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七十九章 疯婆子

第七十九章 疯婆子

  黑袍人如果没有死的话,很显然是会善不罢休的,如今他知道了我就是李神婆的传人,为了得到李神婆的“阴阳仙经”,或许往后的日子我都得加倍小心了。

  不过,想起这“阴阳仙经”我倒满是疑惑,那个黑袍人到底是谁?为何要抢这本书呢?李神婆之前曾说过,仙经分为上中下三部,只要凑齐三本仙经,就能破解阴阳道里的五弊三缺,难道那个黑袍人想得到这本阴阳仙经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我不得不这样想,因为凡是阴阳道中的人,都会命犯在五弊三缺上。或是孤独,或是残疾,或是短寿,无一而足,这就是命,谁也逃不了,毕竟上天让你有了识天机的本事,自然就要拿走你一些东西,让你无法像正常人一样享受完整的命格。而那个黑袍人是阴阳道上的人,显然也存在着这样的命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暂时可以肯定,他绝对还不知道我是陈国栋的孙子,如果他知道我手里不仅有“阴阳仙经”,而且还有“寻龙仙经”的话,那么昨晚一定还会逼我要“寻龙仙经”,甚至在李神婆没死之前,就会寻上门来吧。

  不过,想到这“仙经”,我倒是也明白,我若是想改变这孤苦零仃的命格的话,就得尽早寻到“奇门仙经”的传人,尽快凑齐三本仙经,如此才能享受到一个完整的命格。娶妻生子,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常,这种孤苦零仃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

  想着这些,心里边有种无力感,叹了口气,如今半年之后能不能活命都犹未可知,这以后的娶妻生子更是不切实际了。苦笑了一下,寻找“奇门仙经”传人的事情对我来讲,还太过遥远了,这只是一个对未来生活的一个憧憬,而当前,还是先寻到千年人参,保住自己的小命吧!

  次日,我与老支书道了个告别,拿着包袱离开了陈村,前往湖北的神农架赶去。这一次远行,我不知道将须多少时日方能回来,也不知道这一次远行能否找到所谓的千年人参,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命活着回来,我只知道我必须得去,因为我不想半年后毒性发作时,后悔不已……

  出了深山,坐上火车,几日之后我终于来到了神农架的林区。

  神农架在湖北省的西北方,东临荆湘,南临长江,西接重庆,北靠武当,是一处有着山水交织、峰岭连缀的处所,这里因为相传上古的神农氏曾经在这里遍尝百草,为人平易近治病,因为山高路险,神农氏就搭架上山采药,后来苍生为了纪念神农氏,把这里称为“神农架”。

  神农架最早的名称,被称为“熊山”,据传常有山鬼出没。在当地,人们流传着许多有关山鬼或山神的故事,总之,这里有是有着最为原始的森林,神秘莫测。

  人生地不熟,又没有明确的目的地,神农架这块原始森林横跨数个省市州县,要想从其中找到千年人参,显然全靠运气。所以,我只能盲目的一头往林区走去。

  进入了神农架的林区,便渐渐变得人烟稀少,有时走上半天也不见半个村落。餐风露宿是避免不了的,有时能找到一个村落寄宿一宿,便是万幸。

  这天,我转到下午的时候才发现了一座小村庄,有五六十户人家大小,都是土坯房子,显的破破烂烂的,见天色也不早了,兴想若是错过了这个村庄,或许今晚又得睡在树林里了,所以我便提步朝这个小村庄走了进去。

  可是,就在我刚走进小村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出难得一见的“好戏”,只见村里人声噪杂,呼声炸响,村民里一大群人正追着一个女人四处乱跑,村里乱得是一阵鸡飞狗跳。

  看到这般场景,我不由乍舌,心说这村里是闹哪样呀?咋一大群老少爷们追着一个女人不放呀?

  此时离得远,只见那个女人跑得很快,上窜下跳的,翻墙跃沟,那是一个了得。而女人身后紧追着一大群村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边紧追着,一边还大喊着抓住她,快抓住她……

  不仅如此,那些追赶女人的人群里,还有着不少人手里还拿着绳子哩,显然是想把那女人给绑了。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这时,那女人竟然朝村口这边跑来了。而她身后那一群村民看到了我,于是冲我大声喊着:“那个谁,快帮我将她拦住……”

  说实话,此时我真是愣住了,不知道该不该将那女人给拦下来,万一那女人是好人呢?那岂不是把那女人给害了?

  就在这时,那女人也跑得近了,这时我方才看清楚她。这女人大约三十多岁,头发凌乱满身是土,看上去如疯婆子一样,边跑边嬉笑,神情显的很怪异,眼睛不停的左右乱转着,一抹阴邪的笑意挂在脸上,就像是有什么开心事压在她心头一样。

  看到这,我心里就有了计较,知道这个女人是发疯了,她身后追她的村民这是在控制她了。

  想明白这事,于是我也立即就往路中间一挡,双手伸开,做出要拦她的架势。可是那疯婆子一见我要拦她,脸上笑得更开心了,我能明显的听到她嘴里发出的嘻笑声。

  很快,疯婆子冲到了我的面前,而这时身后的那些村民们也在大声喊着,让我将她拦下。疯婆子一跑过来,我立即顺势一手探出。要说我也算是一个练家子了,别说是这样的女人,就算是一个男人,我也有把握能拦下来。可是千算万算让我想不到的是,这疯婆子竟然会咬人,就在我一手抓住她的胳膊时,那疯婆子竟然像一条疯狗一下,张口就对我咬了过来。

  这一下我可是失算了,手背一痛,哪还敢抓着她呀,猛力一甩,这才将手从疯婆子嘴里抽了回来。拿起手一看,差点没气得一头栽到地上,他娘的手背上一排深深的血洞……

  心里大喊倒了血霉,老子忘了女人会咬人。说实话,那疯婆子活像条疯狗一般,咬人的样子当真让人害怕。

  再看那疯婆子,此时也不往村外跑了,而是转身又朝村里跑了进去,一下窜进了一户人家的院子里去了。

  大伙一看疯婆子窜那家院子里去了,便又转头往那家院子跑去。见到这般,我也

  就跟了上去看看热闹,心里也对这疯婆子很好奇,不知道他们这是闹哪样。

  跑到院子后朝里面看去,只见刚才那疯婆子还在,正在院子里围着一个大石磨子跑哩,还是边跑边笑,疯疯癫癫的模样。而这时正有几个汉子在她身后紧撵,一个跑几个追,就在院子里兜开了圈子。

  我一看,都能看出来,那女人是在戏耍那些个汉子,故意跑的慢了些,让他们总是离追上就差那么一点点,而且那个女人身手灵活的可以说不像是人一样,上窜下跳快似灵猫,把那几个汉子耍的像个急了眼的公牛一样,边追边骂“疯婆娘!”看样子汉子已经累的不行了,说话都大喘气了。

  就在这时候,更多的村民也赶到了。年轻力壮的就直接冲进了院子,去帮忙追那疯婆子,剩下些老的、小的和妇女们,就留在了院子外头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那些妇人们七嘴八舌的你一言我一句,说的无非就是刘嫂又犯病了。

  听着村里人七嘴八舌说的话,我不由眉头紧皱,犯病么?怎么我倒觉得像是中了邪呢?

  很显然,妇人们嘴中所说的刘嫂一定就是那个疯婆子了。于是我心中大感好奇,就问身旁的一个妇人:“大姐,听你们说那女人是犯病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妇人打量了我一眼,好奇道:“你是外乡人吧?”

  我点点头,说自己是一个走江湖的风水先生。之所以这样实话实说,也是为了不想让他们认为我这么一个外乡人跑进来,是别有目的。

  妇人听后点了点头,于是就对我说:“先生,你是有所不知啊,刘嫂从半月前就开始闹腾了,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病,没事儿时就好端端的像正常人一样,可是一犯起病来就闹翻天,昨天还上房将李四喜家的瓦都给揭了!”

  这时,另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妇人就翻着白眼接过了话,她说:“王婶,瞧你说的,刘嫂哪是得啥病啊,分明就是对菩萨不敬,所以这是被菩萨惩罚哩!”

  听到这话,我不由一头雾水,就问那个接话的妇人:“大姐,你是刘嫂是因为对菩萨不敬,所以才这样的?”

  妇人点点头,一脸肯定的道:“是啊,刘嫂得罪了观音菩萨,当然要遭报应喽!”

  得罪观音菩萨?听到这话,我眉头整个皱起来了,苦笑了一下。心说菩萨哪里会这般折腾生人啊,何况眼下疯婆娘就是中邪了的模样。

  见我不信,那妇人倒有些急眼了,她说:“怎么,你不信啊?我告诉你,我们村后山里有个山洞,里头有个观音菩萨的石像,刘嫂就是对她不敬,所以回来后这才成了这样子的。真的,你不信可以去问问刘嫂她男人!”

  听到这话,我倒真是愣住了,难不成菩萨还真的会这般折磨人?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