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七十七章 反客为主

第七十七章 反客为主

  我使出来的是一种玩命的招,叫作“爆阳术”。所谓爆阳,顾名思义就是催发身体里的阳气凝聚到极限,然后再瞬间爆发出来,如此来达到阳气爆发的作用。

  大家或许知道阴气重是为大凶,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阳气太重也是大凶。这个世界上本来由阴阳两行构成,例如,凸为阳、凹为阴,背为阳、胸为阴,男为阳、女为阴,砂为阳、水为阴,归根结底,有阴就有阳,阴阳要平衡方为大吉。又如,人之所以有魂魄,是因为魂为阴,魄为阳,如此才能平衡,如果阴阳不平衡,少了魄(人身三把火,灭了阳火),人就会死;同理,如果没了魂,阳气大盛,人身阳火也会把人给烧死。当然,阴阳平衡还不仅于此处,如一个家庭,阴盛则阳弱,男方必将懦弱,阳盛阴弱,则女方无话语权,总之,阴阳需要平衡方才大吉。

  同理,如今我这招爆阳术,作用就是瞬间激发人身所有阳气潜能,瞬间一次爆发。不管是人是畜,是鬼是怪,都将受到波及。当然,这也的确是一个玩命的招儿,因为人体也是个两极,内有小八卦,阴阳平衡,体内所有阳气瞬间爆发释放,那么也代表着这个人很难活命了。这个,阴阳行当里的人都知道,所以,除非不要命了,否则是没有人会逼着使出这种招的。

  可是,如今我反正都难逃一死了,所以对我来讲,能在临死之前也不让对方好过,这就足够了。既然你要取我的命,那我就跟你玩命,同归于尽,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

  这一针扎下去,我浑身上下顿时青筋都给冒了出来,脸色立马就憋得成了紫色。我知道,如今我身体里的阳气凝聚到了极限!

  此时,我也见到黑袍人撒出来的白色粉未就快到我面前了,我于是大叫一声:“我操你娘的混蛋,老子今天要跟你玩命!”说完,我就只听啾的一声,插在“天阳穴”里的银针随着我猛力一声大喝,银针一下就飞射了出。接着,我就感到刚才凝聚到极限的阳气顿时就爆发了出去,直接朝四周猛然横扫了一股劲风!

  是的,是劲风,因为那些就快要撒到我身上来的粉未,这时猛的被我体内爆发出的劲风给横扫了出去……

  “爆阳术!”就在我爆发出爆阳术的同时,我耳边听到了黑袍人惊呼出来的惊讶声,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惊恐之色。

  是啊,如今我都使出这种同归于尽的招了,他不怕才怪呢,要知道这可是等于用自己的性命来作攻击的啊。不过,此时我也没有心思管他怕不怕了,我只知道在爆阳术爆发的时候,见到五毒降的粉未都震散后,我就感到自己立即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脱了力,一股浓浓的冷意从心底腾的一下遍及全身。

  我心叫一声,完了,就这样死了么?

  接着,胸闷头晕,我就不断的眨眼,然后就到看眼前的一切都是红色的,我知道这是眼角里的血在眼眶中打转,再然后我就头重脚轻,一下栽倒在了地上。

  我心里拼命的对自己喊着,不能闭眼,不能睡,一睡就真的完了。但是脱力后的疲倦却让我无力睁眼。

  我用最后一丝力气死死的掐着自己,有了疼痛,我才有了一些定力。就这样,一直挺了一两分钟,慢慢地,我眨着的眼睛也能视物了,虽然也是一片血红模糊,但最起码能够透过血红,看到不远的地上还有一个人在挣扎了,看到这,我嘿嘿的笑了起来。

  是的,我嘿嘿的笑着,当时或许笑的很狰狞,很吓人。但是,我是真的高兴,除了笑自己竟然没有死之外,还因为对面那挣扎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欲对我下毒手的黑袍人。看着他那狼狈的模样,显然是被我的爆阳术折腾的不轻,同时,也证明他是一个练邪法的人,也只有常年练邪法的人,才会被爆阳术伤得那么重,或许,这就是因果报应吧!

  对方虽然受了创,但是却也没有重到致命,只见他这时已经挣扎着站起来了,然后满脸怒火的骂道:“小混蛋,给我玩阴招,爆阳术又如何,还不是取不了老子的命。老子今天就让你去死!”

  看来,他这是真怒了。此时,我也挣扎着爬起来,不过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听着他那猖狂的笑着,如果我还能再来一次爆阳术的话,我一定还会再给他来一下的。

  就在我挣扎的同时,我也看了一眼不远处那打斗着的常太奶,只见此时的常太奶显得很狼狈,衣服都破了,能看到里面白白的身体,再看那百怨幡,整个幡都成了黑色,带着白烟,但是却依旧死缠着常太奶,压根就一副是死如归的样子。

  常太奶也看向了我这边,满脸的苦色,我能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一丝无奈之意,甚至有几分后悔的感觉。是啊,我还没给人家一次供奉,她就这样玩命的帮我,的确很不值当,或者是我,兴许都会觉得这样帮一个人不值。

  此时,我也想起了常太奶的提醒,要我将这个降局反客为主,可是刚才我将血吐在了一个纸人身上,并没有改变这个降局。那么这个降局的阵眼会是在哪呢?难道常太奶也说错了,并不是在纸人身上?

  我再次看了一眼几步外的纸人,眉头不由一皱,两个纸人,难道常太奶说的没有错,阵眼就在纸人身上,只不过是我选错了纸人?

  是的,我选的是右边的一个纸人,因为这个纸人离得我最近。如今想通这些,我心里倒有涌起了希望,同时也为了不让常太奶为我送命,要不然我死了是活该,让她死了我就是到了阴间也会心里过意不去。

  此时,那个黑袍人已经朝我走了过来,那另外一个纸人却在他的身后,我要想爬到那纸人面前是不可能了。心中飞速想着办法,最后我将满嘴的鲜血吐到了手上,然后对着正朝我走来的黑袍人大喊一声:“老狗,让你尝尝我的五毒降!”

  说完,我就将手里的鲜血朝着对面撒了过去。是的,虽然看似是撒向他,其实我的目标是他身后的那个纸人!

  黑袍人哪里会知道我撒向他的会是血呀,一听我说是五毒降,他就吓了一跳,我能明显的看到他的脸色都变了,满脸的惊恐,在我张手撒向他的同时,他就快速的一个倒地打滚,翻身到了两米开外。

  一见他中了计,我就不由冷笑了一声,抬眼一看,此时我的血正好全部撒在了那个纸人身上。

  黑袍人此时见到我阴笑,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当他看到那个纸人身上的血迹时,脸色都变了,浑身一颤,接着他掉头就跑。

  不过,此时我就看到从百米外一道煞风扑了过来,我一看,来的不是它物,正是之前与常太奶打斗着的百怨幡!

  话说那百怨幡朝这么飞窜而来,接着就直接对着那黑袍男人后背扑了过去。这一下,我清楚的看到一个黑影飞了起来,直接就朝山坡下坠了下去,而那百怨幡也紧随着朝山坡下飞窜了下去,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

  看到这,我知道这下黑袍人要玩完了。如今这个降局反客为主,我从之前的客变成了主,而黑袍人要对我不利,他便是客,所以,如今一切都反了,黑袍人布下这个降局,要我吐血而亡,现在因为主客反过来了,所以变成了要他自己吐血而亡!

  或许,这就是天意吧,又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吧?

  害人终究害己,当初他布下这个阴毒的降局时,又何曾想过这一切的恶果到头来会报应在自己的身上?

  我只能说,这当真是及时的现世报啊!

  如今看到危险化解了,之前因为爆阳术带来的虚弱感就又回来了,我嘿嘿的笑了一声,然后恍恍惚惚之间看到一个美妙女子飘到了我的面前。女子衣袖一挥,李神婆坟前的那些纸人全部飞了出去,接着她张着小嘴对我喊了几声。我想应她,但是却发现自己没有力气说出话了,接着我就感觉我被她抱了起不,一股清晰的香风飘入鼻中,再然后两眼一黑,啥都不知道了……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