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六十九章 仙经

第六十九章 仙经

  “拜你为师?”我顿时就蒙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要知道李神婆虽然很有本事,晓阴阳,能问事,但是她本身是没有神通的,靠的是背后的仙家。凡是顶仙的神婆神棍,都是收不了弟子的,因为他们是没有办法将仙家的神通传授给哪位弟子,除非是仙家想收你。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李神婆说:“你不是问我你爷爷让我带了什么话吗,就是让你拜老身为师!”

  这一下我差点就一头栽到地上去了,额头上垂下几条黑线,想不到爷爷托她带的话竟会是这个。当下我就说:“李婆婆,呃,你说的可是真的?”

  李神婆说:“自然是真的,我一长辈哪还会骗你这晚辈的。”

  听到这话,我就糊涂了,心想顶仙儿也能传弟子了?难不成是李神婆背后那地仙儿要收我做弟子?于是我就问她:“可是……可是晚辈自由惯了,要我做顶仙儿,我……”

  说实话,我心里可不想做顶仙的,一来我已经懂阴阳之术了,请来个地仙也会给自己添加麻烦。要知道拜仙家做师傅,在借到仙家神通手艺的同时,也等于是把仙家的喜好请回了家,这万一哪里没供奉好他们,那可就闹大发了,折腾你好几代那还是轻的。

  李神婆自然听明白我的意思是什么,她神秘的笑了一下,说:“说起来咱们可是同门同宗啊,实不相瞒,你爷爷跟我可是同辈。”

  这话可真是把我给惊愣住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因为爷爷可一直都没跟我讲过这事儿。我一直以为,李神婆就是个顶仙的,而我则是阴阳道家学里的,虽然都是阴阳行当里的人,但其中的差别却也很大。不仅如此,就算是阴阳道家里头也宗派林立,比如有茅山派、崂山派、鲁班等等众多派系。

  我听说李神婆以前并不晓阴阳,不过在她年轻的时候,好像得了什么大病,久治无医。一天,有个郎中开个药方给她,说是配以蛇胆做药引就能医好她的病。于是,李神婆的父亲就经常会去抓蛇来取胆给她下药。

  有一回,李神婆的父亲如往常一样在山里抓了一条小蛇,然后用布袋装着放在家里,等隔日取蛇胆用药。不过就在当天晚上,李神婆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据说梦见家里的那条小蛇变幻成了人形,跑到李神婆面前哭泣,求她饶其一命,不要取它的胆。

  次日,李神婆的父亲准备取那条小蛇的蛇胆时,她将昨晚的怪梦说了出来,觉得小蛇可怜,非常的有灵性,加上自己吃了那么久的药依旧没有好转,于是就劝她父亲把小蛇放了。李神婆的父亲就哭了,说如果放了小蛇,你的病就没得治了。不过,李神婆坚持下,而她父亲也明白此病无医了,最后就把小蛇从布袋里放走了。

  可是让谁都没有想到的是,没隔几日之后,李神婆家里就来了一位叫常太奶的女人,戴着一顶黄帽子,直接跟李神婆家人说,能治好李神婆的病,且分文不取。

  当时李神婆家人也实在没办法,就死马当成活马医,让那戴着黄帽子的女人开了药,结果三幅药一喝完,李神婆的病情就大有好转,连着喝了七幅药,便已经痊愈。

  李神婆一家人自然对那黄帽子女人感恩戴德,问其要如何报答才好。那女人只说,她是来报恩的,谢谢当日手下留情没有取她的胆下药。

  一听这话,李神婆家人哪会不明白,这个给李神婆治病的女人,可不就是前几日刚放走的那条小蛇么?

  于是乎,李神婆后来就立了一块神位牌,把那“常太奶”给供了起来。而也从那时起,李神婆就有了晓阴阳的本事了,能看事解灾,一时之间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了她这个人,久而久之,就有了李神婆这个名号了。

  愣了半晌之后,我说:“李婆婆,你……你不是仙家的人么,怎么会和我们阴阳道家是同门同宗的啊?”

  “是啊,我的确是仙家的人,不过也是和你一样阴阳道家里的。”李神婆笑了笑,接着她也不多讲,直接从怀里摸出了一本古黄色的旧书,递了过来。

  我一头蒙水,慢慢将那本古黄色的旧书接了看来,一看,接着眼睛就瞪大了,只见这本旧书的封面上写着“阴阳仙经”四个大字。

  看到“阴阳仙经”四个字,我顿时就有了一种亲切感,因为我怀里就正装着一本爷爷给我的“寻龙仙经”,这两本书外观看上去都一模一样,只不过就是名字里面有两个字不同的区别。看到这,我也已经明白了过来,能怀惴这样的一本书,就算她不是和我同门同宗的,也一定是阴阳道家里的人了。

  我说:“这书,和我爷爷给我的书很相似,难道……”

  李神婆点点头,说:“不错,我这本书和你爷爷的那本其实就是一起的,你爷爷的是风水秘术,乃为上部,我这是阴阳之术,为中部。”

  听到这时,我眼情都瞪大了,疑惑道:“难不成还有下部?”

  “是啊,还有一本叫作‘奇门仙经’,上部讲的是风水秘术,寻龙点穴无所不包;中部是阴阳之术,阴阳两界来去自如;下部讲的是奇门秘术,奇门遁四阵法得天。这上中下三部都是一起的,如今你说咱们算不算得上是同门同宗了?”李神婆得意的笑着。

  此时我真是连连震惊,嘴巴都能塞下个鸡蛋了,哪会想到我们这一门派里竟然会有如此厉害的秘术啊。我原以为爷爷给我的“寻龙仙经”就是全部秘法了,因为里面不仅包含着风水之术,而且也有一些驱邪解灾的符咒之术,所以根本就没有想到其实这一门里还有着专门的阴阳之术,阴阳两界来去自如,这得多高的神通本事啊?就更别提那奇门遁甲之术了,简直就是深奥层次的秘术了。

  这时,李婆婆又接着说:“上中下三部都得有传人,不能到了老身这儿就断了传承,所以,在牢里时我就最担心这事儿,当初你爷爷就说希望我将阴阳秘术传给你。一来你是自家人,二来我也没时间去寻合适的人了。”说到这,李婆婆颇有几分无奈的神情。

  的确,这年头的年轻人又有谁会对这个感兴趣呢?就算你把阴阳之术说出花来,也没有人会愿意学,说不定还会把我们这种人当成骗子。何况,我们这行的术法又不能轻易传给弟子,必须先了解弟子的心性方才能传法,正所谓法无好坏,人分善恶,这法一旦被心性邪恶的弟子得之,为了钱财心生邪念必将害人取命,极损师父的阴德。

  想到这般,同时也算是不让李婆婆心中留有遗憾,当下我也不墨迹,一抱拳,说:“李婆婆,那您就将阴阳之术传于晚辈吧,晚辈定当好好传承仙术秘法,不让您失望。”

  李神婆笑的很开心,点点头说:“那就瞌头吧!”

  当下,我便在她面前瞌了几个响头,认了她这个师父,从她手里接过了那本“阴阳仙经”秘术。

  接下来就是她跟我讲了一些我们这一门里面的东西,这些东西是爷爷从没有告诉过我的。李神婆说,所谓仙,就是仙术;经,就是道术,上中下三部仙经包含着仙道之术,只要好好研习,定然有所作为。

  当我问到下部的“奇门仙经”可有传人时,李神婆却也是不知晓,只是饶有兴趣的反问我,是否觉得自己命犯孤独?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