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六十五章 爷爷的消息

第六十五章 爷爷的消息

  坐汽车到县城已是下午了,老家的天气比较凉快,我紧了紧衣服,直接找了个旅馆住了下来。其实下午是还有车进山的,只不过我还不打算立即进山,因为我想先到县里的大牢去打听一下爷爷的下落。

  如今早已经改革开放多年了,以前破四旧运动时那些抓起来的牛鬼蛇神也早已知放出来了,恢复了自由,而爷爷却一直没有回村,也不知道他是否还在牢里,亦或许是死是活,要不然怎么就没有一点消息呢?

  住进旅馆中,心里空落落的,我先是在旅馆打了个电话回村里给老支书,告诉他,我或许明天就会回村里。同时,也顺便问问他,我爷爷是否回了村。

  老支书听说我要回来了,显然很高兴,说明天到陈家镇来接我,这倒让我很感动。在外头受尽了人情冷落,没想到还是老家的人比较重情义。

  不过,当我问到爷爷时,老支书却依旧叹气道,你爷爷至今没有消息,不过孩子你也没着急,等你回来后咱们再慢慢找。

  就这样,跟他闲聊了几句,我便挂了电话,心里又失落,又感动。失落的是爷爷依旧没有消息,感动的则是老支书依旧对我那般的好。

  接下来的时间,我多番打听,终于来到了县里的监狱门口,已前的大牢早已经拆了,如今的新监狱已搬离到县城两里外的郊区了。

  站在监狱的门外,我长吸了口气,心道,希望在此能打听到爷爷的消息吧!说完,我便朝监狱走了进去,进入办公区的大厅,找到访客的窗口,我跟他们说明了来意,告诉他们我是来找人的。

  那位狱警是位女警,二十来岁,模样长得也还漂亮。她问我找的人姓名,哪里人。我一一告诉给了她,接着她在电脑上查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说,先生,你找的这个人没有在我们监狱。

  当时我的心就空落落的了,心道怎么可能?

  于是我告诉他,他是我爷爷,在文化大革命时被关进来的,如今十几二十来年了,一直没他的消息,肯定还关在牢里,你再帮我好好查查吧。

  这位漂亮的女警一听说是文革破四旧时的犯人,立即就将说:“你回去吧,我能很确定的告诉你,我们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当时抓的那些人早在改革开放后就全部平反释放了。”

  听到这话,我真的是一头雾水,我说:“这怎么可能,你们如果放人了,怎么我爷爷一直没有回家呢?”

  漂亮女警虽然长的好看,但是却并不怎么热情,冷冷的说:“这个就不是我能管得着的了,反正没在我们这。”说完,她就拿起桌子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看到她这爱理不理的样子,我心里就直来火,心说当初你们随便抓人定罪,如今人失踪了,你们说一句没在这儿就不管了么?

  所以,我当下就敲着窗口上的玻璃窗叫道:“喂,你们怎么能这样,人是被你们抓来的,如今人不知死活,你们就不能认真的查一查吗?就算你说放出来了,可是谁知道放没放呢?”

  这个年轻的女警也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将手中的报纸往桌上了扔,翻了个白眼,说:“这些不关我的事,我只受理访客,如今你要找的人不在我们这儿,所以你不要在我这儿吵了。”

  见她不愿帮忙,我就气的骂道:“你们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吗,如今我要你帮我查个人,你凭什么爱理不理。人是你们抓来的,现在人一直没有消失,到底人放没放,什么时候放的,你们总得给我个解释吧!”

  我声音很大,结果所有人都望向了我,而这时来了两个男警,一边冲过来,一边指着我喝道:“敢在这儿闹事,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是不?”

  这两个警察一冲上来,就不断的将我往大厅外推拉,要把我给赶出去。

  我当时就闹不明白了,老子来找你们查个人,你们就这个态度为人民服务么?当下就一甩,一下将其中一个大力推我的民警一下甩倒在地,而另一个民警见我动手了,立即就从身后拿出警棍朝我脑袋上砸来,不过我从小就跟爷爷学了拳脚,而且与鬼魂打斗也练就了一身本事,见到对方对我出手,我急忙闪身,然后一脚踹到了他的胸口上,把他踹倒了出去。

  这一下可就热闹了,就在我与那两名警察动手之后,不久就跑出了七八个警察,而且手里还拿着枪,顿时我就只有双手举起投了降。

  当天,我被押到了县城的警察局,经过审问,他们得知我的闹事的原因后,除了把我刑拘了十几个小时之外,倒是没有怎么为难于我。

  不过,也因为我这么一闹,监狱的领导倒是来到了警察局,特意来告诉我,我爷爷早在几年前就放出来了,而且还把当年的资料给我看了,显然,爷爷是真的放出来了。

  就这样,我蹲在警察局关了一个大晚上。不过我也不是没有收获,最起码知道爷爷没有在大牢里了。

  可是,这样一来,又有了新的问题。既然爷爷不在牢里,既然他一早就出来了,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回过村里呢?那么他又会去哪了呢?是生,是死,我一无所知。

  从警察局走出来,已经是次日上午了,望着刺眼的太阳,苦笑了一笑,爷爷,你到底去哪了?你让我找的好苦啊!

  心中惆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从何查起。之前我还有个目标,想着来监狱找爷爷,可是如今却连这唯一的线索都没有了,面对着大江南北,人海茫茫之中,我又该去哪里寻他呢?

  叹了口气,最后只得收回目光,朝旅馆走去,先回家吧,回了家再做打算。

  下午,在县城的车站上了回陈家镇的班车。客车驶出县城,接着就是进了茫茫的群山之中,道路有些颠簸,山里的路还没有硬化,都还是黄泥公路,特别是下过雨,所以黄泥路上到处都是一个一个的泥坑,坐在这种车里颠簸的让人晕头转向。

  车里人并不多,车上空荡荡的只有七八个人,这些人大都是一些陈家镇里的村民,不过我却都不认识,毕竟陈家镇也不小,其中有七八个村子哩。

  他们穿着都很朴素,衣服不仅发旧,而且还很老款,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山里人气息。若是这种人去到城里,显然是会被人视之为乡巴佬的,就如同我之前在城里一样。不过,如今的我虽然从城里来,但是见到这些质朴的山里人,心里倒是觉得特别的亲切。

  是啊,城里虽然有金钱美女,但是却也有着人心险恶,很多东西让人迷了心智,看得到却得不到。在城里经历过冷落、勾心斗角的伤心日子,如今再次见到眼前这些质朴的村民又怎么会不觉得亲切呢?

  村民们见我看向他们,于是一个大叔便笑着跟我打招呼,问我,小伙子这是去外面打工来吧?

  我笑着点点头,问他们是哪个村的。

  他们说是李村的。李村,也就是陈家镇里的一个村子,离我们村也就十几里山路。

  想到他们是李村的,我突然就想起了李神婆,因为李神婆就是李村的人,当年因为文化大革命的破四旧运动,李神婆也被红卫兵绑了起来,最后与爷爷一起关进了县城大牢。之前有听村里的老支书讲过,李神婆早已经放出来了,可是爷爷切一直毫无消息。如今,听到眼前这位大叔就是李村的,我心里就一动,急忙问大叔:“老叔,你们是李村的啊,那你们一定认识你们村的李神婆喽?”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