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六十四章 天道公正

第六十四章 天道公正

  杨权被我踹出去几米远,不过却并没有晕过去,而是很快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我吼道:“你他娘的疯了,你当真不怕忍上官司!”

  我可不会就这么罢手,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一步一步的往他走了过去,就在快到他面前时,我一把抓着他的衣领,然后直接对着他的鼻梁一拳过去,顿时他就鲜血直流,痛得他哇哇直叫唤。

  是的,我疯了,我是被你这混蛋给气疯的,被你当成猴耍,被你当成枪使,这一切难道还不足够么?

  此时的杨权也怒了,或许是见到自己流血了,所以火气也攻上脑了,随手拿起身边的一把木椅就往我身上甩了过来。

  因为我本来就离他不远,所以一时也躲不过去,只能硬挺挺的扛了下来,顿时木屑横飞,而我也直接被木椅砸了个七荤八素,脑门上也流出了血。

  这时,杨权怒气冲冲的冲了上来,见到这般,我也顾不了身体上的疼痛,直接就迎了上去,险险躲过他的一个直拳,我便一脚踹在了他的肚皮上,将他直接踹到了墙脚下。

  这时,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咚咚的下楼声,回头一看,只见杨晴正站在楼梯口呆呆地望着我,脸上挂满了泪珠,显然是听到了刚才我们的打斗声,还有杨权的惨叫声。

  此时,我也呆住了,心里乱成了一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难道跟她说,你哥罪有应得,我这是替老天来教训他?还是说我是为了救你,不想让阴魂把你一块给伤害了?

  我想,就算杨权做了多大的坏事,在她的心里依旧是亲人,是哥哥。所以,我没有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她。

  杨晴慢慢地走了过来,然后狠狠的甩了我一巴掌,骂道:“陈二狗,你混蛋!”

  骂完,她一下扑到了杨权的身边,问他有没有事,然后一边为他止血,只有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儿,脸上火辣辣的生疼。

  不过,我感觉不到脸上的疼,但却能感觉到心里面的疼,如刀绞一般的疼痛。我知道完了,这一切都完了……

  我知道如今无论我如何去解释都是多余的,她是不会原谅我的。我一遍遍的问着自己,我错了吗?我真的做错了么?难道像杨权这种阴险奸恶的坏人,不该打么?

  是的,我没有错,我觉得我只不过是做出了别人不敢做的事。他有钱怎么了,他有权又怎么了,难道老伯就白死了吗?难道他就可以胡作非为了么?

  如果我今天不出头,那谁来伸张正义?法律么?如果靠法律,老伯能等么?如果我今天不出头,那又有谁会为了死去的老伯,甚至是苗家村的人来出头呢?

  想起苗家村,想起这些日子里的一切,我也知道,造成如今的局面也有我的错,我的错就是看错了人,帮错了人。所以,我也得付出代价,而这代价就是失恋,对,我与杨晴算是完了,甚至她会因此事恨我一辈子。

  看了一眼杨晴,此时的她哭的很伤心,泪流满面。

  我长叹了口气,心道:杨晴,对不起!

  随后,我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把钥匙,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这把钥匙是店铺玄堂的钥匙,这个店铺是她送给我的,如今我与杨家恩断义绝,也不想得杨家的恩惠。

  放下钥匙,我便心里空空的出了门,在出门的时候,看到大门上贴着的那道驱鬼符,我停了下来,然后将它给撕了下来。

  如今既然到了这份上,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杨权该死,既然你一心作恶,那你就迎接你种下的恶果吧!

  接着,我从口袋中掏出了那块死玉,将死玉上的封鬼符也撕了下来,然后死玉便白光一闪,老伯的阴魂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说:“你去吧,但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老伯深深地作了个揖,说:“谢谢先生成全,您的恩情我来世必报。放心,我不会伤害那个女子的。”

  说完,他便转身朝杨家屋内飘了进去……

  我相信他说的话,我相信他不会伤害杨晴,因为鬼魂的话比人话更加可信。望着阴魂的背影慢慢消失,我不由叹道,杨权啊杨权,这不是我要取你的命,就连阎王也批准了阴魂取你性命,要怨就怨你自己做下这种恶事吧!

  我不想知道杨权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是被阴魂掐死?还是精神失常跳楼摔死?亦或是被阴魂活活吓死?不管他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但是我只知道他死定了!

  因果报应,天道公正,这是任谁也改变不了的,杨权有此一报,在他起了恶念之时便一早注定了。

  我不觉得我错了,如果我今日不出头的话,那么不仅杨权会死,就连杨晴也会被阴魂害死。为了她,让她怨我一辈子,我也认了。

  杨晴,我爱你,只是命运弄人,看来我们是注定了有缘无份了。

  叹了口气,我紧了紧衣服,走出了杨家别墅……

  天色已浓,夜风袭袭,吹得我全身冰凉,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如今该何去何从。我就这么往外走着,直接来到了外面的大街上,就这样漫无目地的走着。

  曾几何时,我曾以为这个城市会是一个新的开始,曾以为这个城市会是一个久留之所,曾以为在这个城市我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在这里,能找与自己心家的人在一起。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只是我以为,因为这里不再属于我了,而我也不可能再留在这了,因为这个城市是那样的冰冷,是那样的让人伤心,且难以忘记。

  若是有人问我,你真的喜欢杨晴吗?我会说,是真的喜欢,我是真的动了心。当然,如果上天让我重新再做一次决定的话,我依旧不会改变我的决定,我依旧一样会找杨权算帐,我依旧会出这个头。我对自己的决定并不后悔,因为杨权该死!

  或许,这都是命吧?我注定了就是孤苦零仃,注定了不可能有朋友,有亲人,更不可能会有爱人,而如今的这一切,不就是在证明着我的命运就是如此么?

  或许,我就和死去的苗拾一样,一样的命运,一样的孤苦零仃,不同的则是,他死了,而我却还依旧活着。

  天空,突然飘起了细雨,在这阴冷的夜雨中,我的心更冷了。抬头望了一眼街边上的酒店,我一头钻了进去,这一夜,我喝醉了,我把自己灌得稀里糊涂的,醉得连老妈都不认识,最后我竟然哭了……

  那一夜,我不知道喝了多少,也不知道最后醉成了什么样子,只知道当我醒来时,自己已经睡在了马路边上,是一位清晨扫大街的阿姨把我给推醒的。

  醒来发现,天已蒙蒙大亮,身上湿湿的,到处都还是酒气。

  扫地的阿姨用一双鄙夷的眼光盯着我,那样子就像看着乞丐一样。我没有在意她怎么看我,从地上站了起来,摇了摇还有些晕乎乎的脑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叹了口气:该回家了!

  是啊,该回家了,这次没有任何的理由留下我了。

  当天一早,我就到车站买了回家的车票,登上回家的汽车,望着车窗外的这座城市,心中感叹良多。再见了杨晴,再见了玄堂,再见了这座让我伤心的城市。

  这座城市虽然让我伤心,但是却也并不是什么也没有得到,毕竟我明白了人心之险恶,也懂得了因果报应,天道公正。

  将目光从车窗外收了回来,长吸了口气,一切都结束了,我还活着,这就够了。不是我的终究得之不到,是我的命中会来,何须伤心呢?

  是啊,我还活着,我还有着心中的牵挂,结束的就将它深埋在心底吧!

  爷爷,你还好么?孙儿这就回来寻你……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