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八十一章 无子风水

第八十一章 无子风水

  不管是寺庙菩萨,还是土地山神,亦或是地仙鬼怪,给他们放神的供品最好是别随意去动,菩萨们是没会怎么样,毕竟人家心善慈悲,不会怪罪凡人,但是地仙鬼怪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本来地仙们脾气就古怪,都有些小肚鸡肠,畜生们嘛,都不可能像人一样那般大肚能容,所以得罪到了他们,他们是会怪罪你的。所以,平时看到土地山神或地仙娘娘庙里的供品时,最好别轻易去动。

  不过,这事说起来虽然是女人的错,但毕竟如今既然管这事了,自然就要管到底,于是我说:“拿个供品这种小事也要这般折磨人吗?太过份了吧!”

  疯女人神色立即一慌,然后对着我作揖求道:“大仙饶命啊,放了我吧,我保证再也不敢了!”

  这时,周围的村民们个个都瞪大了眼睛,显然是没有想到刚才还疯疯癫癫谁都不怕的女人,现在会突然间老老实实的对一个陌生人求饶。所以,个个都好奇的再次打量起我来了。

  见黄皮子都求饶了,我也就不可能再去为难它了,毕竟我跟它无仇,而且这事也的确是女人有错在先,如今它知道害怕了,我也没有必要真要伤它性命。所以,我对他说:“今日我可以放过你,不过它日若让我再看到你害人,绝不这般轻易饶你!”

  说完,我便将手里的黄皮子手一松,那小东西转身便跑,一下就窜进了村道旁的草丛堆里消失不见了。

  见黄皮子一走,那女人也就突然一下歪倒了下去,一头栽倒在房顶上,所幸没有直接掉下来。

  这时,我就对大家说:“如今没事了,大家快去将女人抬下来吧!”

  大家一听我这么说,也都知道我是阴阳行当里的人了,有些本事。所以就有几个汉子纷纷爬上房顶,与那名叫水生的男子一起将疯女人给抬了下来。

  这时,那个叫水生的男子就跑到了我的面前,“嘭”的一下跪在了我面前,感激的说:“谢谢先生救了我家小兰的命,谢谢先生。”

  这时,围观的村民们也都投来了赞许的目光,显然也都认为我是一个非常有本事的师傅了。

  我急忙扶起这个叫水生的男子,对他讲:“不须如此,路见不平,举手之劳而已。还是快看看你媳妇吧!”

  听我这么说,水生急忙站了起来,然后大家纷纷让我道,让我过去,个个一脸敬意。

  我来到这个叫小兰的女人面前,看了看,发现她只是暂时昏迷了而已,倒不大碍。于是蹲下身,给她掐了几下仁中,接着她便悠悠的醒转了过来。

  这时,大家见小兰醒了,纷纷啪手高兴了起来。水生问我,她媳妇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撞到鬼了?

  我说:“不是撞鬼,而是被黄皮子给盯上了。”

  这里是山区农村,有关畜生仙家的事情大家自然都懂,一听我说女人是着了黄皮子的道,纷纷议论了起来,满脸惊乍。

  水生吓得不轻,问我:“先生,我媳妇咋会着黄皮子的道呀?”

  “那就得问你家女人了,没事去拿人家的供品干嘛,这不是自找苦吃么?”我苦笑了一下。

  这下不仅水生吓了一跳,就连村民们也吓坏了,个个都议论了起来。

  “小兰这孩子不像是这么不懂事的人呀,咋会去拿黄皮子的供品呢?”

  “刘小兰半月前好像去后山观音菩萨那拿过一个苹果,莫不会就是因为这事吧?”

  “李家婶,你这话就不对了,后山那是观音菩萨,就是动了供品也不会折腾咱们一个凡人啊!”

  听着人群里妇人们议论纷纷,于是我就说:“你们说的观音菩萨,一定是观音么?莫不会就是那个黄皮子的洞穴吧!”

  是的,我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之前黄皮子操纵着疯女人时,自己报名讳曾说过自己是什么观音洞里的菩萨。

  大家一听,就炸了锅,纷纷叫道:“先生有所不知啊,那后山的观音洞可不是什么黄皮子的洞穴,而是真的观音菩萨在那儿显灵哩,我们村民们祖祖辈辈都靠菩萨保佑。明儿我们还要进山,给菩萨送口大铜去呢。”

  “是啊是啊,观音菩萨能瞧病解灾,村里有谁不好,送上供品去求,病都能好。”

  ……

  听到这些,我不由眉头一皱,难道那黄皮子所说的观音洞并不是村民们口中那个?

  这时,那个疯女人也清醒了不少,水生就在旁边不断的抚着她的背,问她好点了没。女人点点头,看了看四周的人群,一脸疑惑的问:“水生,难道……难道我刚才又发癫了?”

  水生叹了口气,没有回答,或许是不想让她伤心吧。不过,他随后便指着我,对女人说:“不过你放心,今天村里来了位大师,刚才就是他救了你,以后你不会再犯病了。”

  女人看了一下我,随后就让水生扶了起来,对我作揖道谢。

  我笑了笑,问她:“你叫小兰是吧?”

  女人点点头,说:“是的,我叫刘小兰。”

  我说:“小兰,你是不是之前去动过黄皮子的供品呀?”

  问出这话,哪知小兰一脸的迷惑,皱着眉头摇头说:“没有呀,我从没有动过黄皮子的供品。不过……”

  一听她说没动过黄皮子的供品,我就直皱眉,心说难道这时候你还撒谎么?当然,我是不会认为是黄皮子说谎的。不过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于是急忙问她:“不过什么,都到这会了,你有什么话都别隐瞒了,要不然我可帮不了你啊。”

  我说的是真话,如果只是拿个供品啥的,经此一闹,黄皮子也估计不会再折腾她了。但,如果是更严重的事,那就不一定了,或许黄皮子这次是因为我在,小命被我捏在了手里,所以故意假装求饶的,或许下回它还会因为放不下恨意,跑回来折腾她。

  小兰见我这么说,于是点点头,说:“不过我半月前去后山砍柴火时,口渴了,就在观音洞里的供桌上拿了一个苹果。”

  这下再次炸开了,就有人叫道:“难道真是观音降的罪?”

  我笑了笑:“大家别着急,小兰不是什么菩萨降的罪的,就是黄皮子瞎折腾的。”

  说到这,于是我就问小兰:“你说的是真的?”

  小兰猛地点头:“是的,我哪敢说谎啊。”

  到得这时,我也就可以肯定了,那个村民们口中所说的观音菩萨,肯定不是真的观音了。于是转头对大家说:“大家以后最好还是少去那个什么观音洞了,依我看那就是个地仙儿。”

  村民们这时是说什么的都有,有的紧锁眉头,在怀疑我说的真假,当然,同时也有更大部分的人依旧认为我是错的,那后山就是观音菩萨。

  这个我话已经说到了,他们信不信就由他们了,我也只能做到这份上了。

  当下,小兰也好了,于是水生夫妻二人就邀请我到他家去。正好,我也的确要找个地方借住,所以也就不矫情,于是就跟着他们去了。

  水生他们的家是在村子西边,离村口有个半里路,村子本就只有四五十户人家,所以人烟较少,住的也就比较稀疏了,东一座房,西一座屋的。村子群山环抱,就是留下这个村子一片平地。

  水生带着我一路往前走,一边问恩公是哪里人,是否还会看风水。

  我点点头,问他,难道你家风水不好么?

  水生笑了笑,说也不知道是不是风水不好,总之一切都不太顺利。

  我点点头,于是就说等下到你家后顺便给你看看。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还真让我看出了一些不利。

  闲话少说,不久,他就带着我来到了他的家门前,他的房子也同样是土坯房,家境普通。房屋背靠大山,屋前有几棵大树,长的是郁郁葱葱,摭天蔽日,树下放着几张椅子,显然平时无事之时他们就常在这树下乘凉了。

  我看到这里,于是就问水生:“你们夫妻二人想来是无子吧?”

  水生与小兰夫妻二人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一愣,随后水生猛地点头说:“先生说的极是,我们二人结婚已近十年了,两人都过三十,可是却一直苦于无子,大师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笑了笑,又看看了四周,接着说:“怕是不仅无子,而且家中还常有犯病吧?”

  水生更加吃惊,急忙点头,同时脸上也满脸的担心。

  这时,我指着屋前的大树说:“大树压门,家无后人。你看你家门前这棵大树,枝繁叶茂,把房前的一半都给盖住了,此乃不吉也。再者,常言道,屋在大树下,灾病又孤寡,所以,你们家这才会灾病又无子。若是一个不好,或许还会出寡妇哩。”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