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五十八章 放羊娃的故事

第五十八章 放羊娃的故事

  看见阴魂停下来了,我便知道这事或许还可以谈,当然也有可能对方停下来是为了和我拼命。

  老伯一转身,我就不由惊问:“又是你,老伯为何一直徘徊于杨家,而不去阴间投胎转世?”

  老伯阴冷的盯着我,冷冷的飘出几个字:“小阴阳,老头我不想知道你究竟是谁,但是如果你再多管闲事的话,我一定找你索命!”

  听到这话,我感到额头上垂下了几根黑线,心想听这口气,人家之所以刚才停下来,原来压根就不是想跟我谈话的,而是给我下警告来着啊。

  不过,我可不会就这么吓跑的,要知道我这次来就是特意来找他的,所以我也不生气,我说:“你已经死了,正所谓尘归尘,土归土,人死之后一切恩怨情仇自该放下,如今你一直徘徊在上面是不行的,难道你有什么未完的心愿呢?”

  我这样问他也是有原因的,人死后一般都会下入阴曹地府,很少会一直徘徊于阳间的,一来是这样有违阴间律法,一旦发现就会被鬼差拘回地府受那地狱刑罚,拨皮抽筋;二来就算没有被鬼差拘回去,那也会成为孤魂野鬼,很难再去投胎转世。

  综上原因,那些死后还敢徘徊于阳世的鬼魂,一般都是有未了的心愿,所以才会不顾阴间律法的留在了阳世徘徊。

  当然,我问他是否有什么未完的心愿,原因就是想对症下药,如果他的心愿我能够帮得上忙的话,那这事就更好解决了。

  说到这人死后的心愿,我倒是想起了一个故事。说的是在清朝的时候,旗人子弟常常欺压百姓,人人敢怒不敢言。有一回,一个旗人子弟带着一群混混在街上看见了一个很漂亮的少妇女子,于是就起了歹心,悄悄跟踪那少妇回到了她的家里,企图强行侵占少妇的身子。

  可是就在这位旗人弟子强行施展之时,哪知那女子的丈夫不巧回来了,看见这个旗人欺负自己的娘子,怒火暴起,拿起棍棒就招呼了上去。可是奈何旗人带有一群混混打手,人多势众,女子的丈夫哪能打得过呀,最后反被旗人手下打得遍体是伤。而饶是如此,旗人子弟也不打算放过那个少妇,还要强占其身子,少妇不从,抓起剪刀自尽而死。

  这事出了人命,自然官府就得过问了,所有人都知道是那个旗人子弟杀的人,但是奈何旗人子弟给县官施压,最后县官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只得违心将少妇的丈夫抓了起来,屈打成招,说是他们夫妻二人打架,所以杀了自己的妻子。

  就这样,女子的丈夫被定了死罪,次日就在闹市口问斩。

  那女子的丈夫受到莫大的冤屈,平白无故的死了妻子,而且自己也就要被问斩。问斩的当天,那个旗人也前去观斩,刑场之上那女子的丈夫对着旗人大喊:“我死后一定会变成恶鬼咬断你的脖子!”

  听到这话,县官都很害怕,而那个旗人却十分镇定,他对那跪在地上马上要砍头的男人说:“如果你被砍头后,你的血能溅到九尺外的旗幡上,我就相信你。”

  女子的丈夫恶狠狠的望着旗人,时辰已到,侩子手手起刀落,令人恐怖的事情出现了,那个男人的头砍断后,涌出来的血果然飞溅而起,全部溅到了九尺外的旗幡上,把那面旗幡都染成了血红,而且行刑的地面上却毫无血迹。

  大家都感到很害怕,想不到对方的血真能溅到七尺外的旗杆上,大家都说对方下一步会找旗人报仇,可是那旗人却大笑道:“不会有事的,他已经安心的去地府了,因为他死的时候心愿根本不是要找我报仇,而是怎样将血溅上七尺外的旗幡上。现在血已溅到了旗幡上,他的心愿也就达成了。”说罢转身回家了。果然,从那之后一直平安无事。

  这虽说只是一个故事,但却是说明了人死时最后一个心愿的重要。人在死时如果有一个心愿未了,的确会为了这个心愿不肯转世投胎,只要这个心愿完成了,他也就不会执着了。这也是为何我会问老头是否有未完的心愿,只要他愿意告诉我,我或许还会有办法帮他完成心愿,让他早日下入地府转世投胎,毕竟这个老头怎么样也算是熟人了。

  果然,老伯听到我问他是否有未了的心愿,顿时激动了起来,浑身颤抖,怒意也更加的盛了,显然他的心愿来源于仇怨未报。他说:“你真的想听我说吗?”

  “说吧,你我也算是熟人了,之前我也曾找你帮过忙,你帮我指过前往苗家村的路。只要你说出你的心愿,如果是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一定会帮你的。”我点点头。

  老伯盯着我看了好久,然后这才点点头,他说:“这样吧,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你要不要听?”

  我猛地点头,心说我哪会不想听啊,就怕你不讲呢。

  老伯讲,在几十年前,有一个给地主家放羊的娃,从小就在山里放羊,有一回他在邻村的山里放羊时发现了一块风水宝地。那时候的放羊娃也就十一二岁。每天清晨,当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刚一露脸,放羊娃就已经踏着露珠儿,赶着一大群羊来到邻村的山上了。离得还远呢,他就瞧见在一个土岗处升起来一缕紫气。走得越近,看得反而越是模糊不清,等来到近前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种紫气,放羊娃每年都会见过不少次。而别的村民们,谁都没有亲眼目睹过。因为这种现象出现的时间比较短暂,大约也就十几分钟。这时候的小村,还沉睡在梦乡中。能这么早到山上来的人,也就放羊娃一个。

  四周都是平地或密林,只有这地方才有一个小土岗。土岗中间凹,四处高,就像哪个胖子一屁股坐上去,硬是给压出来的坑。从整体上看,这形状很像一个沙发座儿。放羊娃觉得这儿与众不同,可又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有一次,一个从外地来的风水先生在山上经过,一时迷了路,辨不清方向了。放羊娃灵机一动,就带着他去看邻村那个土岗子。这位风水先生来到近前,前后左右看了又看,不无感叹地说:“真没想到,在这地方还会藏着一块风水宝地!”

  放羊娃试探地问道:“你是说……”

  风水先生道:“要是能把尸骨葬在此处,过不多久就会家族兴旺,儿孙之中还能出个大官儿。”放羊娃点了点头,心里就有数了。回到家中,放羊娃一句都没敢跟地主说。他心里很清楚,这事一旦说出了嘴,这块风水宝地就会被地主给抢喽。放羊娃就想着,保守着这个秘密,等以后自己死了,就让子女把自己埋葬在那儿。

  山上的羊群,像蓝天上的朵朵白云。有时放羊娃就会产生错觉,不知道眼前的景色是天空呢,还是草地。草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在不知不觉中半年过去了。他每天赶着羊群到邻村的山岗子上,第一件事就是向土岗处张望几眼。见那地方没啥变化,这心才会落地儿。

  不过后来有一天,还是出现了情况。说来也巧,邻村又来了一位迷了路的风水先生,说是被蛇咬伤了,结果被邻村收留了下来。这位风水先生为了感激村民们的收留之恩,整天为村民们看风水寻风水,最后这位风水先生竟然走到了放羊娃常去的那个山岗子上。

  那些天放羊娃在山上放羊,都能看见那位风水先生跑到那个山岗子上徘徊,一连好几天都在那儿。这一刻,放羊娃的脑袋“嗡”一下,就知道这块“风水宝地”要不保了。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