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七十五章 局中局

第七十五章 局中局

  百怨幡,顾名思义就是指聚集百怨的旌幡,百怨幡我可是知道的,那可比一般的怨魂厉害多了,百怨幡也叫“怨包幡”,其实就是个聚满了怨气的灵幡。

  百怨幡一般都是很少出现的,以前古代的时候民不聊生,特别是战争年代冤魂四野,就有出现过百怨幡。因为冤死的多,死后心中积有怨气不愿步入轮回,想要报仇。可是,战争年代阎王是不会管你们是否有冤的,通通归于天灾。

  鬼魂想报仇,想告状的话,地府阎王又不管。于是坟场上的那些冤魂怨鬼为了让上天看到自己的冤情,只得跑到上边来,附在了坟地里的招魂幡上。招魂幡本就是招魂的,又立于大地之上,有冤不得报的怨魂就以为老天能够察看到他们的冤情。

  可是奈何一个鬼魂的力量始终有限,往往这些附在招魂幡上的冤魂都难逃地府鬼差的拘拿,受那地狱之刑,谁让你徘徊于阳世呢?

  但是,在一些大型的乱坟地里,特别是一些战场的大坟坑里,就容易形成百怨幡。因为那里怨魂多,有着深仇大恨的冤魂怨鬼便聚在了一起,附在幡上,一个人的怨气不够,就聚十人,要是聚集的怨魂太多,这便叫百怨幡了。

  百怨幡的厉害之处,就是由于怨魂聚的太多,又都是战场上死的,或是横死凶死之类的人,所以这样死的阴魂,杀气,怨气,凶气,都很重,阴曹处理起来也麻烦。所以,阴曹对待像百怨幡这样的事情,就怕麻烦不愿理会。任由他们‘啸聚山林’,自站一方。所以这个‘百怨幡’其实就成了无人管理的怨鬼盘踞之所,任其索命勾魂。

  也许你会问,没人管,那它们岂不是会祸害人间了?是的,原本百怨幡是会祸害人间的,但是因为老天虽然不愿意去管他们的冤情,但是也不会看到它们随便祸害人间,所以一旦发现他们祸害人间,就会降下天雷,将它们劈得粉身碎骨。所以,百怨幡一般只会在他们的地盘上徘徊,除非生人闯入,一般是不会跑出去害人的。

  其实这也是百怨幡里的怨魂的可怜之处,因为报不了仇,所以才会聚在招魂幡里头。可是,他们哪里会知道,就算他们聚在一起有天上的冤情,奈何地府与天庭也不会管这等麻烦事情,加上他们一直徘徊于阳间,没有及时入轮回,所以也造成了他们永世入不了轮顺,一直困在百怨幡里。地府不管,老天不管,人间不管,就这般让其自生自灭,实在可悲。

  话又说回来了,有百怨幡的地方生人是不能去的,否则轻则疯疯癫癫,重则丢掉性命。凡是有百怨幡的地方,都是大凶之所。地府都不愿意去招惹的东西,一般的术士是搞不定的,只会枉送性命。

  当然,以上说的是自然形成的百怨幡,还有一种就是人为的百怨幡,也称为幡降,是冥降里的一种。人为的百怨幡据说是一些心生邪念的术士,利用怨魂报仇的心理,所以将他们困在招魂幡中。这样的术士一般常年要守在乱坟地里,一旦知道哪里埋了凶死横死或冤死的人后,他们就会在半夜拿着招魂幡到那坟前,把那凶死横死或冤死的亡魂招入幡中,为他所用。

  每招一魂,术士就会在法坛上念咒七日,用血祭之,使其不至于反克术士本人,一旦招魂幡中招入的亡魂数量一多,自然也就成了百怨幡了。而眼前的招魂幡上密密麻麻的篆字,不就是亡魂的名字么?

  百怨幡与单纯的鬼是不同的,他们不会听从术士的号令,不会为术士办事,每日用血祭之,也只能是保证百怨幡不会对术士本人发难。术士要想百怨幡为己所用,这里就跟它的名字有关了,冥降。

  对,所谓冥降,与普通的降头有些相似之处,那就是有个目标,对谁施降。术士只要想让百怨幡害谁,就得让谁激发(触犯)这个“百怨幡”,那么百怨幡就会对其发难。这里也就存在着一个主、客的关系。

  想到这里,我心里是又惊又恐。惊的是我认出了眼前这招魂幡就是传说中的百怨幡,而恐的是我竟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激发了这个百怨幡。

  冥降有个特点,那就是施将之人想要害谁,害到什么程度,就会在降局中布下相对应的景象。比如要害死对方,就会在降局中布下一个代表“死”的景象。

  此时我真的慌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激发了眼前这个降局,也不知道对方是想要我死,还是如何?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之感油然而生。

  心里又惊又恐的飞速想着这些,而眼前的百怨幡却不会给我喘息的时间。一下被它震退数步之后,它又重新漂漂浮浮的悬在空中,旌幡本就是丁字状,这下可像极了一件张膀欲扑的空衣服,让人一看就毛骨悚然。

  百怨幡生性好杀,怨气重,我知道它这是又要对我发难了。

  刚才用桃木剑与百怨幡对拼了一下,没能拿住它。正所谓物极必反,到激起了百怨幡的好杀之性,看来这下麻烦了,它要下杀手夺人命了。

  再看那百怨幡,只是轻轻一晃,去势直冲我而我,我暗道不好,马上倒地,接着就地一滚,正好躲过飞窜而来的百怨幡,让其从头上飞了过去。虽然没有被它扑中,但是我还是能感到一股强烈的怨煞气扑面而来,把整个人都压得一阵心闷。

  旌幡扑空,马上又转了回来。此时我也知道,就这样躲是没用的,能躲得了一次,却躲不了两次三次。于是我当下就捏了一个莲花指,口道“破!”一指点出,正打在百怨幡之上。

  我打出的是五雷剑指,专破邪煞之物。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剑指点向百怨幡,百怨幡只是有个地方冒了些白烟,但气势却丝毫未减,一下就闪现到我的面前,直接就我撞得倒飞出去,重重的甩在了地上。

  硬生生的挨了一下,顿时就被它撞得七荤八素,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正好喷在了一个碗里边。

  一看到这,我脸色立马就变了,心中恐惧再次油然而生。这个碗我认识,就是之前供在李神婆坟头前的那只装着鸡血的碗,后来鸡血被我给踢翻了。如今,我一口鲜血喷在了碗里,我顿时就恍然大悟,心想这他娘的难道这就是对方在降局里设的景象么?

  我在李神婆坟头前看到的一切,纸人、米饭、鸡血、死猫、棺、死人,那么对方显然就是要中降者吐血而亡。

  我想了想坟头的一切布置,最后想起了那个纸人,纸人不是用作催尸的,那对方将纸人故意放在坟前就一定是另有目的了,而这个目的很显然就是用来激发这个降局的。纸人铁定就是代表着百怨幡,纸人面前摆白米饭,而我将纸人面前的白米饭给踢了,这不就等于是招惹上它了么?也说法是等于激发了这个冥降局。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对方也实在太阴险了,原本我还只是以为坟头的白饭、鸡血等物只是用作催尸的,没想到竟然布了一个局中局,不仅是个迷魂局,还是一个冥降局。如今,我什么都明白了,对方一早就在李神婆的坟前布下了这么一个降局,只是之前还没有激发这个局,而在我动了那坟前的供品后,这个局也就激发了。

  此时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竟然着了别人的道都不知道。不过,此时我也顾不得疼痛了,抹掉嘴角的鲜血,抬眼一看,百怨幡张牙舞爪一般又朝自己飞来,看那架势是躲不过了,心想我不会死在这吧!

  就在我慌乱无法可依的时候,我也只得苦笑了一下,心说也只能硬拼了。接着我马上咬破中指掐出“心血”(十指连心),又是一指打去,这下虽然百怨幡冒起了白烟,被指血烧出了一个大洞,但我也还是让它打的坐到了地上,力气也没了,直感觉阴风窜体冷的厉害。

  还好,那百怨幡也让打退了几步。

  可是,此时的百怨幡就好象发了火的公牛一样,一停顿后,又马上冲了过来,气势比之前更加盛了。

  见白怨幡再次飞来,我苦笑了一下,这时我心里满是绝望。不过我也不躲避了,双手抱身,低头高喊道“托!”!

  是的,此时我心中一急,想起了常太奶,于是只得临时抱佛脚“请仙”了。

  如今,我也只能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常太奶的身上了,毕竟我已经拜她作师父了,她如果愿意保我这个弟子的话,我相信她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当然,就算她不来,我也没办法,唯有一死了。

  托字一出口,我心里一苦,因为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仙家附身。请仙,一般就是请地仙“师傅”托身的,如此就有了“师傅”的神通手艺。

  不过,就在我苦笑的同时,只听,整个坟地里一声脆响,一阵白光闪现,接着就见那百怨幡竟然已经后飞了好一段距离,漂在半空左右摇晃起来。再看我的面前,一个戴着黄帽子的女人颜威色正,双眼如电般死死的盯着百怨幡对峙着,正护在我的身前……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