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七十一章 扫夜人

第七十一章 扫夜人

  李神婆家里真的是经历过一番打斗场景,屋里乱成了一团,家具木屑溅的满地都是,而且厨柜到处都有翻动的迹象,就好像有人到她家来找东西似的。

  李神婆无儿无女,没有后人,所以她的身后事倒也简单,在李村的村长带领下,村里的男人们便将她抬进了棺材,抬到我选的风水之地埋了下去。

  虽说李神婆无亲无故,但是当日给她送行的人倒也不少,全村老少爷们都去了,毕竟在李神婆生前的时候,村里几乎每户人家都得过她的恩情,所以大家都觉得她是个好人,应该送送她老最后一程。或许这就是好人的好报吧,虽然无儿无女,但却不至于草席裹尸,暴尸荒野。

  料理完李神婆的后事,我并没有立即就离开,虽然我也很担心自己会不会有事,毕竟李神婆生前有过这般的千叮万嘱,但是想到她老人家无儿无女,头七时无人给她扫夜,于是我还是决定留下来,头七时给她扫完夜再走。

  头七扫夜,这是我们这儿的一种习俗,在死者头七半夜凌晨得有人沿死者出殡路线扫路,简称扫夜。之所以会有这种习俗,据说是因为死者去逝,然而会对世间诸多眷恋,徘徊不去,故有金刚持铁链、扫帚、柳条半夜自死者住宅角落开始打扫,沿出殡路线扫至坟头。

  我们村里的小孩子都知道,旦凡村里死了人,头七之时,大人们就会告诉小孩今夜千万要注意,起夜床时不能跑出去,因为今晚外头在扫夜。

  其实不仅是小孩,村里如果有扫夜的,就连大人们也都是不敢出去看的,因为扫夜是绝对不能冲撞的。一来是扫夜那晚是死者的头七,死者这天晚上会回魂,二来冲撞到了扫夜之事对自己也不利,倒霉撞邪是免不了的。据说如果在扫夜的路上撒上灶灰,扫夜的人是可以看见前面的脚印的。

  头七扫夜,是老一辈流传下来的习俗,其实是否真的那晚死者会回魂,倒是没有人见过,就连扫夜人也没有见过。当然,扫夜人也没有人会在扫夜的路上撒灶灰,因为压根就没人敢撒。

  其实,头七扫夜除了是不让死者对不再对世间眷恋徘徊之外,还有其它目的,一是扫除丧事带来的霉运,二来是因为死者才头七,还尚是阴间的新魂,他们回魂夜里可能会被老鬼欺负,所以这才有了扫夜人,扫夜人手持铁链、扫帚、柳条,就好比阴间的鬼差一般,铁链就是用来索鬼的,而柳条自然就是打鬼的,寓意为死者保驾护行,等于是有了一位金刚护那新魂。

  以前老时候会有专门的扫夜人,这是一门职业,里头讲究的门道很多,不过后来到解放前就没有了,因为做这行的人收入低,而且也是一门晦气的行业,所以慢慢地就没有人愿意做的。

  当然,如果你问我为何会这么了解这行,其实除了我是阴阳行当里的人之外,在爷爷抓走后,我就在村里做过两三年的扫夜人!

  当时爷爷抓走后,我一个人孤苦零仃,虽然老支书常会接济于我,但我还是得靠自己去赚些吃食。当时的十里八乡除了镇里有一个张屠夫会接这种扫夜的活计外,就没有人会愿做这个了,而我自然就顺便做起了这门活计。

  扫夜人的要求也不是那么简单,除了像我这样本身是阴阳行当里的人之外,另外只有两种人可以接这个活计,一种是杀猪宰羊的屠夫,此类人满身戾气,可震慑当夜周边的孤魂野鬼,另一种是孤寡命相的人,也就是八字铁硬,命克六亲,这类人本身阳气极盛,一般的孤魂野鬼是很难靠近的,不过这类人现实里比较少,而且也不会愿意接这种活,或者干脆没这个胆量。

  小时候做扫夜人这种活计也有两三个年头,不过那时候或许是我还小,啥事不懂,只想着扫完路就可以拿到红包和几斗大米,所以我倒是比较大胆,什么也没有多想,无论谁家喊我扫夜,我都通通应允,也不管那坟地是在哪儿。当然,像镇里的那个张屠夫就不同了,他就会又挑又捡的,比如人家给的好处少喽,他就不情愿,或者那坟地在远的地方、比较邪门的地方,那么就算给再多钱他也不会干。

  当然,据说张屠夫以前也不会挑剔儿,只是后来听说他扫夜时看到过鬼魂,所以打那以后不好的活就不愿意干的,只做近边的活儿。不过我做了两三年的扫夜人,倒是啥都没看见过,至于会不会有鬼魂前来,我也不清楚,也不想去知道。

  话说如今虽然改革开放了,但是我们这儿还是有着这种扫夜的风俗,主要是人死后担心亲人常回家闹动静,所以只要死了人,头七当晚都会请人来扫夜。

  这次,因为死的是李神婆,她无儿无女,自然是没有人会给她头七扫夜的。虽然镇里的张屠夫也一直还在做着这种活计,但是李神婆没给他钱,他哪里会菩萨心肠来做这种义务呢?

  其实我也可以给钱张屠夫,请他来扫夜,不过我转念一想,李神婆怎么说也是我的师父了,他的头七扫夜自然是我亲自来,一来念及这份亲徒的情份,虽然只是一日之师,但是这头也磕过了,自然就是有这个名份。二来,我也想在头七的时候见见她老,想问个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死,是不是当晚有人来取她的命?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躲在家里,哪儿也没去,因为如今没有听从李神婆和常太奶的叮嘱离开村子,所以心里也的确有些担心会不会出啥事,所以不敢到处招摇。好在接下来的这几天里,村里倒是非常的平静,李村李神婆的事也没有怎么波及到我们陈村,陈村的村民们一如往常,该干嘛干嘛,也没有外人进村。

  李神婆的头七很快就到了,当天傍晚我就把小时候用来扫夜的铁链找了出来,而且白天还做了一个竹扫帚,折了一枝柳条带回了家,如此,只等着天黑半夜时去李村给李神婆扫夜了。

  山里头的坟头都不怎么集中,都是这个地方一座,那个山头一座的,而且也还是延续着老年间的土葬。讲究的不是坟头修多好,而是风水选的好。

  李神婆虽然没有后代,不用讲究什么风水宝地,给后人大富大贵,但是让她睡着舒服、住着安心还是有必要的,所以我给她选的风水也还算不错的,是在李村村外东边的凤阳坡这么一个地方。

  凤阳坡离李村五六里山路,那儿因为地形似一只凤凰,所以而得名。凤阳坡是一条小龙脉,山坡不高,但视野极好,山清水秀的,十分不错。

  凤阳坡在十里八乡都很出名,大家都知道那儿有条小龙脉,所以那儿也有很多坟头,一个小小的山坡上坟头足有百八十座,老坟新坟都有,放眼望去一个小山坡上尽是一个个的小土包儿,而李神婆的坟头就立在这些土包儿之中。

  闲话少说,当我等到差不多子时快到的时候,我便穿了一件外套出了门,手里拿他着一条黑色的铁链,肩上扛着一把扫帚及柳条,往李村李神婆家赶去……

  到李村时正好快到半夜十二点了,也就是到了扫夜的时辰。因为我并不是李村的人,所以村里的狗看到我狂吠了起来,一路吠到李神婆家。

  来到李神婆的家外头,只见大门洞开,里头黑乎乎的,也不知道她今晚是否回来过。

  望了望头顶,一轮明月当空,月冷星稀,不过这样的月光下倒很适合干活,不至于摸黑点灯。村中除了几声狗吠之外,倒是十分的安静,家家户户黑灯瞎火,门窗紧闭,或许也知道今晚是李神婆的回魂头七之夜吧!

  当下,我就对着李神婆的大门说:“李婆婆,徒儿来给你扫夜了,请上路别再徘徊了!”

  说完,我就将铁链子的一头绑在竹扫帚上,另一头拖在地上,右手持扫帚,左手执柳条,对着村子大唱一声:“扫夜喽,李神婆上路喽,生人回避,百鬼莫挡喽!”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