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五十四章 杨家门外的阴魂

第五十四章 杨家门外的阴魂

  事情是这样子的,当晚杨晴在店里玩到很晚,于是我便送她回家,可是在快到他别墅门口时,却远远的看见他们家别墅铁门外有个人徘徊在那,像是想进去里面似的。

  见到这里,我当时也没多想,就问杨晴,你家铁门外那个人是谁呢?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当时已经很晚了,将近半夜十一点了,所以心里有些奇怪,是什么人会在杨家门外徘徊。加之汽车被人做了手脚在先,所以自然而然的多了一分警惕,毕竟如今不知道对方在车上做手脚目标是我,还是杨权。

  哪知听我这么一问,杨晴却告诉我铁门外没有人,反问我是不是看花眼了。

  我一听,顿感不妙,再朝铁门外头看去,那人却还在那儿徘徊着呢。

  当下我就知道那人一定是个鬼了,于是我就急忙快步冲了上去,哪知那鬼此时却发现了我,转身就往另一头逃跑。

  身后杨晴问我这是怎么了,我骗她说我看见一个小偷,刚溜走了,你先回去,我去看看他跑哪去了。

  就这样,杨晴叫我小心点,自己进了家,而我则朝那个鬼魂追了过去……

  鬼魂跑得很快,只能看见他穿着一身黑衣,我跑的快些,他也跑得快些,我放慢点速度,他也放慢点速度,总之就是和我相距百米,使得我一直追他不上。

  这一追就追出了几条街,此时因为是深夜,街头非常的冷清,空荡荡的也看不到人。就这样满大街的又追了十多会钟,这时我也到了体力的极限,根本不能再跑了,于是停了下来。

  可是让我奇怪的是,那阴魂见我停下来了,他也停了下来。看到这,我心里就觉得不正常,于是对他喝道:“你个小鬼好大的胆子,不在下面等着投胎,竟敢留在阳间徘徊,莫非不怕地狱刑罚不成!”

  我这是问他为什么徘徊在阳世,因为很显然,对方并没有对我不利的意思,所以我倒也不会怕他。

  果然,对方答话了,转过头来说:“此事与你无关,你最好少管闲事,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好个胆大的小鬼,竟敢如此跟本师说话,看本师不收……”话说到一半,我便愣住了,因为那个阴魂此时正面对着我,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他来了,顿时感到非常的吃惊,心说怎么会是他?

  是的,这个人我竟然认识,因为这个阴魂不是别人,而是之前我们去寻十里坟(苗家村)时,给我们指过路的那个老伯!

  看见眼前这个阴魂竟然是他,你说我能不惊讶么?要知道之前我们还见过面,而且他还给我们指过路,怎么几天不见他这就死了呢?而且死就死吧,谁没有个生老病死的,何况他本身就是个老人,可是他死了却不下地府,反而跑到杨家门口徘徊着,这一切的确让我大感到吃惊。

  当下我就问他:“老伯,怎么是你?你怎么跑到杨家门口来了?”

  哪知老伯却怒瞪着我,冷喝道:“都是你这个小阴阳做的好事!”

  说完,他阴冷的盯着我看了一眼,然后就一闪身消失了踪影,空荡荡的街道上只剩下我一个人,脑子里满是疑惑还没来得及问出来。

  见对方走了,我顿时就整个人都蒙了,满头雾水,一时之间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伯是怎么死的?他为何死了还要来找杨家?难道他的死跟杨家有关系?而且,他离开时说的那句话,说这一切都是我干的好事,难道他的死也与我有关么?而且还用那种阴冷的眼神看着我呢?可是,我有对他做过什么吗?

  我突然发现事情远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复杂,先是有人在车子上做了手脚,想要开那车子的人把命送掉,而如今却又多了一个阴魂,而这个阴魂偏偏还是苗家村外头的那个老伯,最主要的还是这个老伯的死还跟杨家甚至是我有关系。这一切的一切,让我隐隐感觉到哪里出了什么差错,甚至是有一种掉进了别人的阴谋圈套之中的感觉。

  当晚,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店铺里的,只知道整个人都一直是浑浑恶恶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一大堆的疑问堵在脑子里,心中尽是愁云。

  一夜无眠,次日一早我就离开了店铺出了门,进了牛形山,往苗家村方向赶去……

  是的,虽然我不知道车子上被人动了手脚,这个应当从哪儿查起,但是老伯的死一定跟上回我们去苗家村有关,所以我这才决定回苗家村去看一看,或许能查到一些蜘丝马迹。

  因为之前去过一次,所以这次认识路,打了一辆车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苗家村外,也就是老伯的村口处。

  我直接朝老伯的家里走,很快就再次来到了老伯的屋外,站在屋外只见此时的老伯家门口还贴着白联,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打扫着卫生。

  见到这般情景,很显然,这一定是刚为老伯办完丧事。我走进前去,那中年男子便发现了我,站了起来问我是谁?

  我对他说,我是一名走江湖的阴阳先生,见到你家晦气极重所以过来看看。

  那男子听后生气说:“你快走吧,要骗钱到别处去,真把我当傻子么,这摆明了刚办完丧事能不晦气么!”

  对他的敌意我倒不在意,我笑着说:“若是我没看错的话,你家去的这位应当是横死的吧!”

  男子原本骂完我就准备转身进屋的,不过当他听到我说出这话后便愣住了,然后转身打量了我一眼,问我:“你真是阴阳先生?”

  见他上钩了,我便不慌不忙的点了点头,说:“正是,今日路过贵地,见此处晦气冲天,定然是要有横死之人,唉!”

  其实我压根就没有算,我这都是编的瞎话,只是因为老伯竟然要去找杨家的麻烦,显然他有极重的怨气,如果他的怨气是根死有关的话,那么他定然不是寿终正寝。

  只是没想到,这事果真是被我猜中了,只见男子猛地点头说:“大师算的真准,家父两日前刚死,的确是属于横死的。”

  一听到这话,我眉头一皱,果然有戏。于是我就问他:“你父亲是怎么死的?被人害死的么?”

  男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不,他是在山上摔死的,只是他死的很古怪。”

  “哦?怎么古怪了?”我心里立即激动了起来,心说或许接下来就能听到线索了。

  哪知男子却皱着眉头跟我说:“家父之所以死的古怪,是因为在他死之前竟然把我爷爷的金身给刨出来了,而且死的时候怀里还抱着爷爷的金身。”

  说到这,男子慌慌张张的问我:“大师,你说家父会不会是中了什么邪呀,要不然怎么会做出这么古怪的事情来呢?”

  金身,其实就是死人的骨骇,在风水行当里有这么一个讲究,那就是人死了七年之后,就可以去将棺材打开,把骨骇从棺材里取出装入一个陶罐之中,再重新择一处风水宝地下葬。而这就叫作葬金,骨骇称作金,装骨骇的陶罐叫金缸或金罐。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要把尸骨装进陶缸之中啊?其实,之所以民间会有这个风俗,完全是因为尸骨装进陶缸之后更加的密封,而且也更方面以后的移葬。要知道以前的人都视风水为家门的命脉,所以,一旦发现好穴,他们就会将陶缸取出,移葬到更好的宝穴之中。(这个在很多地方依旧还有这种风俗,在此就不多说了。)

  听到这话,我顿时也感到非常的奇怪。这好好的没事干嘛把自己父亲的尸骨刨出来啊,而且最后还把自己的命都给丢在了山里?

  这些事情一时也想不清楚,于是我告诉男子这事不像是中邪,要他放心。同时,我也画了三道灵符,叫他烧成灰放进水碗之中,用清水浇在客厅里,以此便能除去丧事带来的晦气。

  在老伯家里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我只得匆匆告辞,然后转身往大山深处的苗家村赶去……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