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五十三章 送魂车

第五十三章 送魂车

  看到车头上贴着这三个字,我头皮立马就炸开了,这他娘的老子竟然着了别人的道!

  很显然,车头上贴着写有“送魂车”三个字的黄纸,绝对不简单。在正常人看来,这几个字或许认为只不过是一种晦气,但是在我看来,这张黄纸的作用却是为了取我的性命,想要我死!

  我想,没有谁会无缘无故把这三个字贴到别人车头上的,这绝对不是一个为了捉弄谁的玩笑。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对方在黄纸上写“送魂车”这三个字的时候,肯定还配合着咒语,目的就是让我的车子成为送魂车,而车里的人自然就是将送往阴间地府的魂了。

  看到这般,我也总算是明白了过来,为何这一路上怪事不断,总是遇到一些脏东西,原来竟然全是这张黄纸在作怪,我着了别人的道了。

  想到这里,我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这种被人暗地里下阴招的感觉让人心里很不踏实。我哪还敢多作耽搁啊,急忙将那车头上贴着的黄纸撕了下来。

  黄纸一撕,怪事就出现了,就在黄纸被我撕下来的一刹那,眼前的景象顿时就变了,虽然我依旧还是身处在一条柏油公路上,但是那辆一直停在我前方的冥车却突然之间不见了,还有那迷漫在公路上的浓浓夜雾也转瞬消散的无影无踪。再看前方的那座奈何桥,如今哪还有什么奈何桥啊,因为在我车头的正前方位置竟是一面悬崖,悬崖下面则是一条惊涛骇浪的大河!

  而在我右前方两米之处倒的确有一座桥,不过那座桥却并不叫奈何桥,而是叫作丁田桥。

  看到这,我吓得脸都白了,一阵阵的后怕感从心底涌了起来。因为之前明明在我车子正前方是一座“奈何桥”,而如今却发现根本就没有这座所谓的奈何桥,而是一面悬崖,如果我当初就这么开过去的话,那么我非得坠入河底不可。

  想到刚刚那冥车就是从那奈何桥开过来的,如果我真的听了那司机的话,跑了过去,那也一准掉落河里。

  望着眼前的此情此景,我又惊又恐,是谁在害我,是谁是在我车上做了手脚?

  顿时我就愣在了当场,脑子里乱成了一团,虽然心里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之感,但是更多的则是疑惑。一直以来我并没有得罪过任何人,就算之前因为杨家的事,插手了他人的法术,但那个人是苗拾,而苗拾早在几天前就死了,除了得罪过苗拾外,我根本就想不出这辈子还得罪过其他人。

  看着眼前的汽车,再看到捏在手里写有“送魂车”三个字的黄纸,我心里一惊,心道莫不会是杨权要害我吧?

  这个念想一冒出来,我就很快便摇了摇头,苦笑着连我自己都不愿去相信。这车虽然是杨权送给我开回家的,但是他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要来害我啊,他根本就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来害我的。

  我细细想了想这些日子的与杨权的相处,一直是我在尽力帮助他们杨家,至始至终都没有产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就更别提什么仇怨了。相反,杨家很明显对我心存感激,不仅送我店铺,如今还送我车,我和杨家的关系来说,他完全不可能要来害我的。

  想到这里,我便苦笑了一下,心说自己真是想太多了。

  不过,这车是杨权送给我开回家的不假,但是如果这事不是杨权干的,那又会是谁呢?

  我记得离开店铺上路后,就一直没有停过车,期间只在路上吃过一顿饭,还有就是在之前老伯的店里停过一段时间。吃晚饭的那里肯定不可能,因为那时我就坐在靠窗的位置,如果有人在我车前做手脚,我不可能发现不了。而后来老伯那儿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在到老伯那之前,我已经鬼使神差的闯进了冥山遂道,遇到了邪门玩意。

  如果从我上路开始到如今都没有人做手脚的话,那么这张黄纸就一定是上路前就贴在了车上了。想到这里,我不由一惊,难道对方想要害的人根本不是我,而是杨权?

  是的,目前也只能这么解释了。要知道这车可是杨权的,或许对方贴这张黄纸在车上本是想害杨权的,结果没想到杨权把车送给了我,而我则差点就当了一个替死鬼!

  越想越觉得事情就是这么回事,顿时我心里就慌了,心道杨权要有麻烦了。

  如果这张黄纸是为了害杨权的话,那么当他发现杨权还活的好好的,那么肯定还会继续对他下手。想到这里,我也不敢耽搁了,急忙上车调转车头往回走。

  是的,我要回去,毕竟人命关天,我不可能明知道杨权有难而放任不管吧?而至于回陈家镇的事,自然只能等杨权安全后,再找时间回老家了。

  车子调头回开,不久我就见到了经过的车辆,而且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一两辆经过,显然,如果撕掉了那张黄纸,一切都正常了起来。

  闲话不多话,直到次日清晨,我终于回到了城里,直接将车开到了杨家的别墅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下车走到别墅外的铁门处准备按那门铃时,我却没能按下去。

  是的,不是门铃坏了,而是我没有按下去,脑子里突然涌起一些乱乱的思想。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有怀疑,也有徘徊。最后,我终究是没有按下去,而是调头回到了店铺玄堂。

  也许有人会问我,当时我脑子里在想什么呢?你特意跑回来不就是为了救他的吗?怎么到了杨家门外却不进去呢?

  是啊,直到我回到了店铺我也一直这样问着自己,难道我真的对他起了疑心吗?或许是吧,要不然我不可能这样迟疑的。不过,我希望这只不过是我多想了。

  在店铺里我再次把这些日子的经历,前前后后都想了一遍,最后依旧是毫无头绪,想不出到底哪里得罪过谁,也想不出是谁要在车子上贴上那么一张黄纸。

  长叹了口气,我拿起了电话给杨家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杨晴,当她听到我又回来了,显得很惊讶,问我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自然跟她撒了个谎,告诉她我在半路打了个电话回村里,得知爷爷还在牢里,所以我便调头回来了。

  杨晴倒没有怀疑我这是在骗她,挂了电话说要来找我。

  不久,她开着车来了,而且杨权也跟着来了。杨晴见到我,自然是满脸的欣喜,说这次没回去也好,下次她跟我一块回,说也想见见我的家乡是什么样子的。

  我笑着点了点头,说只要你愿意的话我一定带你去。

  而相比杨晴的欣喜,杨权则是满脸的好奇,他问我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在路上不太顺利。

  我很奇怪他为何会这么会,要知道他是跟杨晴一块过来的,显然一早就从杨晴嘴里得知了我回来的原因,可是却依旧要问这个问题。当然,或许又是我想太多了吧,要知道他是没有理由害我的。

  我叹了口气,于是将之前的那套理由又再说了一遍。同时将车钥匙递了过去,说:“如今我也回来了,这车还是还给你吧!”

  杨权围着车转了一圈,最后来到车头处拍着车头说:“怎么说这么见外的车,一早不是说好了么,这车送给你了,这送出去的东西我怎么还能要回来的呢。这样吧,这两天咱们就去把户过到你头上,省得你总推辞。”

  说实话,在出事之前听到他要送我车,我真的很感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听着同样的话,心里却没有之前那么激动了。

  当然,这车我是铁定不会要了,在事情还没有查出个究竟之前,我是不会再收他的任何东西了。我坚决的将车钥匙塞到了他的手上,说:“这车太贵重了,我真的不能要,而且我也不像能开这种车的人。”说完,我还摆出了一副苦脸,说:“不蛮你说,开着你这车回家我还真不如坐客车,你知道吗,我生怕把你这么贵的车弄脏弄坏,光是在路上我就洗了一次车,今早上又洗了一次。总之,你还是让我自在些吧,哈哈……”

  不知为何,我说完这话却发现杨权的眉头突然皱了一下,然后这才叹着气说:“就这么辆破车你还洗那么干净干嘛呢!”最后,这才免强收下了车钥匙。

  当天中午,他们兄妹俩陪我吃了中饭,后来杨权说有事先回去了,而杨晴则在店里陪着我,直到晚上我才送她回家,不过当我送她快到杨家门口时,却远远的看见杨家的门口竟然有个鬼!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