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四十三章 凶神獬豸

第四十三章 凶神獬豸

  尸毒,其实就是尸体腐而未化,埋于地下良久,成为尸毒的,其中多出现于僵尸荫尸等物身上。而像眼前这两具婴尸,他们虽然不是僵尸,但是却也是属于那种腐而未化,埋于地下良久之物,死而不化,自然就会生出毒素。

  不过,好在这种婴尸所带的尸毒并非像僵尸毒那般厉害,所以我倒是没有太过担心,目前唯一担心的是,如何应对眼前这两具婴尸。

  婴尸是不会累的,经过半袋烟功夫的打斗,我已经是全身是伤,而且人也已经累得脱了力。再看那两个婴尸,也不知道疼,也不知道累,我用桃木剑刚将他们拍退,他们就又“咯咯”一笑,扑了上来……

  看到这,我哭的心都有了,这样子下去别说是被他们打死,就是累也得活活打我给累死啊?

  桃木剑对他们的伤害并不大,无论我如何对他们劈砍,也只能让得他们震退几步,根本不能对他们造成失去战斗力的伤害。

  就在我重新与扑过来的其中一个婴尸相斗时,这时突感耳后恶风扑来,我就大感不妙,急忙弃了眼前的婴尸,扭身想要逃避,结果还是硬生生被后面那个婴尸给一胳膊扫翻在地,接着那个婴尸就一下扑到了我身上,把我给按倒在了地上,一双冰冷的小手一下掐住了我的脖子,瞬间我就憋的脸都红了,心说难道我就这样玩完了么?

  就在我脑袋因缺氧而感到一阵阵的眩晕之时,突然听到一声嗷叫,然后就看到一直退到祠堂墙边吓得打颤的杨权往我这边扑了上来,一下就抱住了压在我身上的那个婴尸,然后与他滚在了一边。

  从婴尸的手中得到逃脱,我立即就站了起来,只见此时另一个婴尸也扑向了杨权,两个婴尸狠狠的掐着他的脖子,看那模样要不了一会儿非断气不可。

  想到这里,我当下知道今日唯有一拼了。不过,我没有就这样冲上去,因为我知道就算自己冲上去,也只是去送命。所以,我想到了请凶神前来帮忙。

  也许有人会问了,既然能请到凶神,为何之前一早不请呢。这里要告诉大家,这神可不能乱请的,爷爷一直以来就告诉过我,凶神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请,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凶神的性格都十分的古怪,一个不好别说想请他来帮忙了,或许凶神一到忙不帮,直接把你给收拾了。也许有人又会问了,那就别请凶神,咱请正神不就没事了?其实正神就好比咱们如今的大官领导,又或者是掌管兵马的将军,你说你一个小人物能请到他们吗?

  不过,今日是生死关头了,如果不拼一把的话,就真的死定了。这次,我也是真的发火了,既然你要我死,那我也就只好叫大家一起玩完了。所以,当下我一捏指诀就起了阵法要请凶神,想彻底除了这杀身饿鬼。而我要请的凶神则是——獬豸。

  獬豸,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神奇动物,又称任法兽,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的瑞兽,相传形似羊,黑毛,四足,头上有独角,善辨曲直,见人争斗即以角触不直者,因而也称“直辨兽”,“触邪”。因为只有一只角,故又俗称独角兽。中国古书说它能辨曲直,拥有很高的智慧,能听懂人言,对不诚实不忠厚的人就会用角抵触,它“见人斗,则触不直者;闻人论,则咋不正者”(见到别人在争斗,则用角去触那个不正直的人;听到别人在争论,则去咬那个不讲理的人)。正是由于獬豸象征着公正,所以,在古代,它就成了法律与正义的化身,御史等执法官员所戴的帽子被称为獬豸冠,有些朝代执法官员的衣服上还绣有獬豸的图案。自古以来被认为是驱害辟邪的吉祥瑞物,也是五脊六兽中的一种。这样后世常将普通羊饲养在神庙,用来代替獬豸。

  我和苗拾讲了那么多道理他不听,那我就把法兽请来和你说道一下,我看你听不听。这獬豸能辨曲直,最讲理法,对付苗拾这样只认死理的人最有用。

  如果说在这之前,或许我还真的不知道是杨家错,还是苗拾过,但是如今他用养尸为恶,显然是错的。如此一来,请来獬豸是一定能站到我这边的。

  请神的咒语一念完,接着我就看到眼前突然一阵狂风涌起,顿时飞沙走石,一道白光一闪,接着……接着就完了,风停了,沙石也重新落地了,而再看那两具婴尸,此时已经看不到一段完整的尸体了,只见满地全是碎肉,显然是被刚才那道白光给活活撕碎的。

  说实话,此时我还在发着愣呢,因为就连我自己都完全一下没反应过来,原以为请凶神下来就会见到这凶神,哪成想就是一道白光闪现,然后就没有了,这也太他娘的快了吧?

  不过,眼前的一切却在告诉我,刚才我的的确确是把凶神给请来了,要不然那一地的碎肉是作何解释呢?

  当然,同时我也感到万幸,庆幸自己没有请错神,因为我知道如果请错了,或许撒满一地碎肉的人就是我了。

  凶神里的我就知道有一个凶神就专门是帮恶人的,这个凶神名穷奇。穷奇是古代传说中抑善扬恶的恶神,这家伙很有意思,看见有人打架,它就要去吃了正直有理的一方;听说某人忠诚老实,它就要去把那人的鼻子咬掉;听说某人作恶多端,反而要捕杀野兽馈赠。也就是说,如果我今天请的不是獬豸,而是穷奇,那么它帮的就不会是我,而是苗拾,因为眼下我是善,他是为恶,而穷奇却偏偏只帮恶人那一方。由此可见,凶神的脾气都很古怪,谁知道它们脑子里有什么想法,万一不高兴那可完了,我今日能请凶神还留住性命,只能说是我运气好而已。

  就在我发愣之时,百米开外的苗拾此时突然一声闷喝声传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然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看他那样子,显然是因为养尸被杀,使得他遭到了反噬。

  养尸是用他自己的精血养出来的,之所以它们会听苗拾的话,就是因为苗拾用精神力在控制着它们。如今尸已遭到毁灭,作为控制者,自然遭到反噬是免不了的。

  不过此时我可管不了苗拾,因为杨权还不知道是生是死呢,要知道他刚才可是被那两具婴尸给死死的掐着脖子呢。

  当下,我急忙跑了过去,只见此时的杨权脸上全是伤,流着黑色的血迹。不过让我庆幸的是,他竟然没死,喊了他几句便醒转了过来,瞪着眼睛问我是不是到了阴间。

  我笑了笑,说没事了,我说过会带你回去的,放心。

  说完,我便放下了他,然后朝倒在地上正挣扎着的苗拾走了过去……

  此时的苗拾还在吐着血,看见我来了,奋力的挣扎着站了起来,一开口又是流出了一口鲜血。他面目狰狞,满脸的不甘心,浓浓的恨意更加露骨,咬牙切齿的说:“要杀要剐就动手吧,老子就算做了鬼也绝不会放过姓杨的!”

  看着他还是放不下心中的仇恨,哪怕在死亡面前,仇恨也更重要,我原本还想跟他讲讲道理的想法,瞬间就破碎了。因为我知道,这种人是听不进道理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我相信就算是当初教你风水之术的陈先生,想来也不会愿意见到你如今这个样子的。如果说仇恨,我想他会比你更加恨杨半仙,因为他的未婚妻苗小米也死在了杨半仙的手里。”

  不知为何,当我提到陈先生时,苗拾原本那狰狞的表情瞬间消失了,变得有些伤心与难过。嘴里念道:“陈师父,虽然你让我不要记仇,但是我真的做不到,对不起师父,弟子放不下……”

  “你所说的这位陈先生,叫什么名字?”为知道为何,我突然对他所说的这位陈先生很好奇,或许是因为我也姓陈吧!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