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六十七章 顶仙

第六十七章 顶仙

  一喊出这话,我眼泪都快出来了,不知为何,我心里会突然间这般波动,或许是因为在外边受到了委屈,如今见到了亲人长辈,所以在外装出来的坚强就彻底的瓦解了吧。

  老支书此时也终于是认出了我,指着我说:“二狗子,真的是真呀,一晃这么些年都长这么大了!”

  说着这话,他也迎了上来,满脸的欣喜。

  是啊,都这么多年没见了,当初我离开时也就是刚刚十六七岁,如今我都二十老几快奔三十的人了,这变化自然很大,他一眼没有认出我来也十分正常。

  见了面自然就少不了一番稀寒问暖,问着对方过得怎么样,问着对方都在忙些什么?当然,老支书还问我有没有找上媳妇。

  在外飘泊这么些年,心里的苦楚自然不少,不过见到亲人时却说不出口,只能告诉老支书,我在外面过得一直挺好,吃的好,睡的也好。

  老支书咧着嘴地拍着我的肩膀说,二狗子,咱们村可就你最能干了,小小年纪就敢出去外头闯,如今也算是半个城里人喽。

  对于一直在山里呆着的人来讲,城里的确是美好的,是充满着财富与权力的地方,能在城里呆上十数年的人,他们也自然觉得很有本事了。我嘿嘿笑了笑,不想去否认什么,因为不想让他知道我其实混得很差,不想让他知道我在城里就是一个为了一日三餐苟活的江湖先生,至今混得一无所有。

  陈家镇离陈村还有十几里路,至从上回发生人头标记牌那时起,村里就没有再修过路了,所以一直到现今,村里都还没有一条可以通车的道路。当然,也并不是因为怕那处人头标记牌,毕竟路可以从别的路线修,主要是后来不是大集体的时代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大家也就没那么齐心,上面政府也不会管你个小山村的死活,所以这路自然就难修喽。

  老支书今天赶着一辆马车来的,行李往马车上一扔,跳上马车,就这样与老支书边说边聊的往村里赶。

  回到村里时已经半下午了,村民们见到我回来了也都十分的热情,都围了过来打招呼,问着我在外头的情况,个个都是满脸的向往神情,以为我在外头混得是多么的好,以为外头是多么美好的世界。

  我回家里带了好多行李,当然,多是一些村里头比较难吃到的水果之类的,每家分一点,大家也都挺开心的。虽然爷爷当年是因为他们五花大绑给抓起来的,但是如今想想也不恨他们了,毕竟在当时的运动风潮中,谁都尽量跟我们这种人划清关系,正常人是不敢像老支书那样做的,正所谓大势所驱!

  当晚,我住在了老支书的家里,因为我的那栋老屋早就不能住人了,十数年未有人住,瓦片掉落了大半,破旧的土墙上也被雨水冲出了许多沟渠,看上去虽还不至于倒塌,但却也一时无法居住了。

  接下来的一两天,我就在家里修房子了,同时也有几位村民来帮忙,正所谓人多为量大,在大家的帮助下,我第三天就搬进了自己的家里。

  住在老屋里,脑子里满是小时候和爷爷在一起的回忆,那时候的我很幸福很开心,只想着快点长大。不过如今虽然长大了,但是烦恼却也多了,也没有从前那么开心了,如今想要再回到从前那是不可能了。

  一个人坐在饭桌前吃着饭,如嚼蜡一般难吃,别人回家是团聚,我回家依旧孤零零一人,反而比身在外面时更加难过。

  当晚,随便吃了几口饭,便倒头就睡,躺在床上思绪良多。我决定明日就去李村,去找李神婆打听爷爷的下落。

  同时,心里也在想着杨晴。不知道此时的她是否睡了,是否在伤心,是否在恨我。

  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次日一早我昏昏沉沉的就跑到了邻村的李村,来到了李神婆的家。

  李神婆的房子很破旧,看上去比我现在刚修好的老屋还要差,矮矮的土坯房满是裂缝,屋梁和门窗也是黑乎乎的,给人一种极为贫寒的感觉。

  此时已经是半上午了,艳阳高照,可是李神婆的家里却死静死静的,大门虚掩着,看上去就好像还未起床似的。要知道在农村,除非是晚上,要么家家户户都是大门敞开着的,就算是上山下地的干活去了,白天这大门也不会关上。这个习俗,就是现如今也有很多山里依旧如此。

  我站在李神婆家的大门外,冲着屋里喊了一句:李婆婆在家么?

  里头无声无息,毫无回应,我心里叹了口气,心想今儿是否出门没看时辰,瞎白跑一趟了。

  心里这般想着,于是我就准备离去,打算下午再来看看。结果就在我转身的时候,身后虚掩着的大门却突然“吱呀”一声响了起来,我转头一看,只见那大门此时已经打开了,接着一个穿着脏兮兮黑棉袄的老婆子出现在了门口。

  说实话,突然间见到这个老婆婆,我心里着实惊了一跳,因为她长的真的太吓人了,整个披头散发的样子,就好像半年没有洗过头似的,满脸的皱折,长得却是骨瘦如柴,两眼深陷下去翻着一对白眼珠子,如果是在大晚上突然见碰到这个老婆婆,非得把人吓死不可,还会以为自己撞见鬼了呢。

  当然,就算是大白天里,突然间出现在小孩子面前,也足矣把小孩吓哭。不过,虽然乍一看到时心里诧异她的这般凄惨模样,但是心里却明白眼前这位婆婆应当就是我要找的李神婆不假了。

  李神婆将门打开,却并没有说话,而是翻着一双白眼珠子动了动去,一双瞎眼就好像在打量着我似的。

  虽然她如今瞎了,但是我还是礼貌的对她作了个晚辈揖,问道:“您是李婆婆么?弟子……”

  话还没说完,李神婆却打断了我,面无表情的丢下一句“进来吧!”,然后便转身进了屋。

  见到这般情形,我顿时就愣住了,心说难道村民们说的不是真的,村民们不是说李神婆不会轻易见人了么,怎么这回我这话都没说完,她就让我见屋了呢?

  带着心里一点点疑惑,于是我急忙跟进了屋。屋里很简陋,就几把脏兮兮的木椅子及一张老旧的八仙桌摆在客厅里,客厅的上方是一张供桌,供桌上摆着香炉烛台,一块写着“常太奶之神位”,看来供着的是一位仙家了。

  据说李神婆之所以能识阴阳、懂神通,是因为他顶了仙,请了师傅,所以能看事、瞧病。所谓顶仙,这是阴阳行当里的一种叫法,也叫请师傅,意思就是说他被仙家附了身,所以这才有了神通本事。请“师傅”其实不难,经人指点黄纸一烧,响头一磕,就看师傅看的上看不上你了,只要请到了,手艺自然有了。当然也有“师傅”自己找上门的,至于为什么,说法就太多了,主要看“师傅”的心情。

  说起“师傅”,行当里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是请“师傅”的,借“师傅”的神通耍手艺,“师傅”的神通大,徒弟的手艺自然也好,“师傅”拿不住邪,徒弟也要跟着倒霉。这些顶仙的“师傅”一般都是一些地仙,比如常太奶、黄大仙、黄太奶之类的,当然,也有人请的师傅是鬼,总之,不管你请的师傅是仙是鬼,都不是你自个儿的手艺本事,而是靠师傅发功才行。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