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四十六章 因果报应

第四十六章 因果报应

  在我望着苗拾的尸体百感交集的时候,杨权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当他看见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苗拾时,却并没有一点点死后余生的欣喜,反而和我一样表情沉重,甚至还能看出他有一些伤感。

  是啊,虽然杨权是无辜的,但是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杨家造下的孽,或许在他心里,当他得知苗家村之所以死绝是杨家做的恶,他已经不怪苗拾会找他报仇了,或许在他心里苗拾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值得同情的人。

  沉默了许久,杨权问我,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把他运出去?

  我摇了摇头,说:“他不会想出去的,既然他在苗家村长大,那么就让他与苗家村的亲人们在一起吧!”

  当下我们决定,暂时先回去,等明天再来给苗拾立个坟头,同时也将村口荒地里那百余口棺材全部入土。

  杨权点点头,然后在苗拾面前跪拜了几下,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这才起身与我往回走,离开了苗家村……

  在回去的路上,我们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心情沉重,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在来的路上,我原以为今日我难逃一死,原以为我的对手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原以为我只要在对方手里救下杨家就会十分开心,但是如今的结果却是我做梦也没有料到的。我没有料到我能活着,没有料到对方并非是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也没有料到对方竟然会是我的亲人,更加没有料到“坏人”死了,我还会如此的难过。

  我一次次的问自己,我插手杨家的事,到底是对是错?如果我牢记爷爷的叮嘱,绝不插手行内人的法术,那么我就不会面对如今的一切。虽然我心里明明知道,如果我没有插手这件事,那么杨家定然死绝,但是我是人而不是神,我心底却更加不愿看到爷爷唯一的弟子落了这样一个下场。如果没有我的出现,苗拾是绝对不会死的。

  如果爷爷得知我害死了他唯一的弟子,他会怪我么?

  我苦笑了一下,或许会吧?在人的情感里,亲人的份量可比善恶对错更加的重。

  或许这就是命吧!苗拾的命是悲哀的,但是我却在他的身上想起了自己的命,难道我的命就不悲哀么?我也注定了孤苦零仃,如今虽然得知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苗拾这么一位亲人,可是最后却因为我的出现,使得这个亲人还是离我而去。有时我都忍不住在想,这是不是老天故意在捉弄我?

  我长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因果吧。也许爷爷当初教给苗拾阴阳之术就种下了因,使得我来面临着这个果。正如杨半仙心生鬼胎害了苗家村百余人一样,如今才会有苗拾寻杨权报仇的果。也许因果报应循环当真不假,这一切都是上天在冥冥之中一早安排的吧!

  当我们刚刚走出苗家村,天色便已经渐渐亮了起来,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眺望天边,望着那岚岚升起的红日,我长长的呼了口气,这一切的因因果果就让他过去吧,不管是对是错,是因是果,都成为了过去,或许这一切只是命中注定,并不是我能左右得了的。

  收回目光,前方便是杨权的车子静静的停在那儿,路边一个老者正望着我们,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给我们指路的那位老伯。

  见到我们回来了,他显得有些惊讶,问我们是不是真的去了十里坟。

  我点点头,说:“是的,去了。不过老伯说的没错,以后还是不要让外人去那个地方了。”

  说完,我们上车离开了这个村子,一路往市区赶去,留下一脸疑惑的老伯,正对着远方十里坟的方向凝望着……

  是的,十里坟是苗家村的地盘,是苗家村人的地方,我不愿让外人去打破他们的宁静!

  一路直驱,到清晨七八点的样子,我们终于回到了市区,回到了“玄堂”。

  车还未开到店门口,我们远远的便见到杨晴一脸焦虑的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着,显然是在等着我们回来。

  当她见到我们的车后,满脸欣喜的迎了上来。下了车,他便扑了过来,一把将我给抱住了,她说她害怕,担心了一整个晚上。

  我是第一次被女孩这样抱着,一时间慌了手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听着他说着这些话,心里不免十分的感动。说着说着,我就感觉到肩膀上湿湿的,明白这一定是她流下的泪。

  我没有想到她会哭,更没想到她不扑在自己哥哥的怀里哭,反而扑在我的怀里哭。

  见她这样,说实话我心里涌起了一阵暖流,我觉得为她做这一切是值得的。不知不觉,我将她抱住了,告诉她别担心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好一会儿后,她终于不哭了,开始问我们这一路上怎么样,有没有遇到危险,问我们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害我们?

  我们没有跟她说实话,只是告诉她,一切都解决了,以后不会再有人害杨家了。

  同样,杨权也没有跟她说实话,或许她也不想让她知道杨家曾经做过这样的歹毒之事。

  据杨晴说,杨权这一天并没有休息,而是带着一批工人,载着黄纸香烛等物重新进了山。

  虽然杨晴不知道杨权这是要去干嘛,但是我却知道,他这一定是回苗家村去了,去给苗拾立坟头,去给苗家村那百余口死去的村民入土为安。

  我记得在离开苗家村的路上,杨权曾突然问过我一个问题,他说他宁愿死去的那个人是他,而不愿看到苗拾死去。他觉得自己杨家罪孽深重,不知道该如何还清杨家欠下的业债。

  我告诉他,今日你还能活着,这一切都是老人注定的,如果你想还清祖上恶业,以后就多行善积德吧!因为杨家欠苗家的,早在杨权上一辈就还了,如今他欠的不是苗家的债,欠下的是自己心中的不安。

  当天,我也没有开店门,没有接一个客人,一天都在休息,上午睡觉,下午杨晴陪着我。这一天,因为杨晴陪着,我暂时的忘记了苗家村的事,忘记了苗拾的事,忘记了自己孤苦零仃的命。

  晚上,杨晴这才回去。而这时,我却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刘家村刘强打来的。刘家村,就是之前我曾去过的地方,当时他们村子里的男人频现灾祸,后来我查清是他们老祠堂下面座石头“老虎张口煞”的原因,叮嘱过他们应该早做化解。

  这次,接到是刘家村刘强打来的电话,我便笑着问他,是不是村里已经决定好炸了那座老虎张口的石山?

  电话中的刘强语气显得有些许无奈,他告诉我,在我离开的当天晚上,他们村里就开了一次大会,结果大家一致表决不同意炸山。

  我问他为什么?要知道老虎张口煞如果不化解的话,他们刘家村就一直不得安宁,而且他们村的公路出口正好又犯了一个凶煞,公路的三岔口正对着对面的老虎张口煞,老虎开口放肆,血光之灾即现啊!而且我离开之时,还千叮万嘱的告诉过他们,今年将特别严重,会出大灾祸,怎么难道他们还不明白么?

  不过我一问出这话,我便苦笑了一下,知道他们刘家村不是不怕灾祸,而应当是不太信任我吧!

  果然,电话中的刘强说:“村民们对您的话还是持半信半疑的态度,如果其它的化解之法,或许村民们就会照办,但是偏偏那老虎张口煞的石山上面建有刘家的老宗祠,所以他们不愿意随随便便仅凭您的一句话,就把宗祠也给毁了。”

  说到这时,刘强还显得很郁闷,显然是他在村里也被村民们数落过吧!

  我叹了口气,跟他说,不信便算了,或许是天意如此。不过,同时我也还是叮嘱了刘强,叫他今年一定要少去三岔路口。

  就这样挂了电话,心中有些苦涩,心想我已尽力,如若出事,就只能怨你们自己了!

  可是让我没有料到的是,最终刘家村还真是出了事,而且还来得那么的快……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