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六十八章 躲灾

第六十八章 躲灾

  当然,要想得到师傅的神通耍手艺,也并不是那般好用的,因为无论是地仙,还是鬼,他们之所以愿意借神通给你,肯定也是要回报的,“师傅”大都有自己的喜好,有的贪酒,有的贪吃,有的好睡,有的喜逛,什么喜好的都有,有的喜欢上房睡觉,有点专吃小虫活物。当徒弟的请来了“师傅”,也就请来了喜好,必须满足师傅的需求,可以说身不由己。而且“师傅”也有很多避讳,什么人见不得,什么地方去不得,徒弟也一样。

  请“师傅”容易送师傅难,“地仙”的脾气都很古怪,背叛师傅或让师傅抛弃是很严重的事情,“师傅”会送来很多麻烦,甚至会连续折腾你好几代,你的后人也要跟着倒霉。所以,请“师傅”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这可不是玩的。总的来说,请“师傅”就是把身体借给“师傅”,现在很多地方的神棍其实大都就是靠“顶仙”的本事。

  而像眼前李神婆家供着的所谓“常太奶”,其实说白了就是地仙里的蛇娘娘。地仙里一般有五家仙最为多见,神通也最广,它们分别是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常仙(蛇)、灰仙(老鼠),民间俗称“狐黄白柳灰”,或称“灰黄狐白柳”。民间普遍认为这五大仙家是与人类长期伴生的,属于亦妖亦仙的灵类,如果侵犯了它们,使它们受到损害,它们就能以妖术对人类进行报复,使人类受到不同程度灾难的惩罚;倘若人们敬奉它们,则会得到福佑。因此,汉族民间许多家庭中都供奉五大家。

  言归正转,稍稍打量了一眼李神婆家,我便再次准备开口对她报出自己的姓名,及此次因何事所来。结果这次依旧还没张口,李神婆就摆了摆手说:“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你是陈老哥的孙子,这次是想来打听他的消息的。”

  这下可把我惊住了,看了看她的眼睛,心说难道这老婆子没有瞎眼,怎么能知道我就是爷爷的孙子呢?

  不过,我心里立即就否认了这个想法,因为她的眼珠子都成全白了,摆明了就是瞎透了,而且就算她没瞎,也不可能认识我吧,就更加不可能看出我此次来的目的了!

  李神婆这时又接着开口了:“别猜了,这些在你来之前,常太奶就告诉我了,说你今天要来我这打听陈大哥的事情。”

  一听这话,我顿时恍然大悟,心说我咋就忘记了她还有仙家通风报信呢。要知道凡是顶了仙的,如果家里哪天会来什么人,哪里的人,问什么事,仙家都会通风报信的,这也就是为何许多人去神婆神棍那儿问事时,神婆神棍闭着眼睛就能把你的名字给叫出来。

  当然,也有些神棍神婆是装神弄鬼,利用一些手段一样可以喊出你的名字及哪里人,这就是属于蓝道里面的门道了。比如你去找神棍问死去的亲人在下头过得怎么样时,神棍就会装神弄鬼说些神神叨叨的话,让你以为他在发功了,接着就会胡乱喊一些名字,比如看见你是女的,他就会喊一些女性命用的名字,比如秀啊、花啊、莲啊、婷啊之类的字,反正一通乱喊,当喊到你这个字时,你一般会以为是在喊你,那么你就一定上套了,认为对方真的把你亲人给叫上来了。还有一些蓝道的骗子会让你去化钱纸,让你在钱纸包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当然神棍本人不会看,而是让帮手看,看到你名字后偷偷告诉他,然后就一叫一个准。总之,神棍神婆能一口叫准你名字,不一定都是真的,这年头蓝道的门道厉害着呢。

  言归正转,不说这些了,之所以说这些主要是少让大家受这种欺骗,少上当,多留个心眼儿。

  听到仙家都将我的目的告诉给李神婆了,那么我自然也就不再重复了,直接问她:“那么李婆婆你可知道我爷爷去哪了么?据说当初他与您关在了一起,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直都毫无消息。”

  说完此话,我倒又是担心起她能否听见我说话了,因为据村民们说,李神婆的耳朵都聋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还好,话刚说话,李神婆便说:“不瞒你说,你爷爷当初的确和我在一起,不过当时放出来时,他却走了,没有和我一起回来。说是……”

  说到这时,李神婆便皱起了眉头,样子十分的怪异。

  这时,我哪能忍得住呀,急忙催问她:“李神婆,我爷爷说啥了?他为啥不和你一起回村呀?”

  李神婆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唉,我也不知道,刚一放出来,他就突然跟我讲,说自己卜算到有人要杀他,所以不能回来,得出去外面躲灾。”

  “啊?”我顿时吓了一跳,真是又惊又恐。说实话,我想过无数种可能,比如是去走湖游历了,又比如李神婆压根就不知道爷爷的消息,可是千算万算,我压根就没有料到会在她这里得到这么一个消息。

  当下我就觉得一脑子的雾水,一时之间晕了头,不知道怎么突然之间问题会变得这么严重了。于是我急了,问李神婆:“李婆婆,您可别吓晚辈啊,我爷爷咋会突然之间说这样的话啊,在牢里关了十多年,又没有得罪过谁,怎么会突然说有人要杀他呢?”

  李神婆表情也是一脸的糊涂,她说:“这个我也想不通的,不过他的确是这般跟我讲滴,而且看他当时的样子,他自己也不清楚是谁要杀他,只是卜算到了有人要杀他。他说他还不想死,所以就只能外出躲灾去了。”

  说到这,李神婆叹了口气,接着说:“唉,都快八十岁的人喽,还得东躲西藏的,苦啊!”

  听到这话,我顿时眼泪都出来了,是啊,在我记忆中,爷爷还是当年被红卫兵抓走时的样子,如今听李神婆这么一说才想起来一晃十几二十年过去了,爷爷显然已经很老了,不可能再是当年那般年纪了。想到他这么大的年纪了,还在躲着别人的仇杀,我心里就如刀绞一般的难受。

  当然,我相信爷爷不可能是脑子一时糊涂,要知道他老人家的卜算之术可是非常了得的,他算到有人要杀自己,那就一定是有人要杀他,不可能出错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不住的想,会是谁要杀我爷爷呢?又是为何要杀他呢?

  当下,我就看向李神婆,我问道:“李婆婆,你可知道我爷爷他去向何方了?”

  “这个我倒也问过,不过他没讲,说不想牵连到我。”李神婆摇了摇头,说到这里,她抬头用两只全白的眼珠盯着我,说:“还有啊,孩子,你爷爷之所以一直没给你消息,也是为了你的安全,他一定是不想把仇家引到你身上,你可莫怪你爷爷啊。”

  我点点头,刚止住的眼泪就又流了出来,幸好李神婆眼睛瞎了瞧不见。其实,我心里哪会怪爷爷呢,就算他把灾引到我身上来了,我也不会怪他。反而,我更加想帮帮他,不想他一个人受着这样的苦难。

  我擦拭了一把眼泪,如今也明白了为何爷爷一直消息的原因了,也明白了他受着的苦难与无助。当下我又问李神婆:“我爷爷走时,可有让你带什么话给我么?”

  李神婆听到我说这话时,突然笑了起来,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说:“拜老身为师,做我的弟子!”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