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七十六章 五毒降

第七十六章 五毒降

  看到这个戴着黄帽子的女人一出现,我哪会不明白呀,这就是常太奶了。

  常太奶我在梦里就曾见过,就是戴着一顶黄帽子,只是让我想不到的是,她竟然会显出真身来帮我。

  “常太奶!”我当时就激动万分的叫了一声,是啊,如今能现身救我,我真的很激动,最起码这个师傅拜的值当。

  说实话,我虽然在梦里见过常太奶,但是却没有看清楚过她长什么样子,只是一个模糊般的女人身子存在。

  听见我叫她,此时常太奶还真的回过头来了一下,顿时就让我大吃一惊,原以为常太奶少说也得像个老太太似的啊,满脸皱折,可是她却如一个年轻女子一般,看上去就像是二十来岁,不仅漂亮,而且还比尘世间的女子多了一份清纯脱俗,看上去真有几分仙女一般的感觉。

  常太奶一回头,便说:“还发愣做什么,不想死的话赶紧将这个降局反客为主?”

  这话听得我一头雾水,啥反客为主,一时压根就反应不过来。

  见我还愣愣地站在那,常太奶有些着急的说:“本仙有伤在身,怕是挡不了多久,百怨幡讲究主客之分,坟头前那个纸人就是牵动这个降局之所在,快去吧!”

  说完,常太奶也顾不上我了,转身朝前方的百怨幡飞了过去……

  听完常太奶的话,如今我也终于是恍然大悟了,是啊,我遇到的这个百怨幡并非是自然形成的百怨幡,而是人为的冥降局,讲究的就是一个主客之分。

  对方一早就在坟头这儿布下了这个降局,就等着我去触发它。当我去碰了它时,就等于触发了它,这样一来,布这个局的人和百怨幡就等于是主,而我就是客,如此一来,这个降局自然就是对付我了。

  而现在常太奶告诉我,坟头前那个纸人就是牵动整个降局之所在,只要让这个降局变成我是主,那么降局就不会对我不利了,而那百怨幡自然也就会消停下来了。

  想到这里,我真是无地自容了,自己做了十几年的阴阳行当,竟然连这个都忘了,若不是现在常太奶提醒,或许死了都会后悔的心有不甘。

  当下我也不敢再有耽搁,急忙转身就朝坟头前那纸人跑去。而此时的常太奶正与那百怨幡战得正烈,百怨幡就如一件衣服一样,飘浮在空中,形成一个丁字状,一次次的往常太奶扑去,而常太奶虽然每次都抵挡住了,但是显然也是占不到上风,百怨幡还是煞气正盛。

  让我想不到的是,就在我朝坟头前的纸人跑去时,一直站在百步外的那个黑衣人竟然已经朝我冲了过来,显然,他刚才是听到了常太奶对我讲的话,这是要来阻止我。

  当下我心里一急,如果在他赶紧来之前我没有让这个降局反客为主的话,那么今晚我和常太奶都可能会逃不掉。所以,我当下就三步并作了两步,一边跑一边咬破舌尖,顿时就感觉到嘴里一口的鲜血,然后当我一冲到坟前纸人的跟前时,我就一口鲜血朝纸人身上喷了过去……

  如果纸人是牵动整个降局的阵眼的话,那么只要我将我的血喷在它身上,就等于这个降局与我同在了。也就是等于,我与这个降局合二为一,我就是从客变为了主。

  可是,舌尖血一喷到那个纸人身上后,我一看,顿时就哭了,几百步开外的那个百怨幡竟然还在与常太奶战得了激烈。

  难道常太奶也想错了,这个降局的阵眼根本就不是在纸人身上?

  这是我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当下我就朝坟前四周看去,发现除了纸人之外,并看不出还有什么布局可以当作阵眼了。而就在我心慌之时,那个黑衣人也跑到了我的面前。

  一见我没有将降局反客为主,顿时大笑了起来:“小子,在我面前你还真是太嫩了点,想反客为主,没机会了!”

  说完,他就对着我的面门飞出一脚,顿时我就感觉到面门上一个黑影,接着眼冒金星,身子如断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最后狠狠砸在了地上。

  这一下真的伤的挺重,我能感觉到睁眼都困难,眼前尽是一片血红模糊,显然是面门被他踢烂了。虽然面门已经麻木,没有了痛觉,但是我依旧能感觉到自己的鼻子、嘴唇、脸上到处是都在流血,很快衣服都到处滴满了红色。

  不过,此时我可顾不了这一些,因为单是这一脚,我就能看出对方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练家子,今晚能不能从他手里逃命还是个未知数。

  对方一脚将我踢飞,脸上满是得意,冷笑着说:“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把‘阴阳仙经’交出来,否则就送你下去陪李婆子!”

  “呸!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我从地上爬了起来,吐了一口鲜血。

  是的,我已经怒了,如今死到临头,我倒反而更不害怕了,心里只想着就是死也要让他脱层皮。

  所以,当下我就将桃木剑死死的握在了手里。而这时,对方也怒火被我给激发了出来,显然是没有料想到我会这么不怕死。

  只见他说:“好,好,好,没想到你小子倒是倔的不行啊,那么我就让你明白什么叫作后悔!”话落,接着他就再次朝我扑了过来,一个直拳直往我的脑袋上砸来。

  此时我已经有了跟他拼命的想法,所以我也不躲避,迎着他的粗拳就冲了上去,然后举起桃木剑就直往他的脑袋上猛力劈了过去。心想,就算你把我一拳把爆脑袋,我也要一剑把你的脑袋劈开一条缝。

  你还别说,对方一看到我这种拼死的打法,倒是不敢以命拼命,急忙将拳头收了回去。可是我没想到对方竟会如此好的身手,就在我的桃木剑将要劈到他的脑袋上时,他却右手突然多出了一把匕首。匕首只那么寒光一甩,其手中的桃木剑立马干脆地断成了两截,要不是我自个躲得快的话,我一双手早就连肉带骨头被削了下来。

  对方冷笑着瞧了瞧我,说道:“你小子想耍花样还嫩着呢!想拼命,可惜你还没这个资格!没想到你太让我失望了,不过也对,李神婆的弟子哪会有什么本事,哈哈……”对方猖狂的冷笑了几句,说罢只见他忽然从黑袍中伸出一只枯黄的手来,而那手中正抓着一把什么白色粉末,看到那玩意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叫道:“五毒降!”

  “没错!我这正是‘五毒降’,没想到你小子到是挺识货的。今天我就收了你这身有道行的魂魄封在百怨幡里,想来定是滋味无穷啊!”黑衣人阴险的笑着。

  “五毒降”是阴阳术中最为阴毒的毒术之一,据传这毒降是用五种专门生存在墓中、棺中等地下的毒虫所制,这些毒虫一般靠吃死尸为食,所以性阴,且毒。要制这种五毒降,首先就得找到这种毒虫,然后泡在尸油里边,泡上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取出晒干研成粉。

  一旦生人中了五毒粉那可就真的难逃一死了,吸入五毒粉末的人将直接五毒侵身,直攻五脏,立即暴毙而亡;而若是身体上粘到了五毒粉,那也会皮肤起红斑,全身溃烂,奇痒无比,可谓是生不如死,直至被自己给活活抓得血肉全无,直至死去。

  五毒降在阴阳行当里,甚至是降头门中都有规定,像这种恶毒的功法那是绝对不能修炼的,一旦被发现那可是轻者直接废了“寄魂牌”逐出师门,重者当场就要被清理门户!因为不管是什么恩怨,就算要对方偿命,也没必要如此折磨别人,这是非常恶毒的毒降。

  看到对方竟然要使“五毒降”,我顿感心如死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咱比功夫不是他的对手,道法估计也抵不过人家的“五毒降”,看来我今天可就得折在这了!

  但见对方右脚不停踏着地面儿,双手不停地抖动,想来正在念咒语对我施毒降,而我转头看了一眼常太奶,此时的她变百怨魂拖住了,根本不可能回身前来救我。

  想到这,悲从中来,一股绝望之情涌上心头。算了,死就死吧,反正老子也是一生孤苦零仃的命,活着也就那般无奈,那么今日我就放手走吧!

  想到这里,于是我就从黄布袋里摸出了一根银针,捏在了手里。是的,虽然今天死定了,但是我也不可能就这样站着让他把我弄死,死之前我也扒他一层皮!

  再看那黑袍人,咒语念完,一脚剁在了地上,然后手一伸,掌一松,我就看到一大团白色粉未直往我面门上扑了过来!

  “老狗,你也去死吧!”当下,我也一咬牙,然后拿起手里捏着的银针就朝着自己的脑袋上的“天阳穴”刺了下去……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