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六十二章 但愿你不恨我

第六十二章 但愿你不恨我

  握着手中的死玉,我又从布袋中拿出一道封鬼符贴在了死玉上,防止其跑出来。

  搞定这一切,我总算是松了口气,看见看月色,月薄星稀,一轮明月早已西斜,显然是到了下半夜了。

  夜色再次恢复了宁静,我看了看杨家的别墅,依旧黑灯瞎我,别墅群外的小公路上空无一人,想来是刚才鬼魂的惨叫声他们是没有听到了。

  一阵夜风吹来,我不由狠狠打了一个寒颤,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衣服全都被冷汗打湿了。想想也对,刚才被阴魂死死掐住脖子的时候,我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不过如今心里却也有了一些欣慰,最起码我没有食言,我曾答应过杨晴,只要有我在,就会保护她不受伤害,这次我做到了。

  摸了摸脖子,之前还不怎么觉得,但是现如今一放松下来,脖子上倒是传来了一阵阵的生疼,显然刚才阴魂是真的有取我性命的打算。

  长长的吐了口浊气,将死玉丢进了黄布袋中,我这才拍拍手上的尘土,拖着沉重的身体往前走去,看来这个惊险的夜晚总算是过去了。

  当然,我也不是没有收获,最起码我知道了人心的险恶,知道了杨权并非是表面上那般的和善,更是知道了关于苗家村的陈年往事。我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会是因为一口风水宝地引起的祸事。

  不过我也明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世人为了私利会有什么干不出来的呢?只要那利益足够的动心,杀人取命也只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

  老伯之所以被杨权害死,虽然是杨权心肠歹毒,但是这也要怨他自己贪婪风水宝地。若是他没有起那贪婪之心,也不可能有如今的横死之祸。唉,这都是命,不思积德行善,只想着能得到风水宝地荣华富贵,到头来却不知道福地只赠福人居的道理。没有福德之人,就算找到了福地,那也得之不到,这千百年来的道理,总是有些人不明白,甚至于为此枉送性命。实在是悲哉!

  相比于老伯的悲哀命运,我倒是突然觉得自己虽然可怜,但是却比他好多了。虽然我孤苦零仃,但是最起码我活着。而对于老伯来讲,活着,已经只能是一种怀念了。

  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玄堂,我休息了一天。其实说是休息,但却休息的并不好,因为心里藏着太多的心事与烦恼,一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的。答应了老伯的事情我就必须做到,如果杨权真的害死了老伯,那么如今老伯带着因果而来,我是不会阻止他的。可是,想到要帮老伯取杨权的命,我心里便无奈了起来,因为这样一来,杨晴铁定会恨死我了。

  可是,如果我不帮老伯的话,那么不仅杨权会死,而且杨晴也会有性命之忧。依老伯那浓浓的怨恨来看,非搞得杨家全家死绝才会罢休。

  一天脑子里都在想着这些事,直到傍晚的时候杨晴跑到了我店子里,说是约我一起出去吃饭。

  饭间,她笑得很开心,说因为我画了符,所以这一天来家里都很平静。我苦笑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我会告诉她,那个鬼魂就在身上的口袋里么?我会告诉她,今晚我就要带着阴魂去索他哥哥的性命么?

  我不敢说出来,也不会说出来。

  我尽量的让自己保持在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状态中,我问出了我最为担心的事,我说:“杨晴,你知道关于苗家村风水宝地的事么?”

  对于我突如其来的发问,杨晴显得很疑惑,她说:“苗家村不就是上回你和我哥一起去过的地方吗,我都没去过,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

  见她疑惑的样子,我心里到是放松了不少,但还是确定道:“你真的不知道苗家村的事,你哥没有跟你提过苗家村风水宝地的事么?”

  “二狗哥,你怎么了,干嘛这样盯着我。”她眉头紧皱,接着惊慌的问我:“什么风水宝地,难道苗家村里又有麻烦了吗?”

  见到她这个样子,显然是真的不知道了,要么就是她太会装了。不过我宁愿相信她是真的没有骗我,于是我急忙说:“没事,只是问问。”

  杨晴白了我一眼,说我这个人今晚怪怪的。不过,我也不想去解释什么,吃过晚饭,天已经黑了,我说今晚我跟她一起回杨家,找你哥问点事情。

  杨晴点点头,很高兴的样子,反而跟我说,不如以后就搬到我们家来住吧,省得一个人没人照顾。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她。见我没有回答,而她却继续说:“二狗哥,你到底怎么想的嘛?”

  “什么怎么想的?”我很疑惑,不知道她说这话的意思。

  “之前我哥不是跟你说过么,不就是说只要你救了杨家,我就会……就是……哎,你明明知道,干嘛还这样问我。”杨晴突然脸红害羞了起来。

  这时,我也终于是明白了她想说什么了,不就是说谁救了杨家,她就嫁给谁的事儿么?所以,当下我心就乱了,说实话,我之前听杨权说这话的时候,我还真的胡思乱想了起来,一直以为这事或许会是真的。而且加上杨晴对我总是那么好,我与她走的也越来越近,心里当真是早已动了心。

  看到她望着我,于是我问她:“你哥说的是真的?”

  杨晴没有回答我这句话,而是嘟着嘴说“笨猪!二狗哥你知道吗,我总是觉得你给我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我笑了笑,说:“我也有这种感觉。”

  是的,这的确是我的真心话。这种亲切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或许是因为她漂亮,男人天生看见漂亮的美女就会动心的天性?还是因为她也和我一样,从小无父无母,跟着哥哥孤苦零仃的长大,听着她的经历就好像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也正是因为这同命相怜的经历,所以才对她有了这种亲切感的?

  这些感觉我压根就说不清,也道不明。或许各方面的原因都有吧,一是她漂亮,二是她与我有着同命相怜的感觉,三是杨权说过她会嫁给救杨家的人,所以,这才让我动了心。

  但是不管如何,如今我心里跟明镜似的,就算她真的愿意跟我在一起,可是只要我帮老伯索了杨权的命,这一切都会随着化为泡影。她不但不会喜欢我,还会恨我一辈子。

  这时杨晴问我:“那你的答案是?”

  我心中苦笑着,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今晚之后你就会明白了,走吧,带我去见你哥!”

  见我不回答她,她略显得有些失落,同时也有些生气。不过却也没有发脾气,在饭店结了帐,我们便出了门往她家里赶去。

  今晚,注定了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因为今晚我要把一切都闹明白,老伯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杨权是不是真的在骗我,还有在我车上做手脚贴黄纸的到底是谁,是谁要取我的性命,这个人是不是杨权?

  就让这一切都在今晚水落石出吧,让这一切在这个夜晚画出个结局。我看了看身旁的杨晴,心中满是苦涩,不由叹道:“杨晴,但愿你不会恨我!”

  不久,我们回到了杨家别墅,此时不过晚上八点多钟,别墅里亮着灯火,显然杨权在家。

  跟着杨晴进了杨家,来到客厅之中,坐在沙发上等着她去将杨权叫来。

  不久,杨权从楼上走了下来,脸上依旧是那般热情,依旧是那般客气,远远的便伸手双手迎了上来,说些感激的话,说因为我帮忙,那阴魂没有再出现。

  此时,我心中很乱很乱,特别是听了杨晴在晚饭间说的那些话,我更是担心害怕,害怕老伯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杨权伸出双手走到了我的面前,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伸手跟他握手的意思。看到这,不仅杨权表情一愣,就连跟在他身后的杨晴也都愣住了,知道我这次前来一定是有事了。随即,杨权就疑惑的问我:“陈先生,您这是?难道我哪儿做的不好得罪了你?还是我妹妹太任性,惹您生气了?只要你说给我听,我一定好好管管她!”

  我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