,不知道是该救杨权呢,还是该撒手不管?

  我看了一眼杨权,此时的他也满脸的震惊,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爷爷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要知道眼前这栋苗家祠堂的风水,我可是有跟他说过,如果这祠堂真的是他爷爷故意为之,那其中的险恶用心可就不言而寓了。换句话来说,这祠堂如果没请风水先生选址,做成现在这个样子那就只能怪苗家自己命中该绝,可是若是请了风水先生选址,那么祠堂如今模样显然不只是疏忽造成的,而应当是故意有心使坏,这种险恶用之,说直白点真是遭那天打雷僻也不为过!

  杨权显然是明白此点,所以脸上尽是惊恐之色,做为他来讲,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所以此时的他如一个泄气了的皮球,早没有之前那种怒意冲冲的样子了。半信半疑的他缓缓将头抬了起来,问对方:“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我爷爷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做下这种害人之事!”

  对方冷笑了一声:“这栋苗家祠堂就是你爷爷杨半仙点选起宅的,也就是因为我们苗家听信了这个恶人之言,为此全族百余口人全都死绝了,这一切可天地为证!你若是还觉得冤枉,你可以看看门楼前的石碑,上面便有他的名字。”

  杨权一听这话,急忙转身去查看建造宗祠时所立的碑文,接着果真在那碑文上面见到了杨半仙的名字,而这个人就是杨权的爷爷了。他愣愣地使命摇头,念着:“不可能,这不可能,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为什么?好,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说完,对方便将跟我们讲了一件数十年前的陈年往事……

  在解放前,当时的苗家住着上百苗姓族人。当时那年月天下大乱,可以说正逢大劫,先是改朝换代军阀混战,后又外族入侵生灵涂炭,饿死之人不知几何。苗家村因为深处大山之中,所以还算是过得稍对安稳。

  有一回,村里的一位猎户进山打猎,路上遇到一位被毒蛇咬伤的人,于是好心相救,把他背回了苗家村。

  山里的人心地都非常善良,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呢,匆匆寻来蛇药总算是把他的命给保住了。当时那个人在村民的家里昏迷了一两日方才醒过来,醒来后他告诉村民们,他叫杨半仙,是一名逃难的外乡人,当地在打仗,家人也全死了,本来是准备去投靠亲戚,结果在山里迷了路,后来不幸被毒蛇所伤。同时,他还告诉大家,他是一名看风水的先生,平时做些帮人看看风水,选选阴阳宅址之类的活。

  村民们见他可怜,于是就让他在村里安心休养。当时的杨半仙被安排在那个猎户的家里,山里人靠山吃山,平时天天都得上山打猎,所以就让自己的女儿苗小米照顾杨半仙。

  在杨半仙休养的这些日子里,苗小米又是给他煎药又是做饭,把他照顾的非常好。有的村民也送来了鸡蛋给他补身子,因为村子里很少有外人来,大家都把杨半仙当成了客人一般对待。

  话说杨半仙在猎户家里休养了大半个月后便痊愈了,为了感谢村民们的救命恩情,他便开始给村民们改风水,寻宝地,把村民们给感动的,觉得是好人终于有好报。同时,看到杨半仙因为战争所害,如今也没有了家人,于是好心的村民们就对杨半仙说,如果你没地方去了,不如就留在苗家村生活吧。

  当时杨半仙或许也的确没地方去了,于是当下便千恩万谢的留了下来,成为了苗家村里的异姓人。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